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三章  古代的身體,現代的世界
 
幾十年前,居住在非洲南部的布西曼人大都還是狩獵採集者,他們幾乎全都沒有視錯覺,不像西方人那樣,會在特定情況下難以分辨線段的長度――兩條長度相同的線,如果兩端的箭頭方向相反,便覺得這兩條線長度不一樣。我們的眼睛加上腦部的運作,會讓我們被愚弄。被問到這個簡單的問題時(哪條線比較長),西方人會答錯,但布西曼人不會。
 
如果你是打從嬰兒時期起就在布西曼部落長大的美國人,就不會和雙親一樣有這種視錯覺。同樣地,在美國紐約曼哈頓區長大的布西曼孩子,就會受到這種視錯覺的影響。在這個案例中,感覺能力和生理機能受到經驗與環境的影響,而不是受遺傳影響。
 
這本書的讀者絕大部分都居住在「詭異」(WEIRD)的國家中,即教育程度高、具工業化經濟基礎,而且通常相當富裕且行民主制度的西方國家。受益於工業化和民主制度,這些國家的居民幾乎每個人的生活品質都很高,但這種擴及整個社會的改變卻造成許多意外的負面結果。雖然大多數人都很清楚21世紀的詭異環境,大幅擴展了各種豐富經驗,但我們卻不太清楚這種生活如何減少其他方面的體驗,甚至對我們造成損害。為什麼我們與布西曼人不同,會受到簡單圖案的愚弄呢?這與我們視覺範圍的改變有關。我們的家中乾淨清潔、格局方正、保持恆溫。正如幼貓的視覺輸入若受到剝奪,成年後的視力便會不全;現代生活的舒適和便利也讓我們受到剝奪,讓我們的能力變得不完全。又或者,我們的視覺能力也只是在適應現代社會獨特的方正環境。不論如何,現代化對於人類的基本層面產生了一些影響,然而令人震驚的是我們並不理解這項事實。
 
但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人類的行為與心理模型的實驗對象,往往是詭異世界的大學生。對於詭異世界的大學生來說,這些模型可能正確;但對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們來說就未必如此。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