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諮商展(止)
真我布蘭妮

真我布蘭妮

The Woman in Me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到了二〇〇二年的春天,我已經主持過兩次《周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 ;SNL), 在節目上的殖民博物館歷史重演中扮演一個攪拌奶油的女孩,與吉米.法隆(Jimmy Fallon)和瑞秋.德拉奇(Rachel Dratch)演對手戲。然後還有扮演過芭比(Barbie)的小妹史基普(Skipper), 與扮演芭比的艾米.波勒(Amy Poehler)演對手戲。我是該節目有史以來,在同一集中同時擔任客座主持和表演嘉賓最年輕的一人。
 
大概在那段時期,有人問我是否願意出演一齣音樂劇電影。在演了《布蘭妮要怎樣》後,我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想要再演戲,但這部電影還挺吸引我的,是《芝加哥》(Chicago)。
 
參與電影製作的高層人士來到我表演的場地,問我是否願意接演這部電影。我當時已經推掉了三、四部電影,因為我還沉浸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光,我不想要分心離開音樂,我正在做的事讓我很開心。
 
但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在是否接演《芝加哥》一事上,我應該要接下才對。那時的我有影響力,我真希望我當時能更深思熟慮地去運用我的影響力,也希望自己當時更叛逆一點。出演《芝加哥》本來應該會很有趣的,電影裡都是在跳舞,而那正是我最愛的那種電影:結合了俏皮可愛的元素以及自信大膽的動作,具有小野貓(Pussycat Doll)那種大膽且性感的風格,也反抗了傳統的規範與期待。我真希望當初自己有接下那次邀演。
 
我本來可以扮演殺了一個男人的反派角色,還可以邊唱歌跳舞邊那麼做。
 
我或許能想方設法去接受訓練,不要讓自己演完《芝加哥》就變成劇中的角色,像在演《布蘭妮要怎樣》時變成露西那樣。我真希望當初的自己有去嘗試些不一樣的東西,要是我有足夠的勇氣去跨出自己的舒適圈,做更多不侷限於自己所知範圍內的事情就好了。但我很努力不打亂現狀,且就算遇到令我不快的事情也不抱怨。
 
在我的私生活中,我是如此地幸福快樂。賈斯汀跟我在奧蘭多同居,我們共住一間漂亮且通風的兩層樓房,房子有著瓦片屋頂,後面還有一個游泳池。儘管我們工作都很忙,我們都還是會盡量騰出時間一起待在家裡。我總是每隔幾個月就回家一次,這樣賈斯汀和我就能一塊待個兩週,有時甚至一待就是兩個月。那裡就是我們的基地。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