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1 第一廣場
 
──移工築起的地下社會
 
「我現在就算不做工廠,在這裡也能賺錢。」來臺灣才三年的越南移工阿樹,平時在一家製造汽車馬達的工廠工作。到了假日,他是一名年輕的商人,擁有一家開在第一廣場的選物店。靠牆的貨架擺著Nike、New Balance的高仿特別版球鞋,扣掉給店員的工資、店租以及進貨成本,每個月能淨賺四萬,是他做移工掙的兩倍。那天稍晚,阿樹以為我是特別來報導他的商店,於是邀請我共進晚餐。
 
我們圍坐在越南餐廳靠門口的那張長桌,酒過三巡,他們顯然意猶未盡,逕直往餐廳一堵牆走。快撞上時,他們推開由鏡子偽裝的假門,裡頭是KTV包廂,已經有十多名移工,幾乎都是男人,地板到處都是酒瓶。
 
房間內粉色壁紙與霓虹燈相互輝映、喇叭傳來震耳欲聾的響聲,而屋外大樓的屋架像墓碑一樣矗立,外牆剝落、窗戶碎裂,塑料地板上蟑螂橫行,像是居民匆促離去後被落下的地方。很多年以後,我才明白眼前這一幕收攏了這些年來我與移工交往的感受:新經濟與凋敝大樓;一群冒險的人撞上僵化的移工制度。
 
這裡是第一廣場,距離臺中火車站只有五百公尺,臺中人習慣簡稱它「一廣」,裡頭布滿東南亞的商鋪與廉價的服飾,與對街新潮的「宮原眼科」冰淇淋店相比,宛如另一個世界。
 
在二〇一六年三月的尾聲,我來到這棟大樓,當時我是新聞圈的菜鳥,是被派來這裡寫報導的。我們有兩個人,我,二十九歲;還有搭檔的攝影記者佑恩,三十歲。雖然不算年輕,但當時我們都是新聞業的新人,急著在工作上力求表現。不過,我們對移工議題聞所未聞。
 
當時我所知的,乃是這棟大樓在過去十幾年演變成外籍移工聚會的地方,並且可能因為接下來將重新改名、招商而出現變化。
 
在我抵達時,大樓裡臺灣人人跡罕見。如果想進一步瞭解這棟大樓在部分臺灣人心中的認知,可以把「一廣」加「外勞」作為關鍵字去搜索,立刻跳出許多標題寫「外勞喋血」、「治安死角」的新聞。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