春旅遊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在溫布頓中央球場比賽時,讓人印象最深刻的,絕對是球場上的寂靜。在一片靜默中拍球,讓球在柔軟的草地上彈跳,接著,將球往上拋起,發球。揮拍擊球時,甚至還能聽見回音。而且,在之後的每一次回擊,也都會聽見回音。砰、砰,砰、砰。修剪整齊的草皮,悠久的歷史,古老的球場,身著白衣的選手,彬彬有禮的觀眾,以及神聖的傳統——放眼望去不見任何廣告看板——這種種都像泡泡紙一般,將你包裹起來,與外界隔絕。我很喜歡這種感覺。中央球場那股大教堂般的肅穆氣氛對我的比賽表現很有幫助,因為對我來說,在網球比賽中最困難的一點,就是讓腦海中的聲音安靜下來,將一切和比賽無關的思緒趕出腦袋,讓全身上下每一粒原子都能全神貫注在當前的這一分上。剛才失誤丟了分,忘掉它;出現有機會獲勝的念頭,扼殺它。
 
中央球場的寂靜,只有當一方漂亮得分——溫布頓的觀眾很清楚其中差異——後,才會被突然爆出的如雷聲響給打破:掌聲、歡呼聲、群眾高喊你的名字等。我雖然聽得到,但聲音卻彷彿來自遙遠的他方。我甚至會忘了場邊圍繞了一萬五千名觀眾,仔細盯著我和對手的一舉一動。雖然我當時因為全神貫注而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但現在回想起來,在我生涯最重要的一場比賽,也就是二〇〇八年溫布頓決賽對上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時,全世界有上百萬人同時看著我比賽。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