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2章
破窗戶
 
我們從一個最簡單的例子談起。和法國經濟學家巴斯夏(Frederic Bastiat)一樣,我們從一塊破玻璃開始。
 
一名小混混撿了一塊磚頭,砸破了麵包店的窗戶。店家氣沖沖衝出來,小壞蛋早就一溜煙跑得不見人影。人群慢慢聚攏看熱鬧,目光集中在窗戶上的破洞,以及散落在麵包和蛋糕上的玻璃碎片。不久,人們覺得有必要來點哲學上的省思。幾個人相當肯定地彼此提醒,也告訴麵包店的店家:凡事要往好處去想,這件不幸的意外,也有它的光明面,因為某家玻璃店將有生意可做。他們愈想愈深入。一片新玻璃窗需要多少錢?250美元?可真不少。畢竟,要是玻璃永遠都不會破,那麼玻璃業吃什麼?一路推論下去,當然沒完沒了。玻璃店多了250美元,可以用來向其他商家買東西,這些商家的口袋裡多了250美元,又可以向別的商家買東西……以下依此類推,永無盡頭。也就是說,小小一片破窗戶,能夠源源不絕供應資金和就業機會給愈來愈廣大的圈子。人群因此做出合理的結論:丟磚頭的那名小混混,不但不能說是社會的亂源,更應該被譽為造福人群的大恩人。
 
我們來更深入探究這件事。人群所作的第一個結論是對的。沒錯,這件小小的破壞行為,一開始會給某家玻璃店製造生意上門的機會。玻璃店聽到這件不幸事故,臉上的同情,不會多於殯葬業者聽到有人往生的消息。但是麵包店家少掉的250美元,本來是打算拿去買一套新西裝。換了窗戶玻璃,出門就沒新西裝可穿(或者沒有其他的奢侈品可用)。他原來有一扇窗戶和250美元,現在只剩下一扇窗戶。或者,在他準備去買西裝的那個下午,就算不是同時擁有窗戶和西裝,他也很高興維持原來的狀態:有窗戶、沒西裝。如果我們把他想成是社群的一員,那麼整個社群失去了一套本來會存在的新西裝,所以變得比以前貧窮了。
 
簡單的說,玻璃店新接的生意,只是從裁縫師傅損失的生意那邊得來的。整個過程,沒有增添新的「就業機會」。看熱鬧的那些人,只想到交易雙方──麵包店和玻璃店。他們忘掉可能涉及的第三人──裁縫師傅。他們完全忘掉他,是因為他現在不會躍上檯面。再過一兩天,他們會看到新窗戶,但絕對不會看到多了一套西裝,因為那套西裝永遠不會做出來。他們只看到觸目所及的東西。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