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我希望能形成一種族群,以心為弓,以目光為箭,對自然環境,對人文生態溫暖、深度的一種走讀族群。這些年來參加的成員有愈來愈多學齡前的小孩,要如何讓一群極度依賴父母甚至是電子產品,眼中只有立即滿足自己需求的小小孩,與我安靜地在不舒適且酷熱的自然環境中進行觀察,簡直比馴獸還難(因為我不能鞭打他們,哈!)累積了很多挫折的經驗,我找到一種成功率極高的方法——先說個故事,身體練習之後,也就是身體閱讀,再出發。
 
每一次靜獵隊伍出發之前,我先朗讀一篇《大自然嬉遊記》(2017)裡的〈靜獵〉(頁103-106)或〈發現〉(頁28-31),還有我創作的《我在海邊靜獵》繪本(2018),分享印地安男孩學習靜獵以及我如何帶學生進行靜獵的故事,來引導孩子發現大自然中細微的、隱藏的生命。
 
透過說演、身體閱讀,把故事具體化,跟孩子一起演出來、玩出來。接著,再用身體來練習「靜獵」,想像自己是一棵樹,安靜的移動;想像自己是一顆靜默的石頭,紋風不動——聽見了什麼?看見了什麼?
 
用故事,用劇場遊戲,挑起小小孩的參與興趣和榮譽感,戲劇學者Sommer 說:「我們藉由扮演進入虛構的世界,在虛與實之間不僅有創造性的張力,也會在感覺到切身相關的時候完全投入。」
 
而我在當下也更能感受到其所言:「戲劇教師的魅力就在找到恰當的素材,才能催化參與者產生創造這種虛構與真實之間關係的『境』」。小小孩願意完全投入,並且興致勃勃挑戰自己,離開父母的懷抱,和我一起在酷曬的烈日之下,放輕腳步行走;蹲在毫無遮蔽的曠野海灘,進行靜獵,是因為我成功地透過故事、透過身體閱讀創造出這種虛構與真實之間關係的「境」。
 
就這樣,我們看見了故事的力量不斷在發酵,在法鹿族的走讀中——讓閱讀成為心靈回歸大自然的一條路。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