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
民間信仰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3
莕菜|水環境的標識物

《周南.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雜家題解

說《關雎》是中國文學史的首篇,並不嚴格。但走入中國文學史的世界,最先所見,必是《詩經》裡迎面走來的《關雎》。中國文學的初聲是如此純粹透明熱烈的一首戀歌,真是好。孔子之前的「詩三百」是個什麼樣子,我們已經無從猜測,只是到孔子重新編詩,《關雎》放到《詩經》的開篇,《關雎》的位置,可能是遵從了古老傳統的認知,也可能是孔子動了腦筋的結果。社會家庭的構成,立在「美好」二字上,這美好,就是「君子」、「淑女」的苛求(因此說,君子概念是儒學的核心概念之一),是「愛情、婚姻、人倫」禮法的規定,這是孔夫子試圖為社會、家庭立下的一個法則。在《論語.八佾》中,孔子評價《關雎》:「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如此從容深刻地解讀,幾乎是對整部《詩經》「溫柔敦厚」詩意的理解定下了一個基調。在《論語.泰伯》中,孔子還提到他聽《關雎》的感受:「師摯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注釋:從太師摯開始演奏音樂,到以選《關雎》的合奏作為結束,整個過程中,美妙動聽的音樂自始至終充盈著耳朵。)《關雎》之詞,就像儒家哲學順從大道、敏察物變的「中庸」的一個典範,同時為古代夫婦相處之德定下了一個範本。

詩以一個男子對水邊採摘荇菜的美麗姑娘心懷的戀歌開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千古至理,解放著心靈的自由,又為中國社會愛情和婚姻樹立了一個幸福圓滿的標準:順從天地之理(從心),順從道德禮法(從禮)。從《關雎》,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文學的黎明是如此燦爛多彩,人們追逐生命的意義,是如此緊貼著生活,周正莊嚴。

《毛詩序》:「關雎,后妃之德也。」顯然,在帝王時代,《關雎》立在如此高的位置上,同時試圖將「家和萬事興」的本心貫徹到詭譎動盪的歷史河流裡。這樣的法則,不管現代還是未來,都一樣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