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六章 DC01(節錄)

走自己的路當然沒那麼容易。1992年初,我們繼續在馬車庫研發後來賣最好的DC01(這時馬車庫的樓下放了一台車床、一台銑床、幾個工作檯,樓上乾草倉擺了桌子放3台電腦)。

另一方面,我四處借錢,籌措設置生產線所需的資金。創投這條路最後證明行不通。我去找過安竹恩・畢夸夫特(Adrian Beecroft),安佰深私募集團(Apax Partners)投資長,他們除了投資Tie Rack(領帶品牌)和Sock Shop(襪子品牌),也在資助鮑伯・佩頓(Bob Payton),佩頓是經營得有聲有色的美國餐廳業者,把芝加哥比薩連鎖(Chicago Pizza Pie Factory)開到倫敦,正打算開速食店。那些都是可以快速回本的生意,正是創投要的那種,大概投資個幾年就退出。

我去找那些創投金主募資,用我公司的股票做為交換,如果拿到創投資金,我就不必像球輪手推車那時一樣肩負龐大的銀行透支。我把我的原型機秀給Apax看,把我的故事告訴他們,他們不感興趣,因為那是製造業。反正不管怎麼樣,在他們眼中我是工程師、設計師,算不上生意人。安竹恩・畢夸夫特說:「好吧,我們或許可以考慮一下,如果你從業界找個人來經營的話。」我回他:「你可以告訴我英國有哪家家電商的經營是成功的嗎?」Hotpoint公司?胡佛公司?這就是原因!沒有一家是成功的,現有製造商已經好幾十年沒有推出新東西,我不可能走他們的老路。

Apax這條路最後證明是死路,就算他們願意給我資金,大概也不可能讓我經營。我還能去找誰?當時並沒有任何政府方案可以求助,至於創投,有五家拒絕了我,他們投資新創公司並沒有稅賦優惠,另一方面,當時經濟嚴重衰退,清算銀行在這種時候還強制收回民眾抵押的房屋,引來一片罵聲,這就是我不找銀行的原因,畢竟,經濟這麼不景氣的情況下,他們何必借錢給我徒增一筆強制收回的麻煩?絕望之下,不對成功抱任何期待,我走進駿懋銀行在布里斯托穀物街(Corn Street)的分行(我的透支不斷累積,他們覺得把我從奇平所德伯里分行升級到布里斯托總行是很合理的),大出我的意料,看起來似乎有希望,但還是在銀行內部掀起一番爭鬥。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