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夏日之戀(電影原著小說 2014年全新修訂版)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72
運送方式: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全球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
載入中...
 

OKAPI 推薦

  • 【書設計】三人關係的游離及緊密──亨利-皮耶.侯歇《夏日之戀》

    文/聶永真,巫維珍2014年06月19日

    裝幀設計/聶永真 〔麥田編輯巫維珍說〕 自《失戀排行榜》《鬥陣俱樂部》開始,即有構想挖掘電影經典原著,重新包裝面世,並邀請聶永真設計書封。電影原著作品在影片上映當時, 夏日之戀(電影原著小說 2014全新修訂版) 若有大導演與明星的加持,作品即是大眾討論的熱門焦點;又或者有一類作品寫作 more
 

內容簡介

  亨利-皮耶.侯歇原著X楚浮導演X詩人夏宇譯作
  2014年新版收錄〈詩人譯者夏宇答問:我為什麼翻譯《夏日之戀》〉

  法國新浪潮經典電影《夏日之戀》原著小說
  從第一行開始,我對亨利-皮耶.侯歇的文筆一見傾心。──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
  改編電影與原著的天作之合 楚浮與侯歇都讓對方更加燦爛──夏宇


  她的微笑飄著。強大、青春、渴求吻,也渴求血,可能。
  他們曾經見過這樣的微笑嗎?
  如果有一天他們遇到了該怎麼辦呢?

  《夏日之戀》是一部迷人緊湊的作品,既是小說,也以電報體般的文句談論愛情與友誼。法國新浪潮代表導演楚浮第一次看到此書時,驚為天人,「從第一行開始,我對亨利-皮耶.侯歇的文筆一見傾心。」本書改編電影並獲法國影藝學院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

  本書描述兩個男人對同一個女人的愛,讀者難以因角色的善與惡做出抉擇,這種多面向的書寫觸動了楚浮改編電影,也誠如珍摩露在電影裡演唱的法國香頌:「如果我們注定邂逅,為何又要從彼此眼前消失?」《夏日之戀》的小說與電影將愛情的本質傳達得淋漓盡致,令人念念不忘。

  從中歐來的居樂和法國人雋在巴黎相識後,開始了他們一見如故的情誼。兩人都是作家,在工作上互相幫助,也一同分享追求愛情的歷程。

  他們的生活裡有許多談戀愛的機會,那些女人像是他們的母親,也可能是寵愛的女兒。他們有時候自己尋找情感的寄託,有時候互相介紹女性給對方認識,體會嫉妒、學會包容。在他們先後愛上凱茨的生活裡,三個人展開了含有純潔感情,且夾雜人性欲望的夏日戀曲……本書談論愛情的句子,尤其令人低迴不已:

  「幸福很難以言辭描述,它被用舊磨損,而使用的人並不知道。」
  「在愛情關係裡,至少要有一個人是忠實的,而那絕不是自己。」
  「如果你願意,老的時候我們在一起。」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亨利-皮耶.侯歇(Henri-Pierre Roché,一八七九-一九五九)


  侯歇讀的是政治,卻對繪畫情有獨鍾,直到他自覺天分不夠,才放棄繪畫,改為收藏畫作。他翻譯了一些中國詩,終其一生都是文學、繪畫、旅行的業餘愛好者。一次大戰期間,他從事記者工作,此後好幾年住過美國、英國、德國與亞洲等地。其中,侯歇最常為人提及的事,是將畢卡索與杜象介紹給美國人知曉。

  一九五二年他以七十四歲高齡寫了第一本小說《夏日之戀》,在文學史上十分罕見。除了《夏日之戀》,他尚有兩部作品:《兩個英國女孩與歐陸》及《維多》。法國新浪潮代表導演之一楚浮初見本書驚為天人,十分欣賞侯歇精湛簡潔的文筆,兩人並約定共同完成本書的電影劇本。

  楚浮在一九六一年完成《夏日之戀》改編電影時,侯歇已在前一年過世,來不及欣賞自己的小說改拍而成的電影。

譯者簡介

夏宇


  寫詩,寫流行歌詞,書籍設計,畫畫,偶而翻譯

  著有詩集《腹語術》、《摩擦‧無以名狀》、《Salsa》、《粉紅色噪音 Pink Noise》、《詩六十首》等等
 

目錄

序 一個詩人的電報體愛情小說 楚浮
前言
 
居樂和雋
凱茨
直到盡頭
 
夏宇答編輯問:我為什麼翻譯《夏日之戀》
 



一個詩人的電報體愛情小說/楚浮(François Truffaut)


  一九五五年,我在巴黎 Palais-Royal 附近一個叫做stock的二手書攤,發現亨利—皮耶.侯歇(Henri-Pierre Roché)寫的這本小說《夏日之戀》(Jules et Jim)。

  這本書是兩年前出版的,但並沒有引起注意;對此書的批評既不好也不壞,實際上它幾乎沒有引起任何評價。對一個沒有名氣的小說作者,這種待遇並不離奇。引起我 重視的,首先是它的書名,我立刻被這兩個J 悅耳響亮的音色所愉悅,然後我翻到封底,讀到作者資料:亨利—皮耶.侯歇,一八七九年生,這本小說是他的第一本長篇小說。我當下思忖的是,這個新進小說家 這時已然七十有六歲了!一個七十幾歲的人所寫的小說,是一本什麼樣的小說?

  從第一行開始,我對亨利—皮耶.侯歇的文筆一見傾心。彼時我喜歡的作家 是尚.考克多,為他的句子,那種顯而易見的乾燥的句子和精確的意象。我發現,亨利—皮耶.侯歇比之考克多似不多讓,他用一種簡單的毫不鋪張的字眼,組織成 極其精短的句子,達成一種同等於詩之質地的散文風格。在這種風格裡,有一種情感從窟窿,從空無中來,從那些節省退卻的簡練字句中出生。稍後,我有機會讀到 他的手稿,得以詳視這種風格,我觀察到,這種故意的、樸實的文體,是從不計其數塗抹掉的字句裡浮現的;在一整頁坦率如小學生般的寫作裡,他大幅刪掉,只剩 下七個或八個句子,而這七、八個句子又要再刪去三分之二。《夏日之戀》是一個詩人用電報體寫就的愛情小說,他努力忘掉自己的文化,像農夫插秧那樣簡潔而具 體地排列他的字句和想法。

  很容易想像的,我對這本小說的熱情伸展到其中的人物和他們的愛情故事。比起看書,通常我更喜歡看電影,我頗有規律地一個 禮拜看上十六到二十部電影。我是只為電影而生活的。在為 Arts-Spectacles 週刊寫影評時,我有了機會實踐我的熱情。而在讀本書時,我感覺我正置身於一個電影上史無前例的例子裡;表達兩個男人對同一個女人的愛,並讓「觀眾」在這些 角色之間無法做出情感上的選擇,他們讓這三人帶領著,平等地去愛他們。這種反對選擇在這個故事裡是這麼地觸動我,出版社編輯介紹它時下的按語是:「三人間 純粹的愛。」

  幾個月後,我在剪接室很技術性地看完一部令我興奮的美國電影,一部告白式的西部片:Edgar G. Ulmer 的《The Naked Dawn》,我的一些想法把我帶向本書,在我為那部西部電影寫的評論裡,有這麼一段:「我所認識的最美麗的當代小說之一是亨利—皮耶.侯歇的《夏日之 戀》。這小說敘述的是兩個朋友與他們共同愛人之間的故事,幸虧有一種一再斟酌衡量過的、全新的、美學式道德立場,他們終其一生,幾乎沒有矛盾地溫柔地相 愛。《The Naked Dawn》讓我意識到這部小說可以拍成電影。」

  一個禮拜後我收到一封信:「親愛的佛杭思瓦.楚浮先生,您在雜誌上為 《夏日之戀》所寫的幾句話,讓我非常感動,特別是下面這句話:『⋯⋯幸虧有一種一再斟酌衡量過的、全新的、美學式道德立場』。在您接到的《兩個英國女孩與 歐陸》這本書裡,我希望您對這點有更多的發現。亨利—皮耶.侯歇」。我回了信。之後的三年中,我們相當規律地通著信,直到他去世。在他 Meudon 的家裡我去拜訪過他兩三次。火車沿著他的花園盡頭開。亨利—皮耶.侯歇那年七十七歲,他非常高瘦,和他的小說人物一樣溫柔,他非常像那個他經常提到的馬塞 爾.杜象。畫家杜象是侯歇極為景仰的人物。他還認得德罕、畢卡比亞,海關員盧梭、恩斯特、布拉克(他們在同一個拳擊場賽過拳),他曾經是瑪希.羅杭莘的情 人,他介紹畢卡索給美國人認識。四十年後,他發現了沃爾斯,而終其一輩子,他始終仰慕杜象,在他的第三本小說《維多》(未完成,一九七七年由龐畢度中心出 版)裡,他成為他的小說人物。
 
  五八年和五九年間的冬天,我正拍《四百擊》,尚克勞德.布希雅利(Jean-Claude Brialy)來了,為了在蒙馬特路的一個夜景當中一分鐘友誼性的演出。令我驚喜的是,他帶來了珍摩露(Jeanne Moreau),我崇拜的女演員,在劇場演過《熱鐵皮屋頂上的貓》(La Chatte sur un toit brûlant)。

  因為下著 雨,天又冷,我們快速地、即興地拍了一些小場面。我被珍摩露所振奮,寄了四張她的照片給亨利—皮耶.侯歇,徵詢他的意見。一九五九年四月三日,他的回信寫 道:「親愛的年輕朋友,您給我寄來多麼好的信。⋯⋯非常感謝珍摩露的照片。我喜歡她,我很高興她喜歡凱茨!我希望能夠認識她,來看我吧,任何時候只要您們 高興,我等待著。」

  四月五日我接到這封信,四天以後,亨利—皮耶.侯歇,在每日例行注射的時候,在他的床上,極其安詳地去世。

  一九六一 年,我終於決定開拍由本書改編的《居樂和雋》(電影中譯名《夏日之戀》),而作者已經不在,無法履行他撰寫「疏通和扭緊」功能的對白的承諾。但我們,我和 尚.葛許歐(Jean Gruault)盡可能地忠實於原著。《夏日之戀》很可能是新浪潮諸電影中唯一夾帶大量敘述—那些幾乎完全引自書中的「旁白」。

  在拍攝和剪接期間,我不時地推翻劇本,重新打開我的小說,或這或那地引用那些發亮的句子,把它們融進影片聲帶裡以「挽救全局」。

  這篇序文的目的,是為了讓讀者更認識作者和他兩部令人驚異的小說。我不預備在這裡敘述那些拍攝過程中的焦慮和狂熱,除了說及珍摩露,她總是能在我大惑不解的 時候給我勇氣,她的一種屬於演員和女人的本質,使得凱茨—在電影中變成凱薩琳—在我們的眼中化為血肉,她的那些似假還真、瘋狂、激情和濫用(但特別是她的 令人生愛—我說的是一種名副其實的愛慕)。一位來自奧地利的演員奧斯卡.韋納(Oskar Werner)演居樂,他令人讚賞。另外一位新演員,叫做亨利.賽赫(Henri Serre),他高大、瘦長,溫柔和誠實,演雋這個角色。我選擇他的原因是因為他酷似亨利—皮耶.侯歇。

  一九六二年初,影片公開放映,正片開始前是一段美麗的短片,尚克勞德.侯歇的《昆蟲的生活》,關於蜻蜓的繁殖交配。《夏日之戀》得到立即的成功,使得小說原著在出版九年後成為暢銷書,快速地被翻譯為英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和德文。我自是加倍地高興。(摘自本書序文)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441045
  • 叢書系列:hit暢小說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古典的微笑〉

 居樂和雋啟程到希臘。 幾個月來他們就在國立圖書館裡準備這次的旅行。居樂為雋初步研究了一些必要參考書,當雋疲於閱讀,他發現居樂正被一些倒塌的神廟,以及根據文本記載力圖修復的古蹟的龐大計畫所包圍—居樂重新磨光他讀過的古希臘文並開始學習現代希臘文。

他們一起訂做了同樣式的輕便衣服,帶著最少的行李上路。從馬賽港出發,先到了那不勒斯,雋在船的最前端躺著,看著艏柱割裂藍色的海水。居樂重讀他笨重的書並且不時為雋報告一些重點。他們住在同一個船艙裡的上下鋪,雋睡上鋪。他們交談至深夜。他們通常是各人各訂一個房間的,但他們也喜歡有些偶然的機會讓他們同住一個房間。

……

在德勒斐勒,預訂的騾子沒有來,他們騎著可憐瘦小的驢子跟著一個孩童嚮導,在低垂的雲和豪大的雨中翻山越嶺。迷路了,驢背上堅硬的坐墊磨傷了肌膚,他們停在一個淒涼破敗的旅店,大湯碗裡兩隻臭蟲。亞勃為了抵抗臭蟲,全身包裹著一層特製的輕薄的袋子,像個小丑。他們玩撲克牌消磨時間。也仍然上床睡覺,然後重新出發。

水裡有傷寒症的媒介。旅店的茶水沒有完全燒開。他們喝希臘葡萄酒。雋得了痢疾,這病讓他暴躁易怒。午餐時,亞勃再一次流露出他對宇宙的見解,這見解,歸根究柢,又顯示出他的種族優越感。

雋已沉默許久,這次終於爆發了,要他收回他的話,很快他們將打起來。居樂的安靜平息了這場架。亞勃很吃驚,而雋重拾他的禮貌。

藉著一艘小小的蒸汽艇,他們到達了島上,直奔他們尋覓的雕像,為之流連了一個小時。它遠超過他們的期待。他們沉默地、久久地圍繞著她轉。她的微笑飄著。強大、青春、渴求吻,也渴求血,可能。

他們啞口無言直到第二天才開始說話,他們曾經見過這樣的微笑嗎?──從來不曾──如果有一天他們遇到了該怎麼辦呢──他們將追隨它。

亞勃繼續他的旅行。居樂和雋回到巴黎,充滿頓悟的感覺,而且相信凡人是擁有神性的。

〈凱茨和居樂〉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東山彰良再度以台灣為舞台的犯罪小說《我殺的人與殺我的人》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國際書展
  • 2019套書展

訂閱電子報

想獲得最新商品資訊,請訂閱免費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