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2
以學術為志業

按照各位的要求,我要來談談「以學術為志業」(Wissenschaft als Beruf)。我們國民經濟學者總帶有幾分學究氣,所以我想依循此點來談:我們一向拿外部的情況作為出發點,因此這裡的問題是:就職業這個詞的物質意義而言,學術的情況是如何呢?不過,這在今天實際上主要意味著:一名決心投入學術生涯、以學術做為職業的畢業生,其處境是怎樣的呢?為了瞭解我們德國的情況所具有的特殊性,這裡最好以比較的方式來處理,並揣摩國外在這方面的情況,美國在這方面跟我國形成了最強烈的對比。

德國大學的私聘講師和美國大學的助教

大家都知道,在我國,一名以學術為職志的年輕人,生涯通常是從擔任「私聘講師」(Privatdozent)開始的。他在跟相關的院所代表面談並取得認可之後,以一本書以及一次通常偏向形式上的科系考試為根據來獲得講師資格,可以在一所大學裡頭開課,主題則是從他自己的講授許可(venia legend)範圍內來決定。但校方並不支付薪水,酬勞獨獨仰賴學生的聽課費。至於在美國,學術生涯通常有完全不同的開端,也就是被聘任為「助教」(assistant)。這就類似於我國在自然科學和醫學科系的大型機構向來所出現的情況,只有一小部分助教才能獲得私聘講師正式的任教資格(Habilitation),而且通常要很晚才能夠得到。這種對比實際上意味著:在我國,一個學術人的生涯完全建立在金權政治的前提之上。因為對於一名完全沒有財產的年輕學者而言,完全仰賴學術生涯的這些條件是格外冒險的。他必須能夠忍受至少好幾年,完全不知道自己往後是否有機會謀得一個足以糊口的職位。至於在美國,則有官僚制度。因為年輕人從一開始就是受雇的。薪水當然並不多,這份薪資通常達不到一名不完全熟練工人的薪資額度。雖然他是從這麼一個貌似穩定的職位開始,因為他是固定受雇的;然而通常的情況卻是,就如同我國的助教,當他不符合期待時,就有可能遭到解聘,對於這一點,他要有種種勇敢的心理準備。不過,所謂期待,甚至還包括他得做到「座無虛席」。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