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報溝通說話展
陰陽師

陰陽師

  • 定價:199
  • 優惠價:9179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169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譯界人生】《陰陽師》譯者茂呂美耶——那個人鬼妖魔共存的時代

    文/茂呂美耶2012年06月13日

    倘若這世上有時光機,我很想穿越時空到那個人鬼妖魔共存的平安京,到那個日本史上最著名的陰陽師——安倍晴明——宅邸庭院。 陰陽師I(新版) 其時,晴明使喚的紫藤精式神蜜蟲,應該會出來迎客。跟隨蜜蟲進入大門,眼前便是野草叢生的庭院。順著草叢中的小徑前行,遠遠望 more
 

內容簡介

  日本平安時代(約西元794年桓武天皇遷都平安京後400年間),世界仍明闇未分,人、鬼、妖怪魔物等等雜相共處。倍晴明於皇宮陰陽寮任職,為陰陽師,與至友源博雅一同解決一樁樁不可思議的怪奇事件。

  陰陽師內含七篇作品,分別為:〈有鬼盜走琵琶「玄象」〉、〈梔子花之女〉、〈黑川主〉、〈蟾蜍〉、〈鬼戀闕紀行〉、〈白比丘尼〉。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夢枕獏

  一九五一年生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一九七三年畢業於東海大學日本文學系。一九七七年,於《奇想天外》雜誌上發表〈青蛙之死〉而初出文壇。除了廣受讀者好評的《陰陽師》、《狩獵魔獸》、《餓狼傳》等各系列作品外,更在山岳小說、冒險小說、詭異小說、幻想小說等領域,不斷地令廣泛讀者為之入迷。為日本SF作家俱樂部會員、日本文藝家協會會員。

  個人網站「蓬萊宮」:www.digiadv.co.jp/baku/

  「陰陽師」系列作(按出版順序)︱陰陽師、飛天卷、付喪神卷、鳳凰卷、龍笛卷、晴明取瘤、太極卷、首塚、生成姬、瀧夜叉姬(上、下)、夜光杯卷、三腳鐵環、天鼓卷

 

詳細資料

  • ISBN:9789572877319
  • 叢書系列:奇幻館
  • 規格:平裝 / 14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會員評鑑

5
11人評分
|
2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5.0
|
2005/11/22
因為是陰陽師的第一部小說,所以剛開始會有比較多關於時代背景以及人物的簡單介紹,書中還親切地附上一張平安京的地圖,在看故事的過程中可以一邊翻閱\想像,挺有趣的。

<有鬼盜走玄象琵\琶>,在這第一篇故事中,壬生忠見在和歌競賽敗於平兼盛因而抑鬱致死,魂魄從此留連宮中,每逢夜晚吟詠其作品<迷戀伊人矣>,這樣的鬼魂真是令人感到悲哀,帶有美麗的悲哀。而鬼主角漢多太生前為天竺的雲遊樂師,最後歿\於日本國,在偶然的情況下盜走宮中玄象琵\琶隱於羅城門上,每晚藉著彈奏來緬懷往事。因為執念而成為鬼魂,總覺得有那麼點感傷,但是隱約又覺得這樣真美。比起毫無堅持的生活型態,死了似乎就等於消失,這樣活著的存在,好空虛啊!美其名是了無憾恨地死去,可是,總有活人不如怨魂的感覺。

<梔子花之女>,發音同於「無口之女」。這篇故事利用和歌、般若經,營造出來具有偵探氣息的故事,非常有趣!

<黑川主>,烤香魚的是人?是火?還是式神?在故事前段討論這一段咒,在故事最後以人獸之因果交合的咒來相互呼應。陰陽師中不斷地利用這樣的鋪陳,可以說是我最喜歡的手法!

<蟾蜍>,這一次是晴明主動邀博雅去「辦事情」,晴明利用了方違之術到了另一個空間,簡單說就是非人居住的空間。少了點推理的趣味,不過倒是充滿了驚心動魄的場面,讓源博雅這樣的一般人見到了百鬼夜行啊!如果用電影呈現會是怎麼樣呢?

<鬼戀闕紀行>,算是比較長的故事,一次融合了較多元素,不過核心非常的確實,就是「愛情」,等了十五年的愛情!因為一夜而等了十五年,對現在的社會環境來說,那樣的觀念會令人感到非常無法理解吧!不過就是那麼真實,活著的時候見不到面,那就利用死之後,最後的人間七天來見上一面!

<白比丘尼>,以吃了人魚肉而導致長生不老的傳說故事為題材,將白比丘尼與安倍晴明安排在在同一個空間的故事,由陰陽師安倍晴明為白比丘尼進行三十年一次的驅除禍蛇的法術。會枯\萎的花才算是花,不會枯\萎的花已經不能算是花了;人也是一樣,是天道循環的基本法則吧!違背這個基本法則,就無法正常地存活。
展開
user-img
5.0
|
2005/01/20
夢枕獏│陰陽師

來聊聊晴明跟博雅好了。我想他們爾今若還活在世間,也會喜歡這種方式。嗯,今天這個時節算是日本的霜月,這種天氣在晴明的庭院是這個模樣。

下雪了/

輕柔的雪/

沒有風/只是雪花自天空不停飄落/

門戶大開的彼方/可以看見夜色中的庭院/

未經修整的庭院內/滿地白雪/

唯一可見的亮光/是房內燃燒的燭火/黑暗中/燭光隱約浮扥出雪夜中的庭院/

銀白色的黑暗/

積雪似乎連這僅有的光亮也吸收了/再轉換成冰冷的白色陰影/於長夜深處散發著若有似無的微光/

枯\萎的芒草、敗醬草、羅漢柏、繡球花、胡枝子上頭/都積滿了雪/

曾在不同季節各自花團錦簇/根深葉茂的花草和樹木/如今都埋在積雪底下/渾然一體/


眼前就是晴明住的地方,而坐在晴明對面的男人就是博雅,晴明這個男人是個陰陽師,隸屬皇宮中務省下的陰陽寮,不僅負責天文、曆法、占卜,更會施行幻術及各類方術,而晴明在所有的陰陽師中,又別樹一幟,且能辦得無懈可擊。源博雅一眼便可以看出是名武士,晴明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眉清目秀,五官俊美,雙唇彷彿微微抹上一曾胭脂,含著微笑,散發出一種不可言喻的撩人魅力。博雅呢,因為父親是第六十代醍醐天皇的長子克明親王,所以朝廷授予他從三品官味,是身分高貴的貴族官員,長的一副耿直模樣,但不時露出無以形容又討人喜歡的嬌憨情態,雖說嬌憨卻不是女人那種婀娜多姿,這男人連嬌憨都顯的粗獷剛應,說起話來是直肚直腸的性格,根據史料,源博雅相當多才多藝,據說他的琵\琶琴技玄妙,笛聲絕倫。而上面這兩個人就是《陰陽師》的主人翁。

而剛才你看到的場景,就是每個故事發生前的導引,有春夏秋冬的不同,四季蒼生的轉化。

而每次晴明就跟博雅兩人就在這庭院前,吃著香魚或啃著瓜,品著酒,讓晴明變出來的式神伺候著,兩人望著景物,就會談起宮廷裡的某些人,或是最近誰身上又纏上的事情,倒不是八卦的說,反倒都是博雅這個看似魯鈍笨笨的傢伙,卻總會突如其來發出一些對人事的唏噓而引發出那些事,而這個人一講起多半也都嚷著要晴明去解決,不然就是受人之託,還是皇上的指示,不得不跟晴明提。

而以晴明這樣的人,本來就是在處理這些事情的人,早早就知道了,但有時候他總是愛逗博雅,這兩個人的性情還真是兩相極,一個好像什麼事情都早早料到,胸有成足,總讓人覺得好像很傲慢,對世態不以為意似的,但博雅就是那種好人了,只說好人又太籠統,因為博雅體內蘊藏著令人無法置信一種很純粹的東西,可以是說是憨直的坦率心靈,這點晴明曾經說的好清楚,那天───

「……..」

「不過,正因為是終將飄落的櫻花,人才會眷戀這世間吧?正因知道自己終將死去,人才會眷戀他人,也才會深感迪生或琵\琶旋律的美妙吧?」

博雅接過身邊女子代為斟滿的酒杯,直視晴明:「晴明啊,能同你相知相識,我內心真的很高興。」

博雅一口氣乾下杯中酒。雙頰以微微染上紅暈。

晴明避開博雅的視線。呼喚身邊女子:「蜜夜…博雅的酒杯空了。」

名為蜜夜的女子以眼神回應,再度為博雅斟酒。

「晴明,你又臨陣脫逃了。」博雅說。

「臨陣脫逃?」

「因為你先問我怎麼了,我才正經回答你,可是,你現在卻想轉移話題。」

「我不是臨陣脫逃。」晴明苦笑。

「看吧,你就是這樣。」

「我又怎麼了?」

「你剛剛笑了。」

「笑等於臨陣脫逃嗎?」

「不是嗎?」

「你看,你又用那種眼神看我了。」

「眼神?」

「博雅,我告訴你,你最好不要這樣直視別人。」

「這樣看你,你會感到為難?」

「會為難。」晴明老實回答。

「你總算招認了。」

「嗯,招認了。」

「晴明,難得看你這麼坦白。」

「因為我不如你。」

「不如我什麼?」

「我能夠施行法術操縱鬼神,但是,你光是『存在』,便能操總鬼神。」

「我?操縱鬼神?」

「正是。博雅,你能操縱鬼神。」

「我什麼時候能操縱鬼神了?」

「就是這樣。」

「怎樣?」

「博雅,正因為你渾然不知自己的力量,才能操縱鬼神。」

「我不懂你的意思。」

「不懂也無所謂。」

「喂,晴明啊,你是不是又想講些亂七八糟的咒的比喻來騙我了?」

「沒那回事。」晴明舉起酒杯,又說:「話說回來,博雅,總可以把問題講出來了吧?」

「什麼問題?」

「你今晚就是有問題,才來找我的吧?」

「啊,對……」博雅點頭。

大概就是這樣,雖然有時候博雅是純粹來這裡喝喝酒找晴明談天,但多半來也都是有問題,而剛博雅說那些關於“亂七八糟的咒的比喻”是博雅有次問起晴明關於咒的事情。

『恍然大悟我們原來戀慕著某人。有時候,人必須在自己的內心下『和歌』這個咒,使之成為語言,才能理解自己內心的感情。』

『所謂『咒』,是語言?』

『差不多吧,至少很類似。雖類似,但語言並不等於咒本身。語言只是盛咒的容器。比方,先有『悲哀』這個詞,我們才能將內心這樣的感情盛載在『悲哀』這個詞中。光是『悲哀』這個詞,不能成為咒。要在這個容器內盛入內心悲哀的感情,這世上才會出現『悲哀』這個咒。咒,無法單獨存在於這世上。咒,必須盛在語言、行為、儀式、音樂、歌曲等各種容器內,這世上才能萌生『咒』這種東西。』

『比方說,當你陷於『心愛的人兒呀,我想見妳卻見不到,每天很悲哀』的感情時,博雅,你能光從『悲哀』這個詞中,單單截取出悲哀的感情給別人看嗎?反過來說,如果不利用任何語言,也不畫成圖畫,任何事都不做,甚至不呼吸、不喘氣,什麼都不做,你能像別人表達內心悲哀的感情嗎?總之,我們都無法從我或你身上截取出『生命』給別人看,兩者道理都是一樣的。』

『………….』

『所謂『生命』,必須盛在我或你身上,或庭院中的草、花、蟲等所有生物中,別人才看得到,『生命』也才能顯現於這宇宙中。缺乏容器,光是取出『生命』的話,是無法讓別人感覺到你的『生命』的。』

而以上所有的事情,就是《陰陽師》,也就是晴明與博雅這兩個人對話中,一而再,再而三所經歷過,或說處理過的事情。

從小,我就不喜歡接近鬼神這樣的事情,傳說我也不愛聽,總覺得擾亂人心,我知道會迷惑我,甚是恐嚇我,所以我打開始就會迴避,只有印象中在那難得因為颱風而待在家中的爸爸,對我們三個小孩講著民俗傳說小故事,我才勉為其難的聽著,但那時候故事我充耳不聞,在乎的是我想感受什麼是書上講的父愛,或是那種傳說中父女間的溺愛,所以我只看著爸爸的眼睛,聽他的音頻,內容我完全沒聽進去,少年時去自強活動,我也盡量捂住耳朵不聽別人講鬼故事,甚至退出共同恐懼的行列我都不在意,電視上播的,電影的都一樣,有那種東西我一概不去嚇自己,我不好算命,也不在意星座之類的,因為我就覺得那會讓我感到莫名的怪感,最討厭被不知名的東西恐嚇,所以我本來也以為《陰陽師》就是嚇人的傳說之流。

但就是有著那麼點運氣,陳系美在我渴求閱\讀時,放入的二十幾本書裡,就有五部夢枕獏的《陰陽師》,也因為之前的懼怕,所以吞食了十多本其他的之後,終於餓的也來吃這些傳說了。

開始讀之後,簡直是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怎麼有人能把一個景緻的四季描述的如此適當而精神清朗,怎麼有人將人間的情誼對應坦白的如此清澈明淨,不贅不矯,而所有的人神鬼怪事件,皆不違反常情、虛偽做作,根本就是事出有因,這就是世間的人情狀態啊,好感動,看著時,心裡有很深的感概,若像杜月笙曾說的,人生吃三種面,「體面」「情面」「場面」能面面俱到,絕非等閒之輩。那麼我想在《陰陽師》裡,我們看著晴明處理著世間風雲,大概也能了解人心的糾結,還有對應之間怎麼也離不開這三面。

眾生有情,因情而引發的愛恨怨仇化身為咒,人因咒而糾結困惑,所有的文字思想皆由人產生,但活在現在這個累計了千萬年的世界,我們竟讓過去不同世紀的思想蠶食清明的心,唸書作什麼,哲學又是啥,誰的思想是誰說,我們又拿那些思想對自己幹了什麼,人究竟要修的是什麼呢?

如果你對人心還帶著那麼點興趣,那快走進晴明跟博雅的世界,靜靜的,從晴明對博雅說:

「你也去嗎?」

「嗯。」

「走。」

「走。」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

就從這句話開始,《陰陽師》絕對讓你看到一幕幕的生活展演,人生酸甜苦辣、愛恨的情緒互相交連錯雜的陳列在裡頭,它或許\呈現在男女戀愛的情懷、或許\在人與人之間相處的常理,而在這連續延長沒有窮盡、止境裡,只要你沒有證悟自我生存的意義、不去面對,那麼即使今生的生命結束後,你還是要再投生為天、人、阿修羅、地獄、餓鬼、畜生中,然後老、病、死和各種痛苦又再次伴隨而來,循環不已,如果你還是逃,那這些藏在書裡的咒,便會永遠伴你不休的輪迴。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日系推理】推理X恐怖X奇科幻X漫畫,獨步文化全書系展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司法考試書展
  • 心靈工坊暢銷展
  • 輕小說大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