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電影的差距

電影的差距

Les écarts du cinéma

內容連載 頁數 1/7
電影的暈眩:希區考克-維爾托夫與回返
 
思考動態影像藝術,首先意味著思考兩個運動之間的關係:電影影像專屬的視覺推進,以及更廣義的敘事藝術所特有的表面開展與消失兩者的過程。在西方傳統中,上述第二種情形受到亞里斯多德式邏輯中的顛覆性所支配。這使得情節成為一連串似乎具有某種意義的行動,並導致某種結局。只是這一連串情節會走向一個讓預期落空的點:因果關係會產生一個看似完全不同於進展的效果;已知變成無知,無知變成有所知,成功轉變為災難,或是不幸轉變為至福。動態影像的視覺推進,如何能與揭示表面真相的邏輯相結合?我想表明,這兩個運動看似完美的配合中,包含著一個裂縫。並嘗試去理解這個裂縫的哲學意義和政治性爭議。因此我將討論構想、運動和真實之間的關係。同時,我也將討論電影、哲學、文學和共產主義之間的關係。
 
基於此,我將從一位電影作者和一部電影談起,這部電影可說是電影的影像運動,以及對隱藏於表象之下真實的揭示,這兩者的典範結合。亞佛烈德.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比任何一位電影導演都更擅長運用動態影像的視覺長處,去符合亞里斯多德式戲劇行動模式所建構的情節,亦即激發和挫敗觀眾期望的模式。《迷魂記》(Vertigo )是這門藝術的登峰之作。我想先做個簡短的情節回顧。主角史考特原是一位警員,患有懼高症。一位過去的老同學要求他跟踪自己的妻子瑪德琳。瑪德琳著迷於一位自殺過世的女性先祖,並試圖模仿她。史考特陷入這場跟蹤任務,證實瑪德琳對死亡的迷戀,自己卻也愛上了她。他將她自溺斃中救活,但當她爬上鐘塔時,他無法追隨,僅能遠遠地看著她的身體墜落。後來,他遇到一位長得跟瑪德琳很像的女孩,名叫茱蒂。於是,他將她塑造成死者的形象。但這件事讓他明白自己原是個被操控的受害者:他所跟踪的女子,其實是偽裝成瑪德琳的茱蒂;而茱蒂的偽裝自殺,是丈夫對瑪德琳的真實謀殺。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