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極地天堂:該死上班族之殘酷青春物語

極地天堂:該死上班族之殘酷青春物語

可購買版本(1)

  • 定價:280
  • 優惠價:9252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折224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載入中...

買了此商品的人,也買了...

 

OKAPI 推薦

  • 《台北捌玖零》米果:我很怕台北街景的更迭,讓一切的無情變得理直氣壯

    文/啟動文化2016年08月23日

    《台北捌玖零》中的西門町圓環天橋 Q:想要寫這系列文章的契機是什麼? 台北捌玖零 米果:沒有契機這麼偉大啦,也就是有天突然有這想法,傳了網路訊息給啟動文化總編輯,他說很好啊,快寫快寫,但這想法一放也好幾年,原因可能是一直想不到很喜歡的系列名稱,直到某日靈光一閃,台北捌玖零,而 more
  • 米果:想過哪種生活,就往它努力走去

    文/鄒欣寧2013年12月25日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不上班」、「沒餓死」、「祕密」——三個吸睛力超強的關鍵字,讓米果這本談自由工作者甘苦的新作甫上架一個月旋即邁入二刷。這個事實反映了兩件事,其一,自部落客時期至前一本《只想一個人,不行嗎?》,米果寫生活、談現象,對讀者堪稱「風味絕佳」,魅力 more
  • 看更多
 

內容簡介

我們都曾經那般憤世嫉俗,
在職場拚鬥數年之後,
我們到底是距離理想越來越近,
還是跟夢想相隔越來越遠了呢?

  輕推理天后米果,這次看見辦公室那些OA隔板裡面的每一張桌子、每一把椅子、每一套電腦,都有一段人生,都有一部殘酷青春物語。

  一個保險公司頂級業務員任天堂突然車禍昏迷,警方發現他的手機只剩下唯一的一個聯絡人羅菈。他們曾經是職場上最要好的朋友,但是羅菈眼看著天堂在職場逐步沉淪,因此兩人關係只能走向決裂。同時間,檢方大規模搜查全台保險業,一場台灣金融史上最大的人頭假帳醜聞也浮上檯面……

  共事六年,你以為真的認識你身邊的同事嗎?我們可能連身邊的人曾經熱愛棒球、深夜酒醉之後思念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羅菈一邊回憶兩人若即若離的交往,一邊反省:我們是不是都因為想要賺很多很多錢,不知不覺走進我們所厭惡的醜陋人生?「就好像初入職場,在秘密基地邊喝啤酒邊數落的高階主管嘴臉一樣,我們也扛著那樣的面具,變成過去的自己所討厭的人。」

  在天堂清醒之時,他們的距離好遠;
  在天堂昏迷之時,他們的距離好近。

  羅菈仍然記得,當年新人訓練時,天堂的理想──
  潛逃吧,逃去南極或北極,看得到極光的地方。

作者簡介

米果

  台南出身。曾經是產物保險核保人,財經雜誌編輯,短暫的網路媒體從業員。

  曾榮獲府城文學獎小說類首獎、書寫府城散文類二獎、皇冠百萬小說獎決選入圍、時報文學獎小說類評審獎、林榮三文學獎小說類二獎。

  已出版作品:《慾望街右轉》(啟動文化)《只想一個人,不行嗎?》(大田)以及《DEAR MIMIKO》《五年級同學會》《五年級青春紀念冊》《不敗上班族》《尋找淺見先生》《覺是今生》《完全燃燒棒球部落》《朝顏時光》《台灣寶貝》《綠豆椪的偏見》《夏日彼岸》等書

  個人部落格:【私.生活意見】 blog.roodo.com/chensumi

繪圖者簡介

Via

  台南人,2011年愛丁堡藝術大學插畫研究所畢業,目前住在英國愛丁堡。16歲開始畫插畫,最喜歡畫動物、擅長用傳統蝕刻版畫的線條畫畫,喜歡用沾水筆和墨水畫在很粗糙的水彩紙上,風格常常被說是黑色幽默,但Via並不這麼認為。不知道靈感是什麼東西,討厭被問靈感。

  作品「The Funeral告別式」榮獲2011年英國的The Young Cartoonist Of The Year,並收藏於倫敦的卡通博物館。畢業作品被選為蘇格蘭所有藝術大學的2011年畢業展代表作品,也被選為New Arts BBC Scotland。

  個人網站:www.viafang.com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8807501
  • 叢書系列:On Fiction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6k菊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節錄自第一章

(1)

加護病房的自動門,如巨獸假寐瞬間,被牙籤急戳眉心,剎那睜眼,呵欠一聲,還帶著睡意。

兩片銀灰色門扉急速開闔,軌道拖磨著鐵鏽剝落的窸窸窣窣聲,與加護病房內側如生命計時器的滴滴聲響,形成突兀唱和。

一位穿著粉紅色隔離衣的護士,突然出現在自動門前,朝走道兩側呼喊。聲音沙啞,像久咳倒嗓,又像轉速遲鈍的電音鍵盤。

喊誰的名字?聽起來,好像不是名字。

「天堂的家屬」?

誰是天堂?誰是天堂的家屬?

來自天堂?或即將啟程去天堂?

聲音在長廊飄來飄去,溶入靜謐的空氣裡。不知過了多久,也許只有幾秒瞬間,我的手指突然抖動回魂,彷彿從遠方極地的凜冽低溫裡,倒轉來到蒼生喧嚷的市集。我瞅了倒嗓的護士一眼,她顯然注意到了朝我點頭。剎那間互動,簡直是矯情的戲碼,因為我根本沒有承認,天堂?天堂?天堂的家屬,不是我吧!

「妳是天堂的家屬嗎?」

「天堂?」

「對啊,任天堂,任先生。」

對不起,在此嚴肅的時刻,我居然不小心笑了出來。

站在加護病房外頭的長廊,最貼近電動門的第一碼距離,居然出現失禮的舉動,簡直冒犯了此地寧靜莊重的生命氛圍。抱歉,真的抱歉。

護士看著我,看得理直氣壯。所以,我應該搖頭否認?還是點頭承認呢?

他也許是任天堂,也許不是。我可能認識他,也可能不認識他。

長廊空蕩蕩,除了我跟護士之外,沒有任何有能力移動的生物存在,但牆角也許有蟻蟲類匍匐疾行,突然停下來看著我倆相望對峙。

我已經感覺護士快要失去耐心了。她的喉嚨深處正在翻攪濃度適切的黃色痰液,下一秒說不定就會把痰液噴在我臉上。

我們之間,嗯,我和護士之間,矯情的戲碼快要破局了。

我轉身向長廊另一側的樓梯間張望,樓梯轉角的氣密窗前,有個理平頭的高壯中年男人站在那裡講手機。頭低低的,單手捂住話筒。那樣的身型比例,應該有匹配那種年紀的鬆垮小肚才是。但是,他沒有;他的背脊直挺挺,像隻好鬥的臭鼬,隨時想幹架。

「可以問他嗎?」我小聲向護士探詢,聲音不自覺跟著沙啞孱弱,口氣畏縮膽怯,好像犯了什麼錯。

護士立刻撇下我,朝樓梯間叫喊,分貝有點嚇人。我心想,可以這樣嗎?可以這樣大聲嗎?一牆之隔,加護病房內,都是沉睡的人吧?這樣叫喊,會不會吵醒他們呢?

樓梯間那位講手機的中年男人很快就結束談話,手掌抿了一下額頭,吸了吸鼻子,彷彿跟護士小姐對過劇本一樣,即刻迎過來。

「任天堂嗎?沒錯,找我,找我。」男人手指自己胸膛,很有江湖道義的氣魄。可惜他身上的白襯衫太規矩,倘若是花襯衫那就登對了。

護士用力咳了幾聲,並沒有痰,乾乾澀澀,好像取了不鏽鋼湯匙慢慢刮鐵窗的鏽,心窩被刮下來一大片。

「任天堂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不過,昏迷指數還是不樂觀。醫生想要跟家屬解釋一下,你可以進來嗎?」護士跟中年男人說話的時候,竟然像一部轉速正常的錄音機,她應該經常重複類似的說詞,聽起來很穩,一點遲疑都沒有。

「好,好,沒問題……」男人往前走幾步,彷彿想起什麼,突然停了下來,轉頭看我,「羅小姐,妳要不要一起來?應該一起來吧?」

我楞了一下。

應該嗎?應該吧!

我猶豫了幾秒鐘。應該只有幾秒鐘,雖然我自己覺得好像有半天,或更久。

生命就是這樣,脫序完全不必明講,我的人生倘若就此轉向,也不曉得找什麼人申訴。

要不是兩個小時之前,突然接到中年男人打來的電話,我應該不在這裡,而是在飛往東京成田機場的班機上。這時也許正在用餐,空中小姐問我需要咖啡或紅茶、雞排或魚排。說不定剛好遇到這個航線常有的亂流,碗盤餐食飛濺,弄髒了繫在胸前的白色餐巾。

全都是因為那通電話,來自中年男人的電話。

電話鈴聲響起時,我坐在開往機場的高速巴士靠窗位置打盹,花了好一會兒功夫,才從厚大衣口袋裡面,挖出那支哀嚎許久的舊款手機。

「喂,請問是羅菈小姐嗎?喂,喂……」

收訊狀況很差。對方的聲音,被電波切割成碎片,一片一片飛過無線空間,向我的耳膜襲來。

倉皇拼湊之後,隱約聽得出來,男人的音質其實還不賴。

「是羅菈小姐嗎?這個字,唸成ㄌㄚ,沒錯吧?」

巴士拐過一個小弧度的彎道,避開一座山頭,以及山頭聳立的高壓電塔之後,收訊總算清楚了些。來電顯示,是個陌生的號碼;手機傳來的聲音,也很陌生。至於羅菈,哦,我心頭揪了一下,很久沒聽到這個名字了。

很久?有多久?日子過得太倉促,重複性太高,醒來與睡去的中間,填充類似的喜怒嗔癡,開心、生氣、哀怨、狂喜,或不痛不癢的悲傷,日復一日,也就罷了。所以,很久很久,究竟是幾年?總該有八年吧!八年算久嗎?

「請問,有什麼事嗎?」怯生生。我的身體埋進巴士霉味厚重的座椅,刻意壓低嗓音,最好不要讓其他乘客聽見我們的對話。

「喔,那妳就是羅菈小姐囉,對吧?沒錯喔?」男人的聲音附近,有警車或救護車的警報聲,喔咿喔咿。

「妳認識一位任天堂先生嗎?任天堂,就是電玩那個任天堂,三個字一模一樣的任天堂先生!」

剎那間,我以為這是一通惡作劇電話,但是那「任天堂」三字,居然讓我扼抑不住,笑了出來。

「你不要開玩笑,什麼任天堂?你是不是打錯電話啊?」我心裡嘀咕,脾氣有點上來。

「喔,小姐,我沒有開玩笑喔,我是台北市刑警大隊黃警官。事情是這樣子的,我正在協助交通隊處理一件高架橋重大車禍案件,肇事者已經駕車逃逸,傷者目前在醫院搶救中,警方還在想辦法確認這位傷者的身分,目前可以掌握的線索其實很少,而且這些線索都要再經過比對驗證。傷者身上沒有駕照跟身分證,只有一支手機,車內駕駛座旁邊還有一張手機帳單,帳單是寄給任天堂的。至於,手機裡面的通訊錄,只有一組號碼,而手機紀錄上一通未撥通的號碼,跟通訊錄的那組號碼是一樣的。當然,目前在醫院急救的,也有可能不是任天堂先生。可是羅菈小姐,如果受傷的人正是任天堂先生,他的手機通訊錄只有妳的名字與號碼,他在出事之前,曾經撥電話給妳,對不對?」

機場巴士已經抵達第二航廈,天氣陰陰的,還飄著細如髮絲的小雨。我匆忙下車,拖著行李箱,站在航廈走道,一手拿著手機,抬頭仰望陰暗的天色,沒辦法立刻給黃警官一個明確的答案。

航廈走道揚起涼颼颼的風,「任天堂」三個字如冰刀,急速滑過心窩,留下白色的痕跡。沒錯,我確實認識一個人,叫做任天堂。他也確實給過我一個名字,叫做羅菈。

可是,任天堂的模樣、任天堂的記憶,埋在好幾年不曾存取的腦部倉儲深處,已經攀滿蜘蛛網和塵蟎,說不定還發霉,或解體了。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腥羶色的週刊頭條下,你好奇的,是什麼版本的真相?《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春光全書系
  • 練情商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