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暑期閱讀
我媽媽的寄生蟲

我媽媽的寄生蟲

可購買版本(1)

  • 定價:300
  • 優惠價:927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55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編輯選書

從寄生到獨立,帶著距離的幽默角度回顧生命最痛的傷疤

輕鬆有趣口吻的背後是作者經歷低潮憂鬱症的低潮人生,利筆切開自己的人生,她以書寫療癒自我。 「這些年來,我歷經休學、憂鬱症發作、自殺未遂、強制入院……現在雖然情況比較穩定了……但在金錢和情感方面,我依然在某種程度上依賴著父母,就像是一條寄生蟲。」——林蔚昀

 

OKAPI 推薦

  • 成為你孩子的夥伴!爸媽也要不斷學習修正──林蔚昀╳諶淑婷《遜媽咪交換日記》

    文/李屏瑤2016年11月25日

    「遜媽咪交換日記」作者諶淑婷、林蔚昀 媽媽可不可以示弱?可不可以說「不知道」?從高高的司令台走下來,承認自己有時候也很遜的媽媽,也許能夠另闢蹊徑,找到跟孩子自在相處的方式。 遜媽咪交換日記:一樣的育兒關卡,不一樣的思考 《遜媽咪交換日記》來自兩個媽媽的日常對話,諶淑婷在 more
  • 【時代的錫鼓響起,誰在清理戰場?】02|林蔚昀:猴子輕柔的鐵鍊聲──從辛波絲卡的詩,看波蘭百年來的歷史難題

    文/林蔚昀2016年11月01日

    轉型正義是20世紀後半業至今重要的歷史問題,深刻形塑了30多年來許多國家與人們的處境,使人深思現代國家的形式與內涵。轉型正義最簡要的定義是,一個國家在民主「轉型」之後,處理「正義」的工程。自1980年代開始,大約有80個國家陸續脫離威權獨裁,轉型為民主政體。臺灣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民主化 more
  • 看更多
 

內容簡介

  為了不失去所愛的人,她寧願活得像寄生蟲。  
  
  「她以寫作,做了自己的切片,做了母女關係的篩檢,她就是那個怪胎家庭羅曼史深處,受陰翳餵養而長大的女孩。」——楊佳嫻
  
  「這些年來,我歷經休學、憂鬱症發作、自殺未遂、強制入院……現在雖然情況比較穩定了……但在金錢和情感方面,我依然在某種程度上依賴著父母,就像是一條寄生蟲。」——林蔚昀
  
  詩人╱譯者林蔚昀首部散文著作。林蔚昀的媽媽是一位寄生蟲學家,這注定她的成長經驗和別人不一樣。別人的媽媽帶孩子去東京狄斯奈樂園,她的媽媽帶她去日本目黑寄生蟲館。別人的媽媽看到街上的狗屎是趕緊繞道並告訴小孩不要踩,她的媽媽則是像撿到寶一樣把它打包回家塞進冰箱,準備第二天帶到學校去研究。別人的媽媽也許會誇讚他們好可愛,她的媽媽則是在女兒進入青春期後就不再誇讚她可愛,反而誇讚寄生蟲和蛆很可愛。
  
  林蔚昀一直以為,媽媽只是興趣比較特殊,其餘和一般人沒有兩樣。直到媽媽在身體裡養起寄生蟲,引發家庭革命,她才意識到自己一點也不瞭解媽媽。
  
  她以從小熟悉的寄生蟲為喻,寫下二十五則家族和個人的生命故事。帶著距離的幽默角度回顧生命最痛的傷疤,從台灣高中休學,赴英國留學再到波蘭生活,努力在異鄉尋找歸屬,最終以自己的方式重建人生。如實來寫的文字令人動容,一部從寄生到獨立的女性成長史。
  
名人推薦
  
  王浩威、王聰威、吳億偉、郝譽翔、許佑生、楊佳嫻 感動推薦
  
  如此猥瑣卑微又如此美麗強大。赤裸裸呈現自身情欲流淌、愛恨交織的女性家族史書寫。——王聰威(小說家)
  
  林蔚昀把傷與愁寫得那麼細膩,血和痛都生出了地圖。人生最難纏的是心頭的顛,她以幽默領路不急著逃,直搗傷疤就算一碰就疼。她的破碎展示了完整,寄生蟲最終幻化成蝴蝶,不飛也是風景。——吳億偉(作家)
  
  這是一本自傳散文,也是人際關係、親子教養、心靈療癒之書,總之,它觸及到了作者內心的最深處,但也同時觸及到現代人所面臨的種種生命課題,所以這本書彷彿是面鏡子,而每個人都能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身影!——郝譽翔(國北教大語創系教授)
  
  多年前剛認識蔚昀,她以匿名在我書寫憂鬱症的奇摩部落格,總留下長文回應。那時讀蔚昀的掏心分享,給了我很大療癒。後來,才知道她是出色的作家,細讀她的文字,勇於揭露成長中的傷痕,並深刻、誠懇地記錄她在傷痕中,如何進行自我療癒。前後階段的兩個蔚昀,都讓我感動不已。請跟她的文字交談,她也會打動你!——許佑生(作家、性學家)
  
  林蔚昀這部散文集,有些地方讀起來是佛洛伊德寓言,有些地方讀起來是暗黑版童書;如此誠實,誠實到不堪的境地,而又不堪到使人不忍。她以寫作,做了自己的切片,做了母女關係的篩檢,她就是那個怪胎家庭羅曼史深處,受陰翳餵養而長大的女孩。——楊佳嫻(作家)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林蔚昀


  一九八二年生,台北人。英國布紐爾大學戲劇系學士,波蘭亞捷隆大學波蘭文學研究所肄業。在波蘭生活已十年,以中文、英文及波文寫作詩、散文、小說及評論,其創作及譯作散見各大報及雜誌。多年來致力在華語界推廣波蘭文學,於二〇一三年獲得波蘭文化部頒發波蘭文化功勳獎章,是首位獲得此項殊榮的台灣人。同年以波蘭文譯者及台灣╱波蘭文化交流推廣者的身分,獲得中華民國第五十一屆十大傑出青年獎項(文化及藝術類)。著有《平平詩集》,譯有《獵魔士:最後的願望》、《鱷魚街》、《給我的詩——辛波絲卡詩選1957–2012》等作。
 

目錄

輯一  蟲卵階段
絛蟲
鉤蟲
小嬰兒

蚊子
大便(一)
大便(二)
大便(三)

輯二  幼蟲時期——中間宿主
可愛蟲
蛆(一)
蛆(二)
蛆(三)
跳蚤
采采蠅
水蛭
疥螨
浪漫蟲

輯三  成蟲時代
卵巢囊腫
弓蟲
實驗動物
死胎
包蟲
蝨子
放射蟲/寄居蟹
阿米巴

後記  蠹魚
 

推薦序

  像寄生蟲苟且偷生就好了


  文╱王聰威(小說家)

  人生不值得活的。

  稍早,我便有了如此預感。

  稍早,早於我的相對

  你的絕對——野兔般

  誠實勇敢底愛欲本能

  還有那(讓人在在難以釋懷)

  駁雜不純的氣質

  傾向感傷,傾向速度

  也傾向,因夢幻而來的

  一點點耽溺與瘋狂

  ……

  愛與死的迷藥無非是

  大海落日般——

  一種永恆的暴力

  與瘋狂……

  ——楊澤〈人生不值得活的〉

  第一次聽蔚昀說媽媽在肚子裡養寄生蟲的事,是在一家已經關掉的老咖啡店門口前,那時候我甚至還不知道這間熟悉到不行的咖啡館會關掉——原本裡頭是一些陳舊簡陋的桌椅、斑黃牆壁與吧台、磨霧了的虹吸式咖啡壺,幾大布袋咖啡豆堆在角落——如今改裝成一間高價精緻的日本料理店。我來來回回路過時偶爾會想起:老闆正煮著咖啡,老闆娘在窄小廚房裡做家常簡餐,我從送餐口探頭進去時,她會說:「聰威來了啊,我給你煎荷包蛋。」同桌的人總覺得奇怪,為什麼老是只有我有荷包蛋。然後咖啡館關掉了,老闆和老闆娘不知道去了哪裡。

  我們正要離開咖啡館,就在街邊站著,她要回波蘭去了,而我則是要回公司,她先是說了波蘭的足球比賽情形,又說了那邊猶太人被歧視的處境,我們隨便聊著她怎麼會去波蘭一類的,她說:「我媽是寄生蟲專家,所以會在肚子裡養寄生蟲。」我當然搞不清楚所謂的「在肚子裡養了寄生蟲」有什麼科學意義,但聽了一直想起小時候吃驅蟲藥,結果拉出一長條蛔蟲的可怕記憶,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只要覺得屁眼癢癢的,就會懷疑是不是又有蛔蟲要鑽出來,所以我想她媽一定非常幽默才能做這樣的事,但您知道的,所有的事情,即使再痛苦的事,只要稍微保持一點時空距離,看起來多少都會有點幽默,況且蔚昀說的時候也一派輕鬆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她居然能夠熬過少女或輕熟女時代,順利地活下來。請別誤會了,這麼說並不是一個文學上的浪漫譬喻,而就是像字面所寫的那樣,蔚昀能夠活下來,真是不.可.思.議。

  我讀這本書的時候,一度想放棄不要讀算了,我何必這麼懂蔚昀這個人,我有自己的人生要過,她的人生顯然跟一般人的截然不同,但這關我什麼事呢?我只要知道她是個年輕詩人,一個用優美哀愁,帶著宿命詩意的句子,為我服務過的出版社翻譯了布魯諾.舒茲的頂尖翻譯家就好了,彼此維持公事伙伴的樣貌就好了,我何必一邊讀這本書一邊忍著不掉淚,心裡痛罵著:「妳到底要把自己活得多悲慘才甘心。」像是跟她很熟似的。但真的有人可以這麼活下來嗎?一方面強迫自己活得像令他人,也令自己噁心抗拒的寄生蟲,一方面卻又不得不這樣強迫自己,因為如果不這樣的話,就不能成為媽媽肚子裡的寄生蟲,不能得到真實的愛,如此猥瑣卑微又如此美麗強大。光是這樣深刻剖白,赤裸裸呈現自身情欲流淌、愛恨交織的女性家族史書寫,就足以讓許多熱門的散文作品,讀來像是無聊貧乏的人生笑話。

  不過飽受震憾、同情蔚昀的人生並不是令我不想讀完這書的原因,其實我最大的恐懼是對自己平凡無奇的人生的追問:「好吧,那萬一人生真的不值得活怎麼辦?」這書搖晃了我個人的人生軸心,使其有些裂痕,露出蒼白易損的內裡。蔚昀本人能夠活下來太好了,而且這書也沒鼓勵任何放棄自己的論調,但人只要稍微脆弱一點點,稍微運氣不好一點,稍微割得深一點點,稍微往左邊或右邊轉一點點,反正人生是不值得活的,所以稍微有一點點差錯也無妨吧,於是我終究問了自己一個俗氣而且鄉愿得不得了的問題:萬一是我的話,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類似,也能像蔚昀如今做到的這樣,或是能像楊澤〈人生不值得活的〉尾段寫的那樣坦然嗎?

  只為維護

  你最早和最終的感傷主義

  我願持柄為鋒

  作一名不懈的千敗劍客

  土撥鼠般,我將努力去生活

  雖然,早於你的夢幻

  我的虛無;早於

  你的洞穴,我的光明——

  雖然,人生不值得活的

  而我多喜歡「持柄為鋒/作一名不懈的千敗劍客」這兩句,那麼義無反顧地追求一種天真純粹的生活方式,(也就是文學的方式)每日都更加努力地迎向一次又一次的挫敗,那麼最終,人生是不是值得活的就一點也不重要了,那是上帝或是誰的事,我們所能做的,是要用什麼樣的姿態去迎擊……不對,甚至不必是光明正大的迎擊也沒關係,或許能像寄生蟲一般苟且偷生就好了,蔚昀這本書說的就是這個,她不一定會同意我的說法,但若不是這個她就無法走到現在這個地步,這是我的想法,也是這本書最出類拔萃的地方。

後記

  蠹魚


  文字對我是重要的。閱讀也是。

  我到處讀文字。在書上。在報紙上。在網路上。在菜單上。在公車站牌。在廣告標語。在垃圾桶。在路上的紙屑。

  多年前,當我剛到波蘭,搬進學生宿舍,在空無一人的房間發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他去上學以前

  可以讀

  樹的咆哮

  葉子的脈絡

  貝殼的螺旋

  足跡

  還有手指的觸摸

  現在他去上了學

  就只能讀文字

  ——Jennifer Farley

  我非常喜歡這首詩,於是把紙條留下來,把詩中的字句記在心中。

  我總是會記住我喜歡的句子。如果我覺得某句話打動我,就會把它記下來,當成人生座右銘,並在與人交談時使用。(掉書袋,同時不用費心解釋自己的想法,因為別人已經說過、而且說得很好了嘛。)念國中時,我甚至會把《讀者文摘》上的佳句用電腦打出來,一句一句剪開,貼到漂亮的小卡片上,不時拿出來閱讀,還會在考卷背後默寫它們,因為考卷寫完後沒事做。

  我一直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好,直到有一天有人跟我說:「妳怎麼老是重複別人的話啊?我覺得我不只是在跟妳講話、認識妳,而是跟很多人一起講話、認識很多人。這樣很有趣,可是也好累。」我才猛然驚覺:「是啊,我為什麼一直在說別人怎麼說呢?我自己就沒有聲音、沒有看法嗎?我到底是怎麼看待這個世界、其他人和我自己?」

  如果佳句所表達的價值是正面、對我有益的,那問題還不大。但是,當佳句所代表的價值觀模稜兩可、似是而非,那就不怎麼好玩了,因為我會陷入自我懷疑的漩渦中。(我怎麼可以懷疑佳句呢?那可是佳句啊!是經過歷史考驗的!)

  最糟的情況是,我在某個地方看到一句帶有惡意、缺乏同理心、充滿犬儒主義、我明明不認同的話語,但是卻不能忘記,於是讓它跟著我,三不五時跳出來打我一鞭。

  如此容易受文字和別人的話影響,我想除了缺乏自信,還有一個原因:我從小就活在書堆裡,靠啃食書本生存,就像蠹魚。書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認識世界的媒介,我逃避現實的烏托邦,我和父母情感交流的平台。

  爸爸媽媽上班無法陪我時,我就在家看電視或看書(包括漫畫)。每年暑假,媽媽都會給我許多課外讀物,比如《拉拉與我》、《烏龜的婚禮》、小魯文庫……

  我靠文字認識現實、經歷現實,甚至覺得它就是我的現實。我想要透過書寫創造現實、和別人溝通我的現實,於是我寫作。

  開始會寫字後,我就自己寫書、畫書、做書(獨立出版?),賣給我爸爸。十二歲的時候,我立志當作家,於是開始寫小說和時事評論(大部分在批評教育體制),在報紙上發表。

  開始有自殘問題的時候,我也試圖用文字和我父母溝通。我寫了一篇關於自殘的短篇小說給我媽媽看,但是她只告訴我:「妳不要像這樣喔。」沒有對我說什麼別的。

  那是我第一次發現:文字和文學也是有侷限的。它能反映現實,但不見得能改變現實。

  即使文字和文學有其侷限,但我卻不能放下它。多年來,我靠著它們支撐心靈,走過一個又一個黑暗幽谷,自己都很驚訝這麼纖薄的載體竟然能承載這麼多東西。(超薄蝶翼,吸收量大並能鎖住水分?)

  我的人生也是照著文字及文學鋪出來的軌跡走。我因為一部電影到了英國,然後又因為一張海報和一本書到了波蘭……一路上,我用文字打開許多扇門,用文字當謀生工具,用文字和人交流。

  但是文字還是有侷限的。因為我忘了如何讀樹的聲音、葉脈、貝殼的螺旋、足跡和手指的觸摸。我不知道怎麼讀人的感情,以及我自己的感情。

  我也不知道怎麼表達感情。至少,不知道如何在文字及文學以外的地方表達。我無法把我的文采和想像力像兌換外幣一樣兌換成和人溝通、進行情感交流的能力。於是,雖然我文筆很好,多年來卻在現實中過著失語的日子,這對我和其他人的關係(尤其是家庭、婚姻、親子關係)造成很嚴重的傷害。

  過去四年,我努力地學習閱讀情感,以及表達情感的語言。部分透過心理治療,部分透過和他人溝通的練習(過程充滿失敗與挫折),部分則是透過我和自己對話的努力。

  我用新學會的語言寫我現實中的人生故事,這是我第一次有意識、主動地在現實中寫作,而非用文學、別人的故事、別人的佳句去堆疊拼湊出一個我不想居住在其中的現實。

  我書寫我的人生。同時,我也開始在文學中記錄這書寫的過程──這就是《我媽媽的寄生蟲》創作的契機。

  《我媽媽的寄生蟲》記錄了我成長的經驗、我在三個家(童年的原生家庭、尋找歸屬的三不管地帶、結婚生子後建立的新家庭)寄居的過程。我不認為這三個階段之間的關係是線性的(A結束之後換B,B結束之後換C),而是同時存在,像是平行宇宙。

  我在三個家之間穿梭,受它們影響,從它們之中擷取力量,面對它們帶給我的傷害以及我帶給它們的傷害,然後,用我自己的方式去重建、創造它們(即使是已經發生的過去,也是可以被創造的,我們可以不斷回去,用新的視野和角度看待它們)、給予它們養分。

  《我媽媽的寄生蟲》也是一個關於蛻變及演化的故事。我用二十五篇和寄生蟲相關的故事訴說我的生命經歷,同時也是把自己變化為這些動物,鑽到他們皮膚下體驗當一隻蟲的滋味,看看自己或自己內在的情緒是否和他們有相似之處。

  和前段提到的三個階段類似,這「二十五變」也是流動的過程。我有時候是阿米巴蟲,有時候是浪漫蟲,有時候什麼蟲都不是,只是一個試圖適應現實、與環境共生共榮、在獨立及與人互相扶持之間取得平衡(不一定經常成功)的人。

  雖然書裡寫的是真實發生的事件,但它還是一部用文學手法寫下的文學作品。既然是文學,必定或多或少有誇張、為了敘事需要或戲劇性而虛構、剪裁的部分,也有隱蔽沒說的部份。我並不覺得這些故事就因此而變得不真實。這些故事所描寫的情感依然是真實的,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呈現,蛻變為隱喻,就像這本書中的寄生蟲也是一個隱喻。

  寫作《我媽媽的寄生蟲》的目的是什麼?我想一個理由是為了和我父母溝通、試圖了解他們和我自己(就像他們以前透過書本和我溝通、透圖了解我)。另一個理由是我想從別人的敘事(書本、網路文章、專家說法、名人觀點、鄉民爆料……)中掙脫,開始擁有我自己的敘事,並且想透過這個行動告訴讀者: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敘事。每個人都有權利以自己的方式去訴說自己的故事,不管他或她的故事在別人眼中是成功還是失敗、值不值得說、說得好還是說得不好。

  我不覺得我的敘事一定是對的,也並不想「只」活在自己的敘事中,聽不見別人的聲音、看不見別人的觀點。但是,我必須有我自己的敘事,必須用我自己的眼光注視自己。不然,我就等同於不存在。因為如果沒有自己的想法,我就只是一個寄生在別人頭腦中的寄生蟲,或是反過來,讓別人的思想寄生在我的腦袋。

  我不想要再寄生了。不管是在經濟、思想、還是情感的層面。我想要走向獨立,並且正在這條路上走著。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走到一個令我滿意的終點,但是我知道我必須自己去定義終點的位置,並且自己決定在哪些地方可以停下來休息(一定要達到終點才可以休息?還是中途也可以停下來休息?遺憾的是,我目前還無法做到允許自己休息這件事),而不是等別人來定義它。我也必須自己決定「獨立」、「依賴」、「接受幫助」之間的分界。

  我曾經認為,「獨立」就是完全不接受別人的幫助、完全不依賴別人,但是我現在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我也不需要這麼做。這些年來,我接受了來自父母、丈夫、孩子、治療師、朋友的幫助,並且也盡了自己的努力,才能從困境中走出來、並且尋找屬於我的路(我不認為「走出來」就是結束,而是一個一直往前的過程)。對於給我幫助的人,我由衷地感謝,並且希望我能夠盡我的力量,在人生道路上也給予他們幫助──不是回報,而是互相扶持──及歡樂。

  我希望,這本書也可以給某個我不認識的陌生讀者扶持,甚至是歡樂。我無法決定事情是否會如此,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了,那我會很高興並感激。

2015.11.22.克拉科夫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3592068
  • 叢書系列:我愛讀系列
  • 規格:平裝 / 264頁 / 25k正 / 14.8 x 21 x 1.3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絛蟲

我小時候經常和朋友一起去河邊釣魚,那些魚都有絛蟲,我們把蟲從魚肚子裡扯出來,把它們埋在土裡(因為怕狗去挖),然後把魚烤來吃。有一次,在我們埋完蟲後,有一個小孩跑來附近玩。他在地上東挖西挖,也不知道在挖什麼。後來他的爸媽來找他,他驕傲地轉向他們,手裡拿著我們的絛蟲,大喊:「哈哈哈!你們看我找到什麼?鞋帶!」──我的波蘭朋友E和我說的故事

我印象最深刻的童年回憶之一,是一隻在東京「目黑寄生蟲館」看到的絛蟲。

那是人的絛蟲。牠到底有多大我已經忘了,只記得很大很大,像輓聯或那種用來上吊的白布條一樣掛在牆上,比當時的我高出好幾倍,而且還繞了好幾圈。想來應該有十公尺吧。也許,牠並沒有這麼大,只是在我孩童的眼光看來,牠簡直大到不可思議。

我會看到這隻絛蟲,是因為我媽媽。她當時在台灣知名學府T大的寄生蟲學科工作,是那裡的副教授。當別人問起她的職業,她總是曖昧地笑著說:「我在教寄生蟲。」言下之意,學生也是寄生蟲。所以那些學寄生蟲的研究生為了避嫌,都說他們是「微研所」的學生,而非「寄生蟲學組」學生。

從我有記憶開始,寄生蟲就存在於我生命中,和我常相左右,像是童年最好的玩伴或最棒的玩具(雖然,牠不能陪我玩也不能讓我拿來玩),或甚至,一個隱形的手足。

在我開始學英文,認識ABC並且會說第一句英語「How are you?」之前,我就記住了一個非常難並且拗口的英文單字──Parasitology(寄生蟲學)。我媽媽指著電梯前的樓層標示向我解釋這個字,當時小小年紀的我發下宏願,要把旁邊其他的英文單字如Anatomy(解剖學)、Pharmacology(藥理學)、Biochemistry(生物化學)、Public Health(公共衛生)……都背下來。

我有沒有想過要和爸媽一樣,成為一個具有博士頭銜的生物學家?答案是有,也沒有。我小時候第一個志願是當動物園園長(因為父母都是學生物的),後來是當發明家(這是因為看了小叮噹),之後是當小學老師(我父母、我外婆和我曾外祖父都是老師),十二歲的時候我立志當作家(這是因為看了張系國的小說《棋王》),然後念國中時我突然說,我要去研究水母(因為在帛琉看到的水母很漂亮,而且我想試試看被水母螫到是什麼滋味)。

會員評鑑

4.5
4人評分
|
4則書評
|
立即評分
user-img
5.0
|
2017/05/24
曾經我是敏感多思的孩子,
總是這樣想:「我一定不要成為怎樣怎樣的大人。」
「如果我有孩子,我一定讓他快快樂樂的長大。」

從小,我最陌生的字眼就是「快樂」,
我還記得,國小約莫5、6年級,讀到報紙的一篇報導,
說「誰說孩子都是快樂的-淺談憂鬱症」,
簡直看到一線曙光,原來我的感覺是真的,
原來不是每個孩子都會快樂。

所以,我一定不要做錯現在這些大人做錯的事,
我要讓我的孩子擁有真正的快樂。

直到我成為大人、有了小孩,
讀了這本《我媽媽的寄生蟲》,
不禁悚然。

作者的父母是高知識份子,所以對於學歷反而不在乎,
覺得「成績不重要,快樂最重要」,
但他們的孩子~「一點都不快樂」。

隨著孩子一點一滴的成長,
我才懂了,沒有人可以為另一個人的快樂負責。
父母能作的竟然如此少、如此渺小,
但是能撤手嗎?
只能持續持續持續的陪伴與支持。

閱讀這本書是一次很重要的體驗,
如果你也為人父母,建議一讀。
展開
user-img
Lv.2
3.0
|
2017/01/31
打開書來看時的一個章節條蟲,內容有趣,在寫寄生蟲跟她還有母親的事情,抓住我的目光,語氣戲謔幽默,有一種後設劇場的距離感。但是從第三個章節開始一直到留學部分,我覺得沒有處理得像前面一樣理想,保持距離保持幽默的感覺好像沒有了~應該是因為在寫自己吧本來就不容易~這個部分有點可惜呢。
展開
user-img
Lv.1
5.0
|
2016/07/05
身為一個醫學系的學生,寄生蟲學是必經的體驗,我們得記憶寄生蟲的長相、分布區域、生活史、感染型、寄生部位、臨床症狀、治療用藥......何其有幸,在單調的學習過程中我能碰上林蔚昀女士的媽媽,一位對寄生蟲懷有熾烈熱情的老師,而我更加慶幸自己因為讀了這本書,讓我對這位風趣的教授有更深的認識。
剛開始閱讀的時候,總是面對著一篇篇的散文,心裡想著不同的寄生蟲,Diphyllobotrium latum, Schistosoma japonicum, Ancylostoma ceylanicum......覺得和其他的文學作品比起來,讀起來更有一番趣味。忽然之間,我讀到一段彷彿曾經有過的經驗:他的媽媽想在自己身上養寄生蟲,因為想要破別人養蟲18年的紀錄!這不是就我的老師在上課時分享的小故事嗎?上課時,老師一派輕鬆的訴說:自己想要破紀錄,但最後因為女婿堅決反對而決定作罷。台下的我們笑的東倒西歪、欲罷不能,我們很確定老師一定是對寄生蟲充滿熱愛,但誰又能想到老師做出最後決定時心中的糾結?當他把自己的故事當成笑話一般的說。
讀「我媽媽的寄生蟲」讓我一步步走近母女兩人的成長過程,林蔚昀眼中的媽媽對人有點冷峻,但對蟲卻很熱情,或許是因為這樣讓身為女兒的他的成長過程中不斷的詢問自己:我真的值得被疼愛嗎?被這個大哉問緊緊糾纏的林蔚昀,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下一道道傷痕,甚至還曾一時激動,吞下60顆肌肉鬆弛劑;她對愛感到不安,對自己的依賴感到不安,對被愛感到不安。「即使你討厭我,我也依然愛你」他的媽媽對他說;雖然愛不是一句可以用言語表達的感情,但在書寫這本書時,我覺得林蔚昀漸漸懂得愛自己,也漸漸懂得媽媽對他的愛,而這種愛,是無法和對寄生蟲的愛相比的。

*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書中的英文拼法錯誤。
展開
user-img
Lv.6
5.0
|
2016/03/15
林蔚昀所著「我媽媽的寄生蟲」真的是一本非常令人感動的自覺書。她讓你笑,讓你痛,讓你置身在驚濤駭浪中,於生死邊緣中掙扎呼喊;一會兒讓你彷若躺臥在星光下,仰望宇宙穹倉,感動於人的渺微與偉大。她讓你順從,讓你歎息。你好像站在鏡子前面,看著她裸著身軀,那樣從容自在,即使傷痕累累,疲憊不堪。你卻低頭不敢看她,又一邊瞄著鏡中的自己,想自己是否能像她那樣,光明磊落地將自己放在解剖檯上?
從絛蟲說起,作者的文字清簡,幽默活潑,幾句話就生動的帶出家庭間互動的模式。她說別人問她母親的職業,母親總是曖昧地笑著說:「我在教寄生蟲」,言下之意,學生也是寄生蟲,令人菀爾。全書章節以蟲卵開始,經歷幼蟲,而至成蟲,在說蟲,也在說作者自己的成長史。越讀越沉重,作者將外衣層層剝去,直見血肉,直達心靈深處。我感到自己在雲霄飛車裡,跟著她的童年,緩緩上升長大,剛開始還能苦中做樂,然後開始俯衝,必需緊拉著她青年如風暴時期的手,我們的手心都出汗了。接著又緩緩上升,心臟跳在嘴邊,忍著不喊。接著再俯衝,這時突然千百個人生的問題如滂沱大雨急灑而下,我不得鬆開了她的手,再顧不了她了。濕寒透骨,飛車進站,回頭看她,她已經擦乾頭髮,遞來一塊乾淨的毛巾給我。我就這樣無法動彈的,試圖將點點滴滴的人生疑問給釐清,給答案。一部分還給她,一部分留給自己。
林蔚昀是一位讓人掛在心上的作家。她同時也是一位平凡的女性,和千千萬萬人一樣,擁有多種角色,努力的想將身與心都安頓好。然而,心理的迷宮暗藏許多負面思考、自殘、攻擊、憂鬱、不安全、懷疑、空虛、害怕和隨自厭而來的種種憤怒的情緒。她用文字記錄了這個過程,守著不斷嚐試突破和堅持奮戰的決心,以及周遭親友的愛與關懷,於是,她說:「目前我所能想到的走出這個迷宮的方法,是學習對自己仁慈包容,並且帶著同理心看自己。」
誠心祝福這位想要獨立,並在這條路上走著的她,能安抵平安的港灣。
展開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結合小說與田調筆記,民俗與信仰文化研究者王幼華,全新作品!《憨慢王爺》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三采全書系(止)
  • 幸福15週年全書系(止)
  • 臉譜全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