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書市集
內容連載 頁數 1/5
自序:一場奇幻的海外職場大冒險
 
二○二三年年底,我停不下來地打了三天的嗝。
 
開始的毫無徵兆。會議中當話說到一半時,我突然覺得胸口一緊,就「嗝、嗝、嗝」的打了起來。一開始天真地以為過陣子就會結束,沒想到身體像被人規律的捶打肚子一般,完全停不下來。即使試了各種方法,包括找人嚇我一跳、一次灌五百毫升的水,或是奇怪的偏方,例如「講出七個禿頭男的名字」,都只能讓打嗝的節奏中斷片刻,十分鐘後,所有的混亂又再度回歸,身體像是一台壞掉的機器人,無法控制地發出一些奇怪的噪音。
 
在經歷四十八小時令人尷尬且難以入眠的打嗝馬拉松後,我終於決定去醫院就醫。
 
醫生聽完症狀後,很快地做出了結論:「你這應該是神經失調或受損,我開修復的藥給你,記得只能吃四分之一顆,好了就不能再吃。」醫生的語氣讓我感到緊張,有點像在美國唸書時,總會有同學丟出一包來路不明的藥丸,並囑咐大家只能吃半顆,不然會發生「不得了的事情」。
 
除了好奇醫生開的藥是否對身體有害,更多的疑惑是,自己到底做了什麼?竟然連神經都開始受損?果然是跟神經病共事久了,神經也會開始生病。
 
職業生涯走了十年,回想最初自己連「投資銀行」是什麼都不知道;懵懂的少年,聽不懂同學口中的「Bulge Bracket(大型投資銀行)、M&A(企業併購)」是什麼,卻還是跟著同學一起申請同樣的實習機會,最後陰錯陽差,幾乎是毫無準備地,踏入了這個別人眼中光彩熠熠的世界。
 
十年間,體驗了在香港投行工作無數個不眠的夜晚;日本選戰清晨刺骨的寒風與熱情善良的選民;有時無邏輯卻又無比坦率、好惡分明的法國人,還有崇尚強者,同時奉行利己主義的美國職場。在目睹了職場中各種起起伏伏、光怪陸離後,就算再固執地想保持少年的身分,也不得不帶著一點不甘願的情緒,變成一個大人。
 
變成大人後,除了腰會開始痠痛,到太暗的餐廳需要開手電筒才能看得清楚菜單外,也學到很多事情。比如好事不會隨便發生,因為天上不會掉餡餅,只會掉陷阱,遇到任何不公也能游刃有餘,因爲知道成人的世界,一半是理解,一半是算了。
 
青春時的旅程都是偉大的,而我感覺就像是被命運牽引著一般,經歷了一場奇幻的職場之旅。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