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順天樂命:阮大年口述歷史

順天樂命:阮大年口述歷史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節錄自〈第四章 大膽衝撞制度—從中原到教育部〉
 
愛護稀有動物
 
我在中原大學服務這麼多年,對教育當然還是很感興趣,加上政務次長不需要公務人員資格,我很願意去幫他。李國鼎先生當時人在國外,我就用電話和他聯繫,他說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他會尊重我的決定。巧合的是,科技顧問組前任執行秘書、同時也是交大校友的吳伯楨身體復原了,正好可以回來接替我的工作,不會有青黃不接的問題,我最後就決定到教育部服務,6 月11 日宣誓就任。
 
教育部有三位次長,兩位常務次長負責學術和事務性的工作,一位政務次長負責政策相關事務,一般的公文我會先批掉,需要部長批示的公文我會先寫建議再上呈。他外面事情很多,部裡事情盡量都讓我管,算是放手讓我發揮,對我很信任。
 
因為柯先生紀小姐電視節目的關係,我當時也算政府裡面的明星,除了當政務次長,還擔任教育部發言人說明政策。李煥部長不大習慣上電視,大家覺得他有點神秘,有些人還誤以為我是部長。我一開始對記者也沒有防備,有次跟記者閒聊,我說我在上海小學五年級就學開始英語,我覺得很好,可是我也沒有講要實施;結果記者報導說教育部準備要開放小學教英語,最後李煥部長還自己出來澄清。
 
後來李煥部長私底下跟我說,雖然這是很好的事,可是我們現在還沒能力實施,政務次長講話要小心慎言,對記者也不要講太多個人意見,談教育部意見就好。但是他也沒有不讓我做發言人,基本上他同意我的觀念,有時候也需要透過我放個氣球,測試一下社會輿論風向。
 
例如以前有些人沒服兵役就偷偷出國留學,畢業後又不敢回來,怕被抓到要補役期,有一陣子社會就在討論重新開放高中畢業生出國留學。我認為如果高中畢業生已經先盡完服兵役義務,政府沒有理由禁止他們留學,當時卻一定要大學畢業,還要通過留學考,真的管太多了。而且有些人會用當廚師或護士的名義申請出國工作,實際上是去讀書,高中畢業生服完兵役想去留學卻不可以,這個真的講不通,出國唸書也沒什麼不好啊!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