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照顧展
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修訂版)

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修訂版)

Чайка

  • 定價:320
  • 優惠價:9288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72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本書是這部經典劇作出版120週年紀念版(1896-2016)的修訂版,俄文原典直譯,豐富注釋,邀集藝文界作「海鷗與我」紀念短文,並收錄多篇專文導讀與評介文章。

  這齣劇不僅對契訶夫本人意義重大,它轉變了契訶夫的戲劇創作之路,也對世界劇壇影響深遠,田納西‧威廉斯自陳師承契訶夫,認為《海鷗》是最偉大的現代劇,而世界各地的劇場至今仍一再上演此劇,改編成各種藝術形式。

  《海鷗》劇情圍繞在一個平凡家庭的鄉下莊園生活,平淡安逸的日常之中,一場家庭戲劇表演引爆了母子兩代對藝術與人生的價值觀衝突,點出擺盪在安於現實與追求理想之間的人生課題。故事裡大大小小的戀愛情節即在日常中反映同樣的人生課題,莊園裡八個角色之間的單戀糾葛不清,最終沒有一個人得到真正所愛。沉悶的生活一再磨耗人的意志,在這個看似毫無出路的生活迷宮裡,有人因而放棄倒下,有人屈服走平順的路,也有人堅持理想努力在困境中追求新生活。

  《海鷗》反映的人生困境與出路之爭,百年來一再考驗著苦於現實生活的人。契訶夫從開場的湖邊戲中戲彷彿就暗示著全劇要旨:人透過藝術的精神活動,渴望達到與現實環境的和諧共生,追求永恆的心靈平靜──或許,看戲的觀眾、讀者也跟著思索起該如何走出一條心靈幸福之路。

  海鷗象徵自由,牠與大自然湖水的和諧互動,反映現實生活中的人對於幸福的想像與渴求,劇中可以看到三隻海鷗,投射的三種形象便是理想與現實衝突後三條不同的人生道路:一、被打死的海鷗是被現實生活擊垮的人(即放棄自己的特列普列夫),二、海鷗標本是被現實俘虜的人(即沒有個人意志的特里戈林等人),三、自由飛翔的海鷗是不向現實屈服的人(即受挫折仍相信理想使命不斷找機會當上演員的妮娜)。

  《海鷗》讓我們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初衷,值得深思:我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是否始終如一去追求?現實不如預期又該如何面對?

  契訶夫終究不會給答案,只留下一貫冷靜的眼神:不去親身體驗人生就永遠不會有答案。

本書特色

  1.原文直譯注釋豐富的紀念版修訂版,特輯16篇「海鷗與我」紀念短文

  2.全方位認識契訶夫的戲劇:收錄北藝大戲劇系副教授黃建業、作家、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教授郭強生、台北藝術節藝術總監耿一偉的導讀評介專文

名人推薦

  藝文界給《海鷗》120週年的紀念短文「海鷗與我」:

  呂柏伸、李時雍、李歐梵、夏夏、耿一偉、郭強生、陳佳穗、童偉格、黃建業、楊美英、楊澤、歐茵西、鄧九雲、黎煥雄、賴聲川、謝哲青(按姓名筆劃排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安東‧契訶夫(Anton P. Chekhov, 1860-1904)


  俄國小說家、劇作家,他的小說流傳至今讓人一讀再讀,他的戲劇影響世界一再搬演。他的偉大在於創新了小說和戲劇藝術,在文學上有著承先啟後的地位……如果簡單說,他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作家,值得我們回頭看他,或許可以說,他永遠是最新的作家,某種程度上他幫我們在文學藝術上找到了得以重新開始的「零」,而另一方面,他在作品中所談論的,也使我們看清新舊生活的交界。

  契訶夫出生於俄羅斯南方亞述海濱的港市塔干羅格,祖父自農奴贖身,父親經營小商鋪,十六歲時父親因債務問題帶全家避走莫斯科,留下他獨自在當地生活至中學畢業,除了劇院活動的歡樂時光外,大體上這是一段慘澹的青春少年期,但他從沒怨嘆生活的不幸,而是轉化成未來的文學創作。十九歲進莫斯科大學醫學系,就讀期間為了賺稿費補貼家用,開始投稿短文至幽默雜誌,畢業後持續寫作,漸漸成為職業作家。他雖然沒有正式走上職業醫生一途,但經常抽空為平民看病,尤其對當時的鄉村霍亂防疫工作投入最多。

  醫學的科學思維也影響著他的文學寫作方式,他曾為自己的客觀寫實立場辯護:「小說家不該是自己筆下人物的裁判法官,而該是中立的見證人……讀者才是陪審團,自會做出評價。」

  把醫學當妻子、文學當情婦的他,一面用筆寫小說戲劇,針砭讀者觀眾的心理疾病,一面用醫術診斷病患的生理疾病,以及興建學校等公益活動,救助不少窮困的農民。而他自己卻在盛年死於肺病,直到死前幾個小時還不忘口述創作幽默故事給妻子聽,讓他現實生活中真正的妻子歡笑。

  這就是永遠值得我們一讀再讀的契訶夫。

譯者簡介

丘光


  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俄文組畢業,俄羅斯國立莫斯科大學語言系文學碩士,長年從事俄國文學推介,譯作有:《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當代英雄:萊蒙托夫經典小說新譯》、《地下室手記: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關於愛情: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白夜: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等。
 

目錄

《海鷗》(四幕喜劇)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紀念短文】「海鷗與我」──提煉經典的十六個瞬間 文/呂柏伸、李時雍、李歐梵、夏夏、耿一偉、郭強生、陳佳穗、童偉格、黃建業、楊美英、楊澤、歐茵西、鄧九雲、黎煥雄、賴聲川、謝哲青(按姓名筆劃排序)
【導 讀】飛越時代的《海鷗》 文/黃建業
【推薦文】契訶夫的前衛精神 文/郭強生
【導 論】《海鷗》飛翔的理由,最初與最後 文/耿一偉
【譯後記】我看見三隻海鷗 文/丘光
【年 表】契訶夫之《海鷗》 編/丘光

 
 

紀念短文

  海鷗與我
  提煉經典的十六個瞬間

  一百二十年前契訶夫的《海鷗》問世,時間將之淬成不朽經典。當下的我們,或導或演,或讀或看,提煉這經典的每一個瞬間,即是對契訶夫深深致敬的凝視。

  (以下按姓名筆劃排序)

劇作家與導演的戰爭

  莫斯科藝術劇院的大幕上,有一隻海鷗,至今仍翱翔著。劇作家契訶夫說《海鷗》是一齣四幕喜劇,但導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卻把這個作品導成一齣傷感的作品,從此劇作家和導演之間的爭戰永無止歇。二○一二年我首次執導《海鷗》,誠惶誠恐,致力要展現劇作家的立意,因此將劇中角色彼此之間的愛恨情仇全用霹靂火爆風格的方式演出,效(笑)果十足,但最後一幕男主角康士坦丁開槍自殺,真的還是很難讓人笑得出來。

  儘管契訶夫對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處理他的劇本始終不甚滿意,但他著名的四齣大作《海鷗》、《三姊妹》、《凡尼亞舅舅》和《櫻桃園》卻都是莫斯科藝術劇院的製作下發光發熱,而契訶夫在當時所寫下的這些新文本,也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不得不去開始研究並發展新的表演形式來因應,而這也造就他對後世影響深遠的自然寫實表演訓練體系。

劇場導演、台南人劇團藝術總監 呂柏伸

象徵

  母親臨窗許久。我就近張望,不時三兩隻雀鳥棲停在窗台盆花間。她將小米倒在托盤,移至牠們憩息之處。就如此看了一個下午。看來往的雀鳥還是雀鳥,飛翔還是飛翔。瑣細交談。沒有隱喻。沒有難解的死亡使事物貌似象徵。沒有進入詞語,成為失敗的句子。一齣首演失敗的作品。我們只是看著雀鳥輕啄小米,然後飛離。那唯有契訶夫能洞穿之日常,「看這隻海鷗也一樣,顯然也是個象徵,不過,很抱歉我不了解……」我想起他並默唸著妮娜的台詞。

作家、《幼獅文藝》主編 李時雍

藝術還是永久的

  九月初的一個晚上,丘光帶我們在莫斯科城中心閒逛。 突然他對我說:「快抬頭看, 屋頂有海鷗的標誌。契訶夫的《海鷗》在這個劇場演出,終於成功了。」這就是鼎鼎大名的莫斯科藝術劇院, 前面的一個小廣場還有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另外一位導演丹欽科的銅像。

  這一場「偶遇」,令我禁不住想到幾十年前在台大外文系四年級修的「西洋戲劇選讀」的課,黃瓊玖教授親選的教材,內中就有《海鷗》。這是我第一次讀到這位俄國大師的作品,從此愛上了十九世紀的俄國文學。這本由丘光翻譯的新譯本的出版,對我有「劃時代」的意義。 時代變了, 藝術還是永久的。

香港中文大學講座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 李歐梵

如何擁有一隻海鷗?

  於蔚藍海岸之上的海鷗,大大伸展健美的翅膀盤旋覓食。這時一個輪廓模糊的獵人擎著長槍斜跨在退潮後的暗礁上,兩聲槍響意外地並不響亮,反倒像一陣久病的悶哼,空中的身影便失去動力往下墜落。

  倘若此時海鷗尚有氣息,該將牠帶有褐紋的頸子直截扭斷,還是將牠攜回療傷,而後再豢養於籠中?

  一隻被囚禁的海鷗被剝奪了自在飛翔的能力,還是海鷗嗎?一隻死去的海鷗,與海鷗的習性斷絕,還是海鷗嗎?

  親手擄取海鷗的獵人,立在崖邊陷入進退兩難的苦思。
 
詩人 夏夏

有一齣喜劇在未來

  我在構思一齣關於《海鷗》的戲,是把劇中的戲中戲完整寫出來。《海鷗》一開場的戲中戲沒有標題,契訶夫只給出片段台詞,還有出現紅眼睛的舞台效果。但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個劇本很有趣,更激進,更像當代的新文本。原本妮娜對這齣戲根本不瞭解也不喜歡,可是到了第四幕的最後,她忽然懷念起這齣戲,還朗讀了一大段獨白。如果寫得出來,我的人生就是喜劇了。
 
台北藝術節藝術總監 耿一偉

讓人真正感動

  契訶夫的劇作中,我最喜歡的是《海鷗》,其次是《凡尼亞舅舅》。隨著自己年紀的增長,每次重讀契訶夫的劇本都讓我越發讚嘆。懂得技巧的藝術家很多,真正讓人感動的,其實很少。契訶夫與二十世紀後喜歡擁抱主義標籤的藝術家們是多麼的不同啊!
 
作家、東華大學英美語文學系教授 郭強生

不再害怕生活

  二十年前,莫斯科藝術劇院來台灣演出《海鷗》。當年那個坐在國家戲劇院四樓最後一排的小女生,和故事中的妮娜一樣,熱愛表演,但什麼都不懂。二十年過去,經過了生活的磨練,我看懂了契訶夫對人性的刻畫,看見他用喜劇包裝的現實人生,而他藉妮娜的口說出的話,仍然提醒著所有嚮往劇場的人們:「我們的事業──無論我們是在舞台上表演或寫作,都一樣──重要的不是榮耀,不是出名,不是我所夢想過的那些東西,而是要能包容。你要能扛起自己的十字架,並且要有信念。我有信念之後,就不那麼痛苦了,當我想到自己的使命,就不再害怕生活了。」

演員、表演指導 陳佳穗

情感教育

  不管經過幾年,重讀幾次,《海鷗》對我而言,總是饒富新意。有時我想這確是喜劇,簡潔諧擬中二世界裡,角色如何用自我戲劇性,將庸常渲染得堪可懷想。有時我想,這其實是悲劇,平白洞穿人們已與想望之未來,徹底隔絕了的悲傷。所有話語,既是徒勞調笑,又是執著熱望,而最奇特的或許是,契訶夫以此話語風格,一再對觀眾演練的情感教育:多年後,我們比較明白,喜劇更是一種漫長的藝術,如他始終的宣稱。這一切,都從《海鷗》開始。

小說家 童偉格

致那個憂鬱並不廉價的時代

  為什麼您總是穿黑衣服?

  這是為我的生活守喪。我很不幸

  這兩句台詞是《海鷗》的開場對話。憂鬱傷感穿越一百多年,仍像一首藍色的詩歌,感染著不同世代,在現實中夢想挫敗的觀眾。戲劇史上,很少劇作家,如契訶夫那樣,以非常有限的作品,打開戲劇史全新的一頁。也許,正因為他並非以技巧取勝,而是探尋時代困局,從平凡生活,觸感心靈顫動的劇作長材。

  一八九○年他到庫頁島旅遊,深入瞭解到俄羅斯社會上的不公平和困境。翌年多處發生饑荒,他便寫出《庫頁島遊記》和其後的小說代表作《第六病房》,正如他對蘇沃林所說:我們有數萬人被關進監獄,我們不講理的任他們墮落、腐化、野蠻下去,把一切罪惡加到他們身上。現在,我們為病人做了不少事。但對監獄的人,我們做了什麼?

  契訶夫在文學及戲劇上,一直是充滿寬容與感性的醫生,面對著病入膏肓的俄羅斯,這份憂鬱情緒一籌莫展,使《海鷗》的鎗響、《凡尼亞舅舅》的記帳、《三姊妹》的火災和《櫻桃園》那斷裂的聲響,宛若最後沉痛的生命吶喊。傷感而不廉價。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副教授 黃建業

人生百味,全入戲

  真實的生活總是這邊多點那邊少點什麼的
  生活的真實也總是與夢想、挫折、榮耀、屈辱同在
  當海鷗從美麗的生物成了櫥櫃的標本
  無望的愛戀、美好的歲月,都在劇中
  振作的、拖滯的、青春的、凋零的
  溫柔的、冷漠的、幸福的、痛苦的
  劇中充滿生命的種種滋味、也有關乎創作的思語
  作者契訶夫說這是「四幕喜劇」,
  但我感覺這劇本一如人生,
  悲歎交加
 
劇評人、「那個劇團」藝術總監 楊美英

戲中戲,套中人

  一八九三年,契訶夫醫生三十三歲,在照顧病人時不意感染了肺結核(當年是不治之症),他知曉來日無多,果然于十年後(一九○四)撒手人寰。

  契訶夫醫生寫作調門向來不算高,卻先天賦有非凡的抒情魅力,兼一付觀照人情世事的冷眼和熱心,還有隨之而來的,他獨而特之的機智及幽默感。

  《海鷗》發表于一八九六,是他暮年四大名劇的漂亮起手式。在時間和時代雙重壓力下,契訶夫似看透了俄羅斯生活及民眾身上某種宿命性東西,他以此劇咀嚼,回味人生的諸多無奈與輪迴,探討有關新舊世代,藝術人生,內外真假的存在命題,而將一切歸結於「套中人」式的荒謬人生:每個人既是一部「戲中戲」,也是某種不自知的丑角。

  有意思的是,這四大劇乍看皆悲愴,蒼涼無比,契訶夫卻始終堅持,他寫的是「喜劇」。而這也是,除了形式表層上的突破,契訶夫留給現當代劇場最逗人深思的啟示。
 
詩人 楊澤

要相信,並且誠懇

  一九九四年初,莫斯科藝術劇團在台北國家劇院演出《海鷗》。我受邀參與作業,得以更認真探索契訶夫,引發的思考不斷啟發我日後的生活與俄國文學教學。女主角妮娜常說自己像海鷗,嚮往美和自由;也像流浪者,永遠高低盤旋,尋尋覓覓。歷經挫折,妮娜終於明白,莫將生命的價值寄託在別人掌聲裡,要相信並誠懇喜歡自己的追求,才能即使受傷,繼續勇敢,展翅飛翔。契訶夫卓越的哲學深度和文化高度引導人們學習悲憫,看見希望,是此劇的重要價值。

台大外文系退休教授 歐茵西

我擁有的

  八年前我在英國買了一鎊的《海鷗》二手書時,我只看得見妮娜,一心一意想成為一個演員的女孩。八年後我讀著這本新譯的《海鷗》,我卻被裡面兩位寫字的男士勾著心。八年前,我正為該如何成為好演員而每日愁容滿面,對未來的恐懼拉扯著一個不健全參雜著幻覺的夢想。八年後的今天,我一邊演戲一邊有了自己的出版品,努力創造文字讓自己滿足,同時小心渴望著讚賞與肯定。原來「無論我們是在舞台上表演或寫作,都一樣──重要的不是榮耀,不是出名,不是我所夢想過的那些東西,而是要能包容。你要能扛起自己的十字架,並且要有信念。我有信念之後,就不那麼痛苦了,當我想到自己的使命,就不再害怕生活了。」是的,我已不再害怕。謝謝你,契訶夫。
 
演員作家 鄧九雲

沒有人知道

  我們都是特列普列夫,年輕而躁動,以為自己的熱情可以改革劇場、改變世界,甚至不惜舉起獵槍,射殺一隻無辜的海鷗,而振振有辭、而指控著是因為他人(尤其最深愛的那些)的墮落與背叛,那時,我們都是他,當我們在荒涼滄桑的廢棄工業空間騎著腳踏車、煮著咖啡、燉著牛肉搬演我們的契訶夫。後來我們都是妮娜,但沒有人承認,我們又回到同一個地方、再一次搬演同樣的戲,大家都識相地不點破彼此身上的失敗,只有我跟海鷗哭了,但他已經死了,知道世界不會再回到那個青春,而妮娜還在劇場的貧窮裡,就要老去。冬天來了,我讀著寺山修司的短歌:「排練場的夜晚的角落,沒有人知道,我埋藏了契訶夫的海鷗。」
 
劇場導演、人力飛行劇團藝術總監 黎煥雄

喜劇的深度觀點

  我感覺,在十九世紀末的劇場中,現代主義真正的革命者不是開創劇場社會意識或表現主義天馬行空手法的易卜生和史特林堡,而是似乎無為而治的契訶夫。他以貌似寫實主義的手法,抽掉戲劇衝突,重新定義何謂「戲劇性」,創造出一種更像生命本身的戲。因為藝術本來就都是造作的,「像生命」就「不好看」,必須是懂的人才懂得看,如同懂得觀看日常周遭生活的流動一樣。

  深度來自觀點。在《海鷗》和《櫻桃園》兩部主要作品標題下,契訶夫給的副標題是「四幕喜劇」。「喜劇」就是觀點。如此充滿世間一切悲苦、掙扎、不滿足的戲,如何能理解為「喜劇」?《海鷗》以主角自殺為結局;「三姊妹」最後註定過著平凡無味的生活,直到永遠;《凡尼亞舅舅》幕落前的經典詞句,總能隨時令我起雞皮疙瘩,是如此的無助,在沒有希望中尋找一種勉強讓生命過下去的說法。或許「喜劇」的線索來自《櫻桃園》,當整部戲關鍵事件──櫻桃園被賣掉的時間點發生在無人意識到的時刻,我們恍然無奈的笑了:原來人類這麼不進入生命的狀況。

  有了契訶夫,很多事都變得可能。喜劇可以有新的定義,深度可以有新的境地。

劇作家、導演、表演工作坊藝術總監 賴聲川

雅致與溫柔的眼光

  我很早以前就喜歡契訶夫,他的文筆洗鍊犀利、敘事幽默詼諧,以樸實平淡的語氣諷刺人生。契訶夫的小說與劇作中,沒有高潮迭宕的情節,也不見曲折離奇的鋪陳,他以生活本來面貌來描繪生活,透過對平凡人物的側寫,反映出身而為人的侷限與苦悶,《海鷗》可說是其中經典代表。

  我常把契訶夫與卡繆一起討論,在他們筆下,冰冷堅硬的現實被切割成生動柔軟的場景,以連貫的方式述說不連貫的超現實。對我來說,契訶夫是一位充滿信心的哀傷哲學家,指引著我們,以雅致與溫柔的眼光看待世界的殘酷。

作家、知名節目主持人 謝哲青

譯後記

我看見三隻海鷗──翻譯契訶夫的《海鷗》
丘光


  契訶夫的《海鷗》在某個年代大概是許多文藝青年的初戀,裡面有激情理想與冷酷現實的擂台,也像是一座由夢想花園和現實泥濘所交疊的迷宮,身在其中讓人想急於解決人生課題,卻往往找不到標準答案,實在很能夠消磨年輕時候的盛氣。

  從普通讀者到譯者之間,往往有一大段路,因為翻譯是最深刻的閱讀,需要慢慢咀嚼消化文本中的每一個細節。這幾年當我想要翻譯更多的契訶夫,就越是覺得自己了解的契訶夫總好像缺了什麼。契訶夫的創作與生活息息相關,因此他的筆記、書信、同時代人談及他的文章與談話等,都必須揀選來讀。這是負擔,也是迷人的準備作業,尤其他的書信非常有意思,讓我得以看見更寬廣的契訶夫世界。

  《海鷗》從各層面來看,都可以說是進入契訶夫核心的一部重要作品,一、它是最具個人生活色彩的作品,反映了作家自己與同時代人的社會情況和心理樣貌,二、傳達了豐富的創作心路歷程,劇中主角有四位半是作家和演員,用多聲複調來傳達文藝工作者的世界觀,三、同時提問了創作的困境以及尋求出路的渴求──這些都是我想要新譯《海鷗》的原因。此外,更主要的是,反覆閱讀《海鷗》感覺到它極具現代性,它不僅呈現當時的社會,也犀利地穿越時空,預見了我們當下社會的人的困境。當我們讀到劇中的年輕作家特列普列夫為創新而強說愁,會不禁想到我們自己身上或多或少的死文青性格,看到過氣女演員阿爾卡金娜眷戀過往的名聲,會想到我們心底那份壓不住的自我感覺良好的虛榮,看到被現實生活牽著走的成名作家特里戈林,會想到自己的意志其實比他軟弱多了……

  無論對契訶夫或彼時的讀者觀眾,甚至對現今的人來說,《海鷗》都是劃時代的作品,雖然中文譯本已經不少,我選擇在《海鷗》出版一百二十週年時重新翻譯,相信是有必要也有意義,而且對我個人有重大啟發。契訶夫寫的正是身為一個人面對社會所遭遇的問題,或者說是個人理想與現實生活衝突所產生的感受,當個人化身為海鷗時,該要順著自由的意志飛翔,還是遷就現實的障礙停息,兩者之間拉扯的過程就是這部作品關注的重心。

  我試著感受契訶夫文本的時空,以當下的眼光來詮釋翻譯,漸漸地,好像看到了一些東西,我寫下來作為後記,或許現在還只是輪廓,不論以後是否有機會描繪出全貌,這段跟契訶夫的劇本一起走的路都是美好!

  看戲、演戲到寫戲

  契訶夫從小便愛看戲,喜歡參與家庭戲劇演出,十八歲仍就讀中學的時候,就寫了一齣長篇幅的戲《沒有父親的人》(或稱《普拉東諾夫》),但生前未發表。大約十年後他已經是頗有名氣的小說家,一八八七年受莫斯科的科爾什劇院老闆的邀請寫戲,他很樂意,花十天就寫完劇本《伊凡諾夫》(這個最初版本是四幕喜劇),同年十一月在該劇院首演獲得成功,但評論反應兩極,此劇雖然排不上契訶夫的名劇之列,也堪稱他在一八八○年代最重要的一齣戲,這是契訶夫第一齣被搬上舞台的劇本,劇中也含括了「破壞戲劇形式規則」、「以平凡人為主角」、「劇裡沒有天使,也沒有惡棍」、「沒有誰對誰錯」等後來他所強調的新戲劇特徵。

  契訶夫似乎特別愛喜劇類型的戲,《伊凡諾夫》的後一年他寫了兩齣獨幕笑鬧劇(或稱輕歌舞劇)──《熊》和《求婚》,票房都不錯。但接著寫的喜劇《林妖》,在一八八九年底於莫斯科的阿布拉莫娃劇院首演反應不佳,讓契訶夫嘗到挫折,此劇多年後被改寫為四幕鄉村生活劇《凡尼亞舅舅》。從《林妖》失敗之後到《海鷗》創作之前,五年間他只寫了五部獨幕劇,其中就有四部是笑鬧劇。

  總計契訶夫一生連改寫版算在內共創作約二十部劇本,其中喜劇、輕歌舞劇、笑鬧劇這類以「笑」為主導的劇就占了超過五成,包括初進劇場界的《伊凡諾夫》、自己很看重的創新劇《海鷗》和生命中最後一齣《櫻桃園》,這三齣關鍵的戲的副標都是四幕喜劇,相當值得玩味。……

  (本文摘自《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修訂版] 譯後記)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714334
  • 叢書系列:經典文學
  • 規格:平裝 / 176頁 / 14.5 x 20.5 x 1.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修訂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海鷗
第一幕

 
在索林領地裡花園的一處。有一條寬闊的林蔭道從觀眾席往花園深處朝湖邊而去,道路被一座匆忙搭設給家庭戲劇演出的舞台給圍住,因此完全看不到湖。舞台的左右是樹林。幾張椅子,一張小桌。
 
太陽剛剛下山。舞台上,雅科夫和幾位工人在落下的布幕後面;傳來咳嗽聲和敲打聲。瑪莎與梅德維堅科散步回來,從左邊走過來。
 
梅德維堅科 為什麼您總是穿黑衣服?
 
瑪莎 這是為我的生活守喪。我很不幸。
 
梅德維堅科 為什麼?(陷入沉思)我不了解……您身體健康,您的父親雖然不算富有,但生活也夠寬裕了。我過得比您要艱苦多了。我每個月收入才不過二十三盧布,還要扣掉退休津貼保費,我都沒有守喪。(兩人坐下)
 
瑪莎 問題不在錢。窮人家也可以幸福。
 
梅德維堅科 這是理論,實際上是:我月薪才二十三盧布,要養母親、兩個姊妹和小弟弟。難道我們不用吃喝嗎?不喝茶吃糖嗎?不抽點菸嗎?這種情況下你試著去打點看看。
 
瑪莎 (轉頭望向舞台)戲馬上開演了。
 
梅德維堅科 對。演戲的是扎列奇娜雅,寫戲的是康斯坦丁‧加弗里洛維奇。他們彼此相愛,今天他們將努力創造一個共同的藝術形象,心靈交會融合。而我和您的心靈,卻彼此沒有共通點。我愛您,心煩得沒辦法待在家裡,我每天徒步六里路走到這裡,又徒步六里路走回去,從您那邊得到的,卻只有冷漠。這可以理解。我沒財產,還有個大家庭……誰會想要嫁給這種連自己也顧不得吃的人呢?
 
瑪莎 胡扯。(嗅鼻菸)您的愛情讓我感動,但我無法回報,就是這樣。(遞菸盒給他)您來一點吧。
 
梅德維堅科 不要。
 
(停頓)
 
瑪莎 悶啊,夜裡大概會下暴雨。您總是高談闊論,不然就老是講錢。照您的看法,沒有什麼是比貧窮還更不幸的,但就我看來,就算一身破爛去乞討也要好上千百倍,總比……不過,您不會了解這個的……
 
(索林和特列普列夫從右邊進來)
 
索林 (拄著拐杖)老弟啊,我住在鄉下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不用說也知道,我是永遠不會習慣這裡的。昨天我十點躺下睡覺,今天早上九點醒來,心裡有種感覺,好像因為睡得太久而腦子黏住了頭殼,像是這類的事。(笑)然後午飯後不知不覺又睡著了,現在我整個人累垮了,常常作惡夢,總之……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台日合作,莫仁異想鉅作《噩盡島》動畫化啟動!莫仁經典小說展3本79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兒童自然生態展(止)
  • 運動瘦身展(止)
  • 考情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