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前言︰什麼都做不好,卻把半吊子的生活過得很好
 
你們有沒有聽過一個段子。
 
「不要逼我認真,我認真起來自己都會怕。」
 
「那你就認真啊……」
 
「啊我就會怕啊……」
 
認真開始寫文章是2022年4月,當時是想把自己備孕的可笑事蹟記錄下來。
 
有天晚上難得我跟先生倆在家小酌,婚前這是天天日常,婚後算是逢年過節才有的節目……人啊,真的要懂得珍惜自由的空氣。
 
我跟他說:「我想寫一些東西應該很好玩。」
 
「妳寫啊!」
 
「但是我覺得可能會blabla……」
 
「妳想寫就寫啦!好囉唆喔~明天就寫!」
 
「怕你喔!」
 
直男的鼓勵就是這麼簡單粗暴,其實我真的是超怕的,到底怕什麼呢?當然是怕沒人看、怕做不好、怕別人笑我過氣、怕觀眾不買單等等等……看看現在怕東怕西的窩囊樣子,絕對想像不到三年前當我決定要把重心放在小孩身上的時候,很霸氣地跟自己說:「觀眾會等我,小孩的成長不會等我。」
 
陪伴他們是我現在必須做的事。不過才時隔三年,當時的霸氣跑去哪了?內心那是一個慌啊!不敢去面對這件事情,我很怕自己重新開始做很多事情都做不好。有什麼方法可以讓我不要做錯事呢?就是不要做任何事情,那就不會被批評也不會出錯不會受傷,只會永遠遺憾而已。
 
結果開始寫了之後,反應比我想像的好很多,大家一直鼓勵,觀眾真的會等我(淚)。身邊的人給了我很多想法,就這樣開始寫文章,腦海中的想法開始開花了,冒出好多想表達的東西,文章也就一直寫一直寫,寫到默默要寫成一本書了。速度快得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一路從吳君如走成吳淡如,編劇都不敢這麼寫。
 
準備要出版這本書的時候,一直想不到書名,突然想到我剛爆紅的時候,還是個文化大學戲劇系四年級的在校生,為了上通告沒去上課,教授說:「謝依霖……沒來……那個把奶罩戴頭上的,又沒來上課,她還以為自己是個藝術家,其實就是個半吊子。」
 
聽到同學轉述我整個氣到裂開,我學表演不就為了要讓大家看到嗎?難道你寧可看到我來上課,卻放掉爆紅的大好機會嗎?當年我對這個學術派的教授不以為然,十二年後回頭看卻很感謝……她是對的,我真的做什麼都是半吊子。
 
我不是真正的藝術家、也不是最頂尖的明星,不是100分母親、也不是完美的老婆,我什麼都做不好,卻把半吊子的生活過得很好。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