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學書展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薩依德的流亡者之書:最後一片天空消失之後的巴勒斯坦

薩依德的流亡者之書:最後一片天空消失之後的巴勒斯坦

After the Last Sky / Palestinian Lives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56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內容簡介

最後一片天空之後鳥兒能往哪飛?
最後一線邊界之後我們能往哪去?

---戴爾維什(Mahmoud Darwish)

  這本書可以說是巴勒斯坦自1948年以來的民族傳記,薩依德以其深厚的學養,精嶄的文字,加之亡國之痛,娓娓道來,因此它除了是一本歷史的敘述書,也是一本流亡者之書,又是一本充滿憂傷的文學傑作。我們覺得這本書極有可讀性。

  薩依德1999年: 

  「《最後一片天空之後》(After the Last Sky) (本中文書名為:《薩依德的流亡者之書》是一部流寓者之書,寫於一九八O年代中葉,是我站在巴勒斯坦地區遠距離外主觀詮解巴勒斯坦人面貌的一個嘗試。我是一九四七年十二月隨父母永遠遷出耶路撒冷,當時我十二歲,還是個多少受到大人保護的懵懂小孩。到一九四八年仲春,我的整個家族連同其他近一百萬巴勒斯坦人被趕出巴勒斯坦。這場不折不扣的「浩劫」(nakba)揭開了我們社會毀滅和民族流散的序幕,其發生的時間跟以色列的立國完全一致。」

  薩依德稱本書為「流亡者之書」,雖然是在1980年代中葉完成的,1999年薩依德為它再寫了一個序。如今又過了10年餘,巴勒斯坦的處境,卻還沒有改變,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空間仍然被壓縮。去年(2009)年初以色列仍以優勢的軍力空襲迦薩,試圖壓制巴人的反抗,造成近四百人死亡。

  自1948年以色列建國,屠殺以色列國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倖存的百萬巴人,成為難民,流離於附近地區的幾個國家,他們不但在外地流亡,而且還在自己的家園流亡,持續至今。

  也是在這次大流離中出亡埃及,輾轉到美國的薩依德,曾於1999年完成《鄉關何處》一書(原書名為Out of place)痛述失去家園,成為四處格格不入的局外人,他的處境也是所有巴勒斯坦人的處境。

  在這部傑出而動人的作品中,,薩依德和攝影師摩爾檢視了,在今時今日,何為巴勒斯坦人。雖然報紙沒有一天不多多少少的提到巴勒斯坦人,然而,縱使有那麼多關於他們的書寫,世人卻仍然對他們了解不多,而且幾乎是不為人知。或是被描繪為兇殘的恐怖分子,或是被描繪為可憐的難民,巴勒斯坦人成了這些意象的囚徒。

  以摩爾拍攝的精彩照片為出發點,薩依德為自己的族人勾畫出一幅引人動容的肖像。他追溯了自以色列建國至貝魯特陷落以來,巴勒斯坦人是如何接二連三地喪家失產。

  不過,他也看出一種新的巴勒斯坦人身分認同正在形成,這種身分認同不是奠基於流離四散和受害意識,而是奠基於希望、堅持和覺醒中的共同體意識。

  數十年來,薩依德完成了東方研究,後殖民論述,以其在學術界的影響力,奔走呼號,成為巴勒斯坦建國運動在西方最雄辯的代言人,被譽為「巴勒斯坦之音」。只是壯志未酬身先死,2003年,他不幸罹患癌症病逝,空留遺恨。巴勒斯坦建國運動的志業仍有待同志繼續努力。

  拜傳播媒體之賜,全世界已成地球村,地球任何一端的事務皆與我們息息相關,地球上任一人類的不幸,也是我們自身的不幸,對之付出關懷,乃為天職,本書之出版意義在此。

作者簡介

愛德華.薩依德(Edward W. Said)

  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文學與文化評論大師、後殖民思潮先驅、也是一位特立獨行的集大成人物。薩依德1935年出生於巴勒斯坦的耶路撒冷,1950年代赴美國,取得哈佛大學博士,1963年起任教哥倫比亞大學英國文學與比較文學研究所,這位知名的巴裔美籍學者,也公認為是巴勒斯坦獨立運動在西方最雄辯的代言人。2003年9月24日薩依德因白血病逝世。

  薩依德著作等身,尤以「中東三部曲」:《東方主義》(Orientalism)、《巴勒斯坦問題》(The Question of Palestine)、《遮蔽的伊斯蘭》(Covering Islam)開啟「東方學論述」場域,影響了整個西方對東方研究的思考與研究的方向。薩依德尚著有《世界.文本.批評者》(The World, the Text, and the Critic)、《文化與帝國主義》(Culture and Imperialism)以及他的回憶錄《鄉關何處》(Out of Place)等書。其作品已被譯為二十四國語言,並在歐洲、亞洲、非洲、澳洲等地區出版。

攝影者簡介

摩爾(Jesn Mohr)

  自由攝影工作者,與約翰.伯格(John Berger)合著有《幸運的男人》(A Fortunate Man)和《另一種影像敘事》(Another Way of Telling)。

譯者簡介

梁永安

  台灣大學文化人類學學士、哲學碩士,東海大學哲學博士班肄業。目前為專業翻譯者,共完成約近百本的譯著,在立緒文化出版的有《文化與抵抗》(Culture and Resistance / Edward W. Said)、《啟蒙運動》(The Enlightenment / Peter Gay)、《現代主義》(Modernism:The Lure of Heresy / Peter Gay) 等。

 

目錄

中文版導讀
被出賣的巴勒斯坦人 / 林長寬    006    
美帝與以色列恐怖主義對巴勒斯坦人的暴行 / 周世瑀    009

一九九九年版序言 / 薩依德 011

前言
巴勒斯坦人的生存狀態 / 薩依德    019
我何以會對「為巴勒斯坦人請命」感興趣 / 摩爾    027

國家 STATES    031

裡面INTERIORS    087

浮現EMERGENCE    141

過去與未來PAST AND FUTURE    199

後記 貝魯特的陷落THE FALL OF BEIRUT    259

中文版導讀全文   271

內容簡介    294

 

一九九九年版序言/愛德華.薩依德(E.W.S)

最後一片天空之後

  《最後一片天空之後》是一部流寓者之書,寫於一九八○年代中葉,是我站在巴勒斯坦地區遠距離外,主觀詮解巴勒斯坦人面貌的一個嘗試。我是一九四七年十二月隨父母永遠遷出耶路撒冷,當時我十二歲,還是個多少受到大人保護的懵懂小孩。到一九四八年仲春,我的整個家族連同其他近一百萬巴勒斯坦人被趕出巴勒斯坦。這場不折不扣的「浩劫」(nakba)揭開了我們社會毀滅和民族流散的序幕,其發生的時間跟以色列的立國完全一致。

  然後,在一九九二年,也就是我離開巴勒斯坦的四十五年後和本書初版於英國的六年後,我第一次回到巴勒斯坦∕以色列,隨行的還有太太和兩個兒子。對我而言,這趟旅程意義重大,讓我可以帶家人去看我出生的地方和成長的房子,去看我念過書的學校(我爸念過同一所中學),去看我叔伯、姑母、伯母、堂兄弟、祖父母住過的小鎮和村莊。在今日以色列的國境內四處旅行時,我再一次驚覺,哪怕我還認得那些房子、教室、沙灘和花園,卻已連一個故舊都不剩下。當然,很多我年輕時候認識的人都已作古。

  我滿懷惆悵,但沒有灰心絕望。因為,就在本書初版的一年後,被以色列於一九六七年佔領的約旦河西岸和迦薩地帶爆發了抗暴運動(intifada)。參與者主要是些年輕人(投擲石塊的男孩女孩、學生和年輕夫妻等),他們的勇氣和深具象徵意義的行動動搖了以色列和震驚了整個世界。所以,以色列雖然百般抹殺我們作為一個民族的身分,但我們繼續以民族的身分存在和反抗。當我和家人在以色列本土和佔領區旅行的時候,這方面的跡象隨處可見。例如,我們走訪了比爾澤特大學(Bir Zeit University),它在四○年代原是一家中學(由我父母的一些密友與遠親管理),但如今佔地廣闊,建築物布滿離拉馬拉(Ramallah)十公里外的一座山丘,規模絕對夠得上一所國立大學。這大學和其他機構組織的存在讓我寬慰,反映出民眾的需要受到照顧,也反映出巴勒斯坦社會的活力仍然旺盛和有韌性,並不像我在遠距離外擔心的那樣糟糕。

  另一方面,我又意識到自己此生始終只會是一個流寓者,不可能重回故土,落葉歸根。我會遲遲才回到巴勒斯坦,早先是因為不情願(你也可以稱是「膽怯於」)回到一個已經被迫改頭換面的地方,後來則是因為根本無法取得入境許可:以色列政府因為我加入了「巴勒斯坦國民議會」而把我列入黑名單(這個相當於巴勒斯坦人流亡議會的團體被以色列視為「恐怖組織」)。一九九一年,我被診斷出得了白血病,而我也因為不滿巴解組織在波斯灣戰爭的立場,與之分道揚鑣。在我看來,阿拉法特在海珊(Saddam Hussein)侵略和併吞科威特之時採取支持態度,乃是愚蠢和犯罪行為,也是最大的戰略錯誤。戰後,他困處突尼西亞,受「抗暴運動」邊緣化,遭美國懲罰,因此,為了保有權位,他不惜向以色列和美國作出一切讓步。我側聞巴解組織的官員和以色列政府已經有過一些祕密接觸,而從他們這種偷偷摸摸的行徑判斷,我知道巴解組織已經準備好拱手讓出「抗暴運動」的一切成果,以便可以參加美國所發起的「和平進程」(這個所謂「和平進程」關心的基本是以色列而非我們的利益)。我以身體有病和反對阿拉法特的政策為由,辭去「巴勒斯坦國民議會」的席位,因此得以在一年後進入巴勒斯坦,不再被以色列拒之門外(不過,當飛機降落於台拉維夫機場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還是極端緊張和焦慮,擔心會受到盤問甚至拘留,幸好,這樣的事情並未發生)。

  我此行所目睹的當然是一個完全改變了的環境。以色列已經變成一個我無法忽視的實體,哪怕它許多方面都讓人蹙眉,到處都看得到帶刺的鐵絲網和醜陋的建築。更糟的是,像太巴列(Tiberias)和薩法德(Safad)等許多城鎮的阿拉伯居民都被強制遷出,變成了猶太人聚居的中心。我震驚於看到今日竟有那麼多巴勒斯坦人使用希伯來語,反觀懂阿拉伯語的以色列人卻非常少,他們也懶得學。可以作為這種不對稱關係一大表徵的是,雖然以色列境內有近一百萬巴勒斯坦人是以色列公民(約旦河西岸和迦薩地帶的巴勒斯坦人則為數約二百五十萬),但當局卻不把他們當一回事,所有路標一律以希伯來文和英文標示,看不到半個阿拉伯文路標。儘管如此,當我們去過我媽媽的家鄉城鎮拿撒勒(Nazareth)一趟,拜訪過哈比比(Emile Habiby)和札耶特(Tawfik Zayyat)之後(兩人都會在後文被提及,也都當過以色列國會議員),我們卻可以窺見,雖然承受極大壓力和有所縮小,但自治的阿拉伯生活還是持續著。這一點,當然是拜阿拉伯語值得自豪的強大韌性所賜,但我相信,那也是一種巴勒斯坦人主體性和歷史意識的展現:我在一九八五和八六年間寫作本書的時候,要談的也是這個。

  然而,正如方才說過的,無論我有多想,以色列∕巴勒斯坦已不再是一個我可以生活的地方。我生了病,年紀太老(我自己是這樣覺得),而且習慣了流寓生活。更重要的是,沒有任何條例可以供我移民返鄉,因為以色列的《回歸法》(Law of Return)只適用於猶太人,不適用於我這樣的非猶太人。換言之,我族人民總人口的一半(包括住在黎巴嫩、約旦、敘利亞、其他阿拉伯國家、歐洲、北美洲和澳洲的巴勒斯坦難民)註定要一輩子流亡。一九九三年所啟動的「奧斯陸和平進程」(Oslo peace process)絲毫沒有改善巴勒斯坦人的困境(這是那些順口開河的政治評論家和政策制定者總是視而不見的)。我相信,「奧斯陸和平進程」的唯一後果只是把以色列的佔領行為合法化,並把阿拉法特(一個悲哀角色)變成了佔領政策的執行者,而可以預見的是,屯墾區的數目和被沒收土地的數目將會愈來愈多。為了公開宣示我對阿拉法特和「奧斯陸和平進程」的不滿,我開始固定為阿拉伯讀者撰寫專欄,同時以英文和阿拉伯文發表──英文版發表在開羅的《金字塔週刊》(Ahram Weekly),阿拉伯文版發表在以倫敦為總部的《生活報》(al-Hayat),後者現已是阿拉伯世界的頂尖報紙。在這些文章中,我公開批評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枚舉「和平進程」的種種嚴重缺陷(整個「和平進程」後來被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所終止)。它們讓我生平第一次贏得一大批阿拉伯讀者,但我一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一九九六年,一家埃及出版社把我的相關文章編為兩部文集,刊行出版,但它們一度被阿拉法特領導的自治政府禁止在巴勒斯坦人居住的地區流通。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到拉馬拉去看兒子(他在那裡當了一年志工),才到達第一天,阿拉法特的御用電台「巴勒斯坦之音」(Voice of Palestine)便對我展開謾罵式攻擊,中傷我是中情局特務,還說我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公敵和東方主義者!

  因此,說來奇怪的是,自《最後一片天空之後》初版至今,大環境雖然已經有了很大改變,但巴勒斯坦人的處境要不是跟原來一樣便是變得更糟。他們之中當難民的人至今還是難民,而這些難民的總人數現已超過住在約旦河西岸和迦薩地帶的巴勒斯坦人。我在本書談到的兩個人物──阿拉法特和哈蘭.阿什拉維(Hanan Ashrawi),後來都有了更新的發展。具有狡猾求生本能的阿拉法特至今還在掌權,但只能從迦薩和拉馬拉發號司令。我自一九九二年年中便沒有見過他或跟他說過話。在我看來,他在奧斯陸談判後便應該辭去職位。正如我常常指出的,他已經變得貪腐、短視、無能和獨裁,不啻是人民的一大災難。年紀老邁讓他變得昏庸。當然,他早年的建樹是不可抹煞的,而我在本書裡亦有所述及,只可惜,這些建樹在一九九○年之後即便沒有被抵銷,也是受到了玷污。至於哈蘭.阿什拉維(我在本書裡提到她的博士論文),如今已成了國際知名的人物。她曾經在一九九一年的馬德里會議居間折衝,代表過巴解組織參加華盛頓談判,又擔任過阿拉法特政府的閣員(一九九八年辭職)。除阿拉法特以外,哈蘭無疑是最知名的巴勒斯坦人之一,而這種知名度也來自她清晰的表達能力和有效的溝通能力。然而,就一整個民族而言,我們離「自決」(self-determination)的階段還差得遠,更何況有少數的巴勒斯坦土地(九%的約旦河西岸和六○%的迦薩地帶)現在是由巴勒斯坦警察負責巡邏。在以色列,右派和宗教化的政黨近年來無論是規模和政治實力都壯大了不少,而雖然有一些新的合作領域出現,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鴻溝也變得比十年前更大。

  所以,我們仍繼續是一個憂患重重、喪家失產(dispossessed)的民族。在本書裡,借助摩爾所拍攝那些無比優秀的照片,我反思了巴勒斯坦人的生活和內在景況。如今,親自去過巴勒斯坦一趟,親自看到一些被他攝入鏡頭的人物、地點和情境之後,我更加覺得他的照片深具象徵性和說明性。我們的合作體現出直到八○年代中葉為止,我的寫作和政治生活的主要特徵,而在九○年代的如今和千禧年將臨之際,重溫這些照片,我覺得我們的合作確實有助於指出一些巴勒斯坦人亟須改變的狀況:流離、喪家失產、表述習慣、內在和外在風貌、頑固、辛酸、英雄主義。帶著盡量客觀的態度重閱《最後一片天空之後》,我覺得它也許可以作為巴勒斯坦人處境的一部原始資料(source book),因為它不是從政策制定者的眼光出發,而是以回憶錄方式撰寫個人和無條理歷史家的眼光出發。它是一部不肯妥協的書,把我們生活和經驗所包含的矛盾和二律背反(antinomy)原樣呈現,沒有刻意組織為有條理的整體或煽情的追憶。裡面有的只是斷片、小回憶、不連貫的場景、私密的瑣事。

  薩依德
  一九九九年一月於紐約市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6513220
  • 叢書系列:新世紀叢書
  • 規格:平裝 / 296頁 / 15 x 23 x 1.4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中文版導讀:本書背景說明之1
林長寬/政治大學阿文系/宗教所

被出賣的巴勒斯坦人

一九八○年初大學畢業後,由於中華民國與一些阿拉伯國家無正式邦交,拿不到入學許可,只好選擇到約旦留學,並進入安曼市的師範學院與約旦大學深造。就在那裡首次認識了巴勒斯坦的難民學生,也見識了他們所居住的難民營,其惡劣環境並非一般人可忍受。難民營深刻的印象激發我對巴勒斯坦人歷史的探知,閒暇並隨著巴勒斯坦裔的流亡同學閱讀他們的難民文學作品如嘎善.卡納法尼(Ghassan al-Kanafani)、瑪哈穆德.戴爾維什(Mahmud Darwish)、法德娃.圖淦(Fadwa Tuqan)等人的著作。幾年後,再到北美、歐洲繼續深造,也認識了更多的巴勒斯坦人,後來更成為巴勒斯坦裔教授(穆斯林與基督教徒)的學生,研讀阿拉伯伊斯蘭文化並撰寫中東歷史的學位論文。因為求學的因緣際會才得以結交巴勒斯坦朋友,認清了巴勒斯坦問題,也曾經協助巴勒斯坦人到台灣求學、定居。無心的協助使得台灣似乎也被納入巴勒斯坦人遍佈世界各地離散區域的一部分。早在約旦留學時即已閱讀了薩依德(Ed. Said)成名之作Orientalism(中文譯為《東方主義》或《東方學》),彼時,並無多大的感觸。學成歸國,在研究、講授有關現代中東、伊斯蘭課程後,重新閱讀薩依德的一些著作,才更深刻體會巴勒斯坦人的苦難,以及西方霸權的傲慢、欺凌被殖民者。

從西元六世紀到二十世紀初巴勒斯坦地區的多元文化
二次大戰以來的以巴衝突造成大量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流離失所。此問題的癥結在於「誰是巴勒斯坦這塊土地的主人」,而其答案可從歷史過程中去推斷得知。「巴勒斯坦」(Filastin, Palaestina)此名稱最早出現於希臘史家希羅多德(Herodotus)的著作。在羅馬帝國統治下,巴勒斯坦為其轄地下地中海東岸(Levant)及其南部三省之一。伊斯蘭興起之後,隨著阿拉伯穆斯林政治勢力對外的擴張,羅馬人的撤離Levant地區,阿拉伯人接收了之前拜占庭羅馬帝國的領土,巴勒斯坦遂成為阿拉伯伊斯蘭國家(Dar al-Islam)的一部分,此為西元六三四年之事件。在阿拉伯穆斯林所建構的伊斯蘭政府統治下,巴勒斯坦在地的居民保有不同的信仰如猶太教、基督宗教,及伊斯蘭。非穆斯林被稱為dhimmi(受保護者),受到伊斯蘭法的保護而擁有其宗教信仰的自由,一直到十字軍東征之前巴勒斯坦地區的猶太教徒、基督徒、穆斯林皆和平相處。而位於巴勒斯坦的耶路撒冷也成為三個一神信仰的宗教聖地。伊斯蘭政權的伍麥亞朝(The Umayyads, 661-750 A.D.),其第一位統治者穆阿維亞(Muawiya)甚至在耶路撒冷聖城宣示為哈里發(Caliph)。在十字軍東征時期巴勒斯坦曾經幾次落入歐洲的基督教徒手中,但在十三世紀末時,來自中亞突厥後裔的曼魯克(the Mamluks)穆斯林的反攻下,巴勒斯坦重回「伊斯蘭境域」(Dar al-Islam)。而在一五一六年的Dabik
戰役,來自安那托利亞的歐斯曼突厥人(The Osmani Turks)打敗了曼魯克人,之後巴勒斯坦成為歐斯曼帝國的領土,一直到一九一八年。從西元七世紀到二十世紀初期,巴勒斯坦一直是在伊斯蘭境域中發展出融合伊斯蘭、猶太教、基督宗教的多元文化。

十八世紀以降,隨著歐洲經濟勢力的入侵中東地區,歐斯曼帝國境內的猶太人(教徒)、基督教徒成了歐洲與中東商貿的代理人,而壟斷了商業,並活躍於巴勒斯坦地區。而十九世紀後,歐洲基督教傳教會隨著殖民勢力也進入了巴勒斯坦地區,帶來了西方的新式教育與科技。巴勒斯坦地區自伊斯蘭政權建立之後,一直都有猶太人(教徒)的存在,雖在十字軍時期因戰爭而人口大為減少。不過在十六世紀後,卻有大量的猶太人(教徒)自不同的歐洲國家湧入巴勒斯坦,這可能肇因於基督教徒對猶太教徒的排斥。隨著錫安主義(Zionism)的興起、鼓吹運作,導致更多的猶太人(教徒)進入巴勒斯坦。猶太教徒人口從一八八○年的二萬五千人增加到一九一四年的八萬人。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英格蘭王朝二部曲.史詩最終章——《空王冠》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滿額限量送【down秋籤】
  • 滿額贈隨用飯糰食譜卡+貼紙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