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早鳥優惠】7-ELEVEN貨到隔日取,抽50元E-Coupon!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9
【杜月笙之所以為杜月笙(節錄)】陳存仁
 
民國十六年夏季,上海大疫。中西醫大忙,好多醫生都病倒了!南市廣益善堂首席內科醫生也病了,主任丁仲英老師命我即日接替代診,每日約診一百人,我因初臨症,看得較慢。有一天到了下午四時,別的醫生都已走了,我尚未將開方存底料理完畢。忽然有一彪形大漢來找醫生看病,說是:「病人垂危,即刻要去出診。」一面說一面就拉我走。那時我年少氣壯,並無畏怯,登上他的汽車直駛道前街警察廳宿舍,見到一個病人高熱昏沉、手足抽搐,真是危在旦夕!我診視之下,斷定是那時候最流行的傷寒症,我在丁老師門下,已經學到了一套治理傷寒的方法,就不慌不忙的處方而回。
 
次日清晨,病人神志已清醒,熱度亦減退,這樣經過十餘天,病人才告痊癒。原來這個彪形大漢,就是淞滬警察廳偵緝隊長韋鍾秀,他給我一張名片,還說:「以後有什麼事要我幫忙,隨時可以來找我,我每日下午六時到七時,總在四馬路言茂源酒店,有一張固定的桌子,風雨無阻必到的。」
 
此後,我從未找過韋鍾秀一次,倒是韋鍾秀常來找我。因他常有需要動筆墨的事,就到對門我住的地方,那時我住滬西中和里丁仲英師家,即在言茂源對面弄內,找我去代他看信札、寫便條之類,寫得最多的,就是許多人向杜月笙先生拜師的門生帖。這類門生帖,有一定的款式,用的都是紅紙,紙質極粗,毛筆寫上去是不吸墨的;我就自作主張改用梅紅箋,既柔軟又好寫,摺疊三層,面上再加上一個紅封套,前後共寫過四十多份。有一天韋鍾秀對我說:「你寫的門生帖,杜先生很讚美,要不要幾時陪你去見見他?」我說:「也好。」
 
晚間,我將此事稟告國學老師姚公鶴先生,並問杜氏是怎樣的人物?姚師告我杜氏大約是一個粗魯大漢,但對世故人情極為通達;我們讀書人壞就壞在自以為清高,結果卻成「百無一用是書生」。這班人不要小看他沒有學問,但可以說是「人情練達皆學問,洞明世故即文章。」所以對我說:「去也不妨,常常去見識見識,或有領悟世情之處。」
 
姚師是前清舉人,國學深湛,當時文人,多數有煙霞癖,以「煙」會友,孟森(心史)、陳訓慈(布雷)、潘公弼諸先生,都是姚宅常客。孟心史先生還從旁說:「應該去,看看看,杜先生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物?」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