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摘錄自第二章
 
熵減實踐理念:為開放系統主動做功
 
開放系統之所以是一個「活」的系統,是因為它有外力做功,但如前面所說,這是屬於孩童的紅利。隨著我們長大、獨立,慢慢地不再有人督促我們努力學習、好好吃飯、早睡早起、定期鍛鍊,即使有也效果有限。生活脫離掌控是一個細微的平衡態過程,我們不能等它完全失控後才後知後覺地介入,我們必須提前為自己主動做功。
 
如果把認知系統看成一個公司組織,那麼主動做功就是在做三項組織管理,即開源、節流和增效。
 
●開源:為認知引入負熵。
 
●節流:從內心排出高熵。
 
●增效:為行動分配能量。
 
「排出高熵」是熵減實踐的必經之路,你將在第三章中了解到具體做法,這裡我們先一起討論「引入負熵」和「分配能量」的理念。而之所以把握開源、節流、增效三個環節的根本原因在於,人腦用於分配的認知能量是有限的。
 
人腦潛能的謬論
 
我們可能都聽過一個說法,人腦的潛能只開發了10%。潛臺詞就是,如果能開發剩餘的90%,那人們將取得多麼不可思議的成就。這個讓人充滿想像空間的說法流傳甚廣,經過大眾媒體多年鼓吹幾乎成了事實,但它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謬論。
 
2014年盧貝松(Luc Besson)的科幻電影《露西》(Lucy)引起大眾熱議,片中講述了女主角露西無意中被一種藥物激發了大腦潛能,讓腦中90%的神經元相繼甦醒進而人生開掛的故事。在一次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的訪談節目中,主持人播放了影片的相關片段,然後飾演男主角的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向來自史丹福大學的神經生物學家、Neosensory公司CEO戴維·伊格曼(David Eagleman)提出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有辦法百分之百地利用自己的大腦,將會怎樣?我們能做到哪些事情?」伊格曼非常乾脆地回答:「到那個時候,我們能做的事和現在沒什麼差別,其實我們已經百分之百地用盡了自己的大腦。」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