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文學一甲子1+2套書:吳晟的詩情詩緣、吳晟的文學情誼

文學一甲子1+2套書:吳晟的詩情詩緣、吳晟的文學情誼

  • 定價:840
  • 優惠價:7588
  • 優惠期限:2024年06月15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出身農村,荷鋤握筆的大地之子
創作一甲子以來,最真摯深情的回顧

  他的創作根著於土地,和社會脈動息息相關。
  他的閱讀歷程,猶如一張廣闊的文學地圖。
  他的詩開闢出台灣文學的新路線,也是對母鄉的誠摯告白。
  他的風格從沉鬱走向明朗,創造出了獨特的色澤。

  《文學一甲子》輯為二冊,是吳晟創作生涯的集結,以「詩」為核心,輻射出珠玉斑斕的篇章,構築了一條雋永動人的文學路。

  《文學一甲子1》
  卷一「文學起步」:審視創作來時路,不順遂的求學過程,文學成為一扇心靈的窗口。少年吳晟的文學足跡,啟蒙於台灣農村,他作為一個文學家的基調此時已隱然確立。

  卷二「一首詩一個故事」:每一首詩背後不同的際遇和命運,當他因緣際會與這些作品「重逢」時,又隨著讀者不同的詮釋,而讓詩作產生新的質變和意象。

  卷三「詩與歌的故事」:吳晟的詩受到許多知名音樂人的青睞,有的成為民歌,有的成為交響樂,有的製作成專輯,有的一度成為禁歌。

  卷四「詩集因緣」:記載五部詩集出版時的背景,從不顧家境清寒也要自費出書的《飄搖裡》,到現代主義風潮的異軍《吾鄉印象》,以及獲得台灣文學獎的《他還年輕》等等。

  卷五「文學獎」:收錄歷年獲得文學獎的感言,每一次獲獎都是創作的里程碑。

  《文學一甲子2》
  卷一「文學情誼」:因為文學機緣而結識的友人,記錄他們的生命歷程、寫作轉折、美學特質等等。吳晟不只閱讀已經成名的作家,對文學新銳、青年世代、藍領階級,也用心看待,常常成為他們作品的優先閱讀者。

  卷二「未完成的編輯夢」:兩度受邀北上擔任編輯職務,但因農事與家務的考量,不得不放下編輯的夢。而在編選兩本詩選的過程中,也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波折。

  卷三「詩與我之間」:與詩連結的人事物,書寫詩壇長者的淡泊誠懇,與文學前輩的知遇之感,或記錄過去完成的組詩,或觀看自己最具代表性的影像時,那難以言喻的凝重和蒼茫。
 
  卷四「追念」:緬懷那些走進時光隊伍的友人,他們不滅的文學火焰,依然在吳晟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記。

專文推薦

  「這套書乃是以『回望』與『反芻』為基調。回望文學履痕的軌跡,回望創作歷程中,許多難忘的長輩詩友。也反芻詩的記憶,反芻生命與詩的關聯。在反芻中,許多細膩的思考重新被提起,許多創作之際的心境與遭逢也因之具體地放大顯影。」──施懿琳

  「吳晟就如他的詩作〈土〉,既是揮鋤者,也是那片寬厚的土地本身。他日日閱讀、思考、書寫,『安安份份握鋤荷犁的行程』,然後躺臥成一片豐饒田土,讓世代青年落土湠生。」──楊翠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吳晟

 
  1944年9月8日生,本名吳勝雄,世居台灣彰化縣溪州鄉圳寮村。屏東農業專科學校(現已改制為國立屏東科技大學)畢業後,任教溪州國中;教職之餘為自耕農,親身從事農田工作,並致力詩和散文的創作。2000年2月從溪州國中退休,兼任靜宜大學、嘉義大學、大葉大學、修平技術學院(科技大學)、東華大學等校駐校作家及專業講師,教授。1980年應邀參加美國愛荷華大學「國際作家工作坊」,為訪問作家;2020年東華大學授予名譽文學博士學位。 著有詩集《泥土》(吳晟20世紀詩集)、《他還年輕》(吳晟21世紀詩集);散文集《農婦》、《店仔頭》、《文學一甲子1:吳晟的詩情詩緣》、《文學一甲子2:吳晟的文學情誼》、《筆記濁水溪》、《我的愛戀我的憂傷》等。
 

目錄

《文學一甲子1》
【推薦序】情牽吾鄉六十年/施懿琳

卷一、文學起步
盛夏草原
青春南風
文學起步
文學現場
附錄:王聰威的信
樹林小鎮

卷二、一首詩一個故事
不可暴露身分
撿起一張垃圾
情詩抄襲
詩畫有緣.人無緣
人有緣.詩文無緣
軟弱的詩
石板上的詩
我不久就要回去
過客
思考與行動
詩人畫像
悲傷的缺口
退休紀念
我們自己的鄉愁
雨豆樹下的「負荷」
詩.時代的見證─重回七○年代,綠卡風潮
〈堤岸〉無限延長
詩緣續篇
附錄:三十年的約定(悅眉)
仿作:我不和你談論
土地從來不屬於吳晟

卷三、詩與歌的故事
吾鄉印象.序說
故鄉的牽牛花
甜蜜的負荷─庄腳歐吉桑走星光大道
一搭一唱父子走唱團
歌詩返農鄉
附錄:期盼更多的農村音樂─聽交工樂隊在美濃的演唱會

卷四、詩集因緣
之一:《飄搖裡》
之二:《吾鄉印象》
之三:《向孩子說》──負荷綿綿
之四:《吳晟詩選》(再見吾鄉)
之五:《他還年輕》(也許,最後一冊詩集)
之六:《吳晟詩文雙重奏.越南文版序》
之七:收尾.世紀詩集《吳晟二十世紀.二十一世紀詩集》編後記

卷五、文學獎
之一:優秀青年詩人獎感言
之二:寧失之樸拙──第二屆中國現代詩獎.詩創作獎得獎獻辭
之三:文學是我緊密相隨的友伴──第四屆磺溪文學獎特別貢獻獎
之四:「第三十屆吳三連文學獎新詩類」得獎感言
之五:書寫與行動──二○一五台灣文學獎新詩類金典獎
之六:文學傳承──第二十一屆台灣文學家「牛津獎」得獎感言
之七:深情而不專情

附錄
《文學一甲子1:吳晟的詩情詩緣》篇目
《文學一甲子2:吳晟的文學情誼》篇目
發表索引

《文學一甲子2》
【推薦序】長情的台灣閱讀者/楊翠

卷一、文學情誼
沙穗詩集《燕姬》
暢遊天下一女子──呂慧《隨我走天涯》
故鄉──寫給汪其楣《大地之子》
再不尋找,將完全失去──康原《尋找烏溪》
超越哀歌──瓦歷斯.諾幹《伊能再踏查》
傳承台語歌聲──路寒袖《歌聲戀情》
農民文學之美──讀鍾理和一些感想
難能可貴的創作動力──葉怡君《島國軌跡》
至性至情.文如其人──陳銘磻《父親》
文學建築.小說大樓──讀王定國小說
文學家庭的美好典型──李瑞騰、李時雍《你逐漸向我靠近》
持續「慢慢趕」──讀蔡文傑的詩文
從夢想到實踐──漂鳥計畫《漂鳥.築巢》
巡山三十年──劉克襄詩集《巡山》
島嶼的鮮明圖像──方秋停《原鄉步道》
午後讀詩──曾美玲詩集《午後淡水紅樓小坐》
衝破逆境的見證──蔡秀英《我和我的檳榔攤》
詩,從一種生活方式──鴻鴻詩集《仁愛路犁田》
南風的味道──鐘聖雄、許震唐合著《南風》攝影集
大器散文──邱坤良《驚起卻回頭》
一輩子的情誼──《天河之水》詩文集
簡樸生活、素樸小說──葉宣哲《小鎮醫師診療物語》
我們的島、我們的柯師傅──柯金源《我們的島》
生活佇溪邊的人──張日郡《背水的人》
燦爛的笑容──雅子《讀心樹》
開闊歷史視野──王鴻濬《花蓮林業三部曲》閱讀心得札記

卷二、未完成的編輯夢
架起一座橋──《大家文學選》出版緣起
誠惶誠恐話編選──《一九八三台灣詩選》編選工作報告
詩選何罪
未出世的詩選
親近文學──台中縣台灣文學讀本
繪寫自己的生命航圖──青少年台灣文庫散文讀本《遊戲開始》編序
未完成的編輯夢──記瘂弦老師

卷三、詩與我之間
溫厚的長者
好為人師
落實文學教育
拒絕序文
在天橋上看自己
良緣
書籤
不知名的海岸
詩名
手抄本
我認識的莫渝
土地的聲音──我的年輕朋友
為筆名致歉
找回最初的感動
天才的香味
君子風範的褓姆──我和洪範書店的淵源

卷四、追念
衝擊──悼念保羅.安格爾
如你還在──致洪醒夫
不該被遺忘的出版家──回憶沈登恩
謙和的文學推手──悼念好友武忠
寬厚正直的紳士──悼念獻宗大哥
公園以你為名
最敬愛的文學兄長──感念陳映真
深情詩人──追念羅葉
王拓與我──追憶我們的時代
感念胖哥
附記:悼念文

附錄
《文學一甲子:吳晟的詩情詩緣》篇目
《文學一甲子:吳晟的文學情誼》篇目
發表索引
 

推薦序

情牽吾鄉六十年
施懿琳


  一九五九年開始在詩壇初試啼聲的吳晟,一直以來創作不輟,至今已歷經了六十多年。六十年,何其漫長的歲月,吳晟的文學成就豐碩斐然。今天將出版《文學一甲子》,是他對創作生涯的一個總回顧。這套書輯錄他一九六九年至二○二一年的作品,共分兩冊。第一冊《吳晟的詩緣詩情》,分為「文學起步」、「一首詩一個故事」、「詩與歌的故事」、「詩集因緣」、「文學獎」五卷;第二冊則有「文學情誼」、「未完成的編輯夢」、「詩與我之間」、「追念」四卷。這是吳晟在文學上的自我定位,雖然曾先後出版多本散文集:《農婦》(一九八二)、《店仔頭》(一九八五)、《無悔》(一九九二)、《不如相忘》(一九九四)、《筆記濁水溪》(二○○二)、《我的愛戀.我的憂傷》(二○一九),但他還是以「詩人」自許。詩,是生活的映現,是生命的深刻省思。透過詩,生命的印痕更加深刻;透過詩,生活的困頓、迷惑因之獲得一定程度的消解。吳晟這套書便是以「詩」為核心,輻射出來的一篇篇文章,處處可見詩人藉由寫詩、讀詩以及與文友互動,來進行對生命的思考與反省。

  文學起步

  第一冊第一卷「文學起步」,共收錄了五篇文章,除了第一篇少作外,其他四篇都是二○○○年之後的作品。這是詩人對青年自我的一個回望,審視創作生命軌跡裡最初的源頭。從自負輕狂又坎坷多挑戰的中學時期,歷經南台灣「太陽城」諸多俊材集結的大專階段,吳晟作為一個文學家的基調此時已隱然確立。這部書收錄了一九六九年寫的〈盛夏草原〉,且安排在全書之首,我想吳晟是有意要讓讀者透過年少輕狂的「氣口」,更貼近地了解青年時期的他與志同道合的夥伴,如何意氣風發地在陽光晴美的南台灣做他們「文學大夢」的美好過往。那真是個心比天高,不識愁滋味的歲月:「我們肯定,將來徐家駒必定是不可一世的大音樂家,黃志廣必定是本世紀優秀的詩人,郭仲邦一定是名垂千古的大畫家,我呢?在小說界起碼佔有一席之地……憑我們幾個人的絕世才華,必將為文藝界開創出不朽的新景象。」也就因為有這一群「自命不凡」的文青,才可能在當時榛莽待啟的本土文學荒原,披荊斬棘,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道路來。二○○二年以追憶之筆發表的〈青春南風〉,寫的是屏東農專時期,在國境之南主編校刊《南風》,以及與同好組織文學社團的歷程,期間曾遭遇到思想管束,幸而有師長的關照袒護,才得以平息風波。作為「南風的旗手」,吳晟不只結識了多位年齡相仿的同儕:曾建民、顏炳華、徐仁修、黃志廣(沙穗),更與接棒的學弟妹有綿長密切的連結,比如為詩集《吾鄉印象》設計封面的任凱濤、為詩集《泥土》、散文集《店仔頭》作封面版畫的陳義仁……最重要的是學妹莊芳華,擔任吳晟編《南風》的第一任助理,因彼此志趣投合而結為連理,更成為一生為理想而並肩奮鬥的最佳伴侶。第三篇〈文學起步〉是本卷代表性之作。時間追溯到更早,從國小一直到高中階段,也就是尚未到南台灣之前,吳晟細述出身彰化溪州偏鄉農家的自己,如何透過閱讀,逐步種下文學根苗。國小五年級,個性開始趨向沉靜的吳晟,對班級訂閱的《小學生》雜誌感到興趣,該雜誌刊登的課外讀物廣告吸引了他,於是透過郵購,主動閱讀了許多東方出版社為兒童改寫的經典文學作品,這是吳晟文學啟蒙之始。到了初中階段,縣籍作家潘榮禮編的文藝雜誌《新生文藝》,為吳晟開展了更寬廣的文學視野,其後從北斗初中轉學至彰化中學,更讓他享有一座宏大寬敞、藏書豐富的學校圖書館,而得以飽覽諸多世界名著以及大量的通俗小說。熱愛文學、關注文壇的他訂閱了一九五○、一九六○年代許多重要的文藝雜誌,比如《藍星詩頁》、《現代詩誌》、《野風》……這對頭腦最清明、感情最豐沛的青少年而言,無疑是豐饒的文學沃壤。當時偏好新詩,因此到書局購買了許多中國五四時期的白話詩人作品,也嘗試接觸當時在彰化高工任教的林亨泰現代主義詩集。遇到喜歡的作品,不管是小說或詩歌,便以工整的字體逐一抄寫、反覆閱讀。這樣的浸潤、溫燖,激發了他寫作的慾望。大量閱讀的同時,也開始提筆寫詩,並發表於學生刊物,乃至於其後有機會發表在全國性的《野風》、《文星》等雜誌上。更重要的催化劑是他轉學到台北就讀高中,牯嶺街、衡陽路、重慶南路琳瑯滿目的書店,以及詩人周夢蝶在武昌街擺設的書攤,成了他最愛的去處。大量的書籍與雜誌拓寬了這位文學青年的眼界,閱讀領域逐漸擴大,不只是文學著作,政治性、哲理性的書籍,乃至當時文壇、政壇、思想界的動向,都成了這位「北漂」青年關注的對象。吳晟自云:「不斷衝擊之中,帶領著我建構了自由主義批判見解的粗淺基礎,許多中國、台灣歷史的認知、價值判斷,和一般『正規』的反共體制教育,有很大差異,對我往後的人文思維,社會關切的詩風,應該有很大的影響。」這不僅是吳晟個人創作起始的回顧,也可以提供給有意以文學創作為志業的青少年參考。誠如吳晟在文末所說,這段曲折而豐富多彩的學習歷程:「就像武術功夫的蹲馬步,這些閱讀和習作,大致培育了我的文字能力、文學品味的起碼基礎,引領我邁開了文學馬拉松的起步。」

  一首詩一個故事

  法國學者羅蘭.巴特認為一部作品完成之後,作者便已然死亡。文本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體,作者再也不能予以干預。這話有一定程度的可信度,但是,換個角度想:文學作品何嘗不能視為作者與讀者之間彼此糾結、相互映照的網絡。作品完成之後,並不表示書寫的真正終止。因著讀者的回應,它所投射的光影往往會返照到作者身上,並因此再度由作者筆下映射出異樣的姿采。它可能是原始作品的迴音;它可能是原來意象的N次重疊;它更可能因著讀者不同的迴響,而產生異質的變化。吳晟第一冊卷二「一首詩一個故事」便具有這樣的書寫特色。

  在這一卷裡,吳晟回憶起過去寫過的一首首晶瑩剔透的詩,而後,述及每一首詩流落到人間之後不同的際遇與遭逢。〈不可暴露身分〉寫他收入教科書的詩作〈負荷〉,在某年成為高中聯考考題,而大兒子竟是應試者,那種既欣喜又複雜的心情。〈撿起一張垃圾〉則是吳晟在七○年代中期寫的動人的詩〈獸魂碑〉,十多年之後在偶然的機會裡,發現它竟然成為二二八追悼會製作的宣傳品,過去隱藏在字裡行間的心事,到了九○年代已成為可以公然向執政者控訴的宣言了。對此,關心台灣處境的吳晟,一方面感到欣慰,一方面忍不住省思道:「重讀一遍卡片上〈獸魂碑〉的詩句……內心不禁深感沉痛。而詩的寫實或隱喻,對於這樣龐大的社會悲劇,可有什麼絲毫作用嗎?」在智慧財產權觀念還不甚明確的時代,詩人每一篇心血的結晶,就像是從天上流散到人間的骨肉,生死難卜。誰知道它會流落到何方?它將出人頭地?還是從此湮滅蹤影?或許在某個時刻,孩子們驀然與自己的生身父母相逢了。然而,會是在什麼樣的情境,以什麼樣的面目重見?沒有人知道!吳晟寫席德進題畫詩的〈詩畫有緣.人無緣〉,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席德進過世之後,吳晟兩度因他人轉告才知悉,席曾在畫作《人》上題了《吾鄉印象》系列中的〈稻草〉一詩;又在另一幅一九七二年的水墨畫上,題了吳晟的〈序說〉、〈沉默〉兩首詩。因為未署作者姓名,一度讓人誤以為是席德進的詩,吳晟因此有著微微的失望。然而,隨即又轉念道:「世間知音何其難得,卻相隔將近四分之一世紀才發現,已無緣相識。翻閱鄭惠美女士這本介紹席德進畫作的專書,感激之情,混雜著無比感傷,油然而生。」人與人的相惜,原本彼此可以不必然要照面,也不必然要透過言語來讚揚。一位名畫家在他關心的所在,畫出斯土斯民,在圖畫的空白處寫出他最鍾愛的詩句,這就夠了。這甚至比當面誇讚,要更真實懇切呢!

  詩不只可以題畫,亦可以走入與真實人生更為貼近的舞台表演。〈過客〉一文,提到好友汪其楣在當時發表的劇作《人間孤兒》裡,曾安排演者朗誦了吳晟所寫的〈過客〉,同在座上欣賞的,還有另一個同題詩的作者鄭愁予。觀眾席裡在後座的姚一葦對身邊的鄭說:「愁予,在唸你的詩耶!」「是吳晟的詩,不是我的。」是的,請仔細聽來:「美麗的蹄聲╲一批又一批,達達而去╲你也達達而去╲我不禁深深疑惑╲什麼時候,到了什麼地方╲你們才是歸人╲才不再是過客」,原來是平面的文字書寫,因著特殊的因緣,立體化了。不僅在眾人面前朗聲誦讀,甚至竟然是當著原先反諷者的面來演詩,這恐怕是作者始料未及的吧?

  除了詩歌的引用與運用,亦有許多是吳晟詩的隱性讀者,他們默默的賞析吳晟的詩,卻不一定為吳晟所知悉,〈詩緣續篇〉說的就是這樣的故事。一九八一年十月,返鄉教書農耕已十年的吳晟,偶然的機會裡在街上一家小書店翻閱剛出版的《農業週刊》,其中竟然有一篇是賞析剛剛收入國中國文教科書的詩篇〈負荷〉。這篇作者署名「悅眉」,題為〈為泥土寫詩的年輕人〉的文章,乃是下篇,上篇究竟寫了甚麼?作者是誰?這個疑問一直懸在吳晟心中,直到二○一○年,才透過「農村陣線」在吳晟書屋舉辦活動的機會,與移居美國的柳惠容取得聯繫。這位台大中文系畢業的女性,在學期間曾經和楊澤、苦苓、羅智成、廖咸浩等組織現代詩社,一九八一年任教於台南女中的她,應《農業週刊》之邀,開闢文學欄,賞析現代詩。除了〈負荷〉外,還賞析了吳晟的〈泥土〉、〈稻草〉、〈水稻〉、〈路〉等作品。原來當時在吳晟的農村系列詩創作不久後,不只獲得詩壇前輩的青睞,也有隱於民間的文藝青年以清新的文字、純樸的筆調,向農民們推介好幾首親近土地的詩篇。而吳晟當時翻閱《農業週刊》的好奇與疑惑,經過三十年懸宕,終於有機會豁然而解,這是多麼美麗的相逢。

  詩與歌的故事

  詩不只可以透過視覺呈現,更有著聽覺上動人的旋律和美感。寫就的詩有的成為畫作的題材,有的化為一篇篇動人的樂章,在第一冊卷三「詩與歌的故事」裡,《吾鄉印象》的序說由歌手羅大佑唱成了悠揚而動人的樂音,〈土〉由台北藝術大學賴德和教授譜成雄渾的交響曲,寫農村變貌的〈牽牛花〉則譜成清純的民歌。令吳晟感到欣慰的是,當年與羅大佑頗投合的次子吳志寧,歷經與乃父相似的曲折學習歷程後,以其音樂天賦成了知名的音樂創作者與演唱者。二○○八年在當時文建會主委邱坤良大力支持、國立台灣文學館贊助、賴和文教基金會承辦、風和日麗唱片公司發行下,吳志寧製作了兩張可貴的CD,《吳晟詩.誦》與《吳晟詩.歌》,後者由多位音樂創作者,將吳晟的詩譜曲演唱,每位歌手各自展現了不同的風格,傳達了多樣的動人情感。其後,該CD得到入圍「金曲獎流行音樂類」的殊榮,吳晟與吳志寧父子也開始有了父子檔一朗誦詩、一演唱歌的推廣詩歌模式。吳晟寫到:「我聽過多位年輕朋友告訴我,因為聽了吳志寧的歌,很感動,才去讀我的詩。」(〈一搭一唱父子走唱團〉)。「詩」本來就與「歌」不分家,以接近大眾的流行音樂為媒介,詩可以成為社會大眾朗朗上口的歌詞,未嘗不是一種將詩普遍化的方式,尤其是由心靈相通的父子一起詮釋,更得以入木三分。

  詩集因緣

  第一冊第四卷「詩集因緣」,可以清楚地看到吳晟出版五部詩集的創作背景,詩人寫作的態度與當時的心境,對了解其「詩路歷程」頗有助益。〈詩集因緣之一─《飄搖裡》〉寫的是一九六六年由赴美的大哥協助出版第一本詩集《飄搖裡》的原委。從中,我們看到初中時代早慧的吳晟相當豐沛的創作力,罔顧家境的清寒,罔顧升學在即的現實,只是一逕地沉浸在文學想像的王國。若非對文學狂熱至極,篤實溫厚的吳晟應不至於此。是文學讓他迷了心竅,然而,也是文學讓他有了積極奮進的生命指標。〈詩集因緣之二─《吾鄉印象》〉追憶了七○年代,開始與詩壇接軌的文學生涯。「農民詩人吳晟」的原型在此時已然逐漸定調,當整個台灣詩壇籠罩在現代主義詩風下之際,吳晟已然擺脫早年的蒼白感傷,「在文明迅即入侵農村,台灣急速由農業轉型為工商業社會的衝擊下,諸般『時代變化中的愁緒』,混合我長年來孕育自土地和作物的愛戀,點點滴滴醞釀了《吾鄉印象》這一系列的詩篇。」吳晟許多為人朗朗上口的鄉土詩便是寫於這個時候。〈詩集因緣之三─《向孩子說》〉同樣是七○年代的產物。正當人生最忙碌,同時也是創作盛年的吳晟,以鄉土系列,寫出他對農村鄉園的愛;又以孩子系列,寫出他對兒女乃至學生細膩呵護、殷殷期待的情懷。值得注意的是,這系列不純是一個慈父的叮嚀,或一位老師的教誨。書寫的背後,實潛藏著吳晟寬闊視野下,對台灣命運的關懷,對時代與世局的批判。

  八○年代,因著種種緣故,吳晟停了詩筆,轉寫散文。「十多年來雖然出版過《農婦》、《店仔頭》、《無悔》和《不如相忘》四冊散文集,但是,寫詩的渴望不時在內心深處召喚。」在〈詩集因緣之四─《吳晟詩選》〉一文裡,吳晟細細地訴說了九○年代再度提筆寫詩的心境,「活著,不只是身體的,更是心靈上的。只因詩作一直是我和生命最真切貼近的對話,也是我熱愛人世最佳的表達方式。」因此,儘管在思想上、詩藝上都面對創作生涯中最大的困境,儘管現實生活有太多的激憤與傷痛,吳晟還是努力克服萬難,在親友的鼓勵支持下,重振精神,從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一步一腳印的接續完成《再見吾鄉》系列組詩。在這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吳晟內心的掙扎與拉扯:「寫詩的最大悲哀╲也許是除了寫詩╲不知道還有甚麼方式╲可以對抗生命的龐大悲哀」。政治人物的唯利是圖、歷史事實的湮沒不彰,乃至黑金勢力的蠻橫,都讓吳晟無法以冷靜、理智的情緒寫詩來對抗惡質的環境。但是,不寫詩,又能如何呢?〈我仍繼續寫詩〉是一首憂傷,卻又堅守詩學信念的詩:「而我仍繼續寫詩╲或許是大地的創傷、人世的劫難╲一再絞痛我的肺腑╲即使眼淚,也無法平息╲即使大聲控訴,也無法阻擋╲只有尋求詩句的安慰」。是的,只有「詩」才是真正安頓心靈的憑藉,也只有「詩」才能使生命有了皈依處,吳晟作為詩人的特質正在於此。

  就像彩蝶破蛹而出,突破創作困境的吳晟,果然如《吳晟詩選》跋文所說的:「期盼新世紀來臨,我還有能力創造新的格局,開展新的題材。」二○一四年他出版了第五部詩集《他還年輕》,洪範書局在封面標示,這是吳晟「二十一世紀以來全新詩作結集」,收錄了二○○一年到二○一四年的五十二首詩,在「後記」裡,吳晟預告式的說:「很可能,也是我最後一冊詩集。」寫作速度緩慢、寫不好就不寫、在書桌與街頭之間擺盪,這三個因素是主要的致命傷。但,這何嘗不是吳晟之所以為吳晟的特質?他以經過深思熟慮後提煉的意象與情感,寫雄渾而沉鬱的長篇組詩,不躁進、不急切的沉穩態度,不正是他異於其他同時代詩人的最大特色?「寫不好就不寫」,表現了對詩藝與詩情的敬慎、一絲不苟;「在書桌與街頭之間擺盪」更是吳晟最為人敬佩之處。已屆耳順之年的農民詩人,原本計畫在這階段,書寫「長年以來深深潛藏的生命與死亡、生命與自然環境的思索」,二十餘首「晚年冥想」即屬之。然而,因為對家鄉的愛,對土地被粗暴傷害的不捨,對林木山河被砍伐吞噬的傷痛,吳晟數度走出書房,為保護生態環境請命,為宣揚自然倫理發聲。他因此寫了十首悲憤激越的詩,反國光石化、抗議中科搶水、守護家園水圳、控訴強徵良田……原本以為自己已進入衰老之年的吳晟,緣此再度燃起生命的熱情。甚至在《泥土—吳晟二十世紀詩集》、《他還年輕—吳晟二十一世紀詩集》的編後記裡,樂觀的期待:「我再次期盼開闢下一輪新題材、新風格,乃至新文類的創作道路,或許還有機會實現吧!」是詩、是文學讓吳晟的生命峰迴路轉。「年壽有時而盡,榮樂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無窮」(曹丕〈典論.論文〉)。是的,年歲會老去,身體會傷損,唯有不死的詩心,可以讓寫作者如蟬蛻、如蝶變,轉化出更深厚的生命層次與姿采。
 

詳細資料

  • ISBN:9789751810113
  • 叢書系列:聯合文叢
  • 規格:平裝 / 736頁 / 14.8 x 21 x 3.7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一本書的誕生,要攻略多少出版環節?一探出版業秘辛與編輯工作的甘苦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三采全書系
  • 歐萊禮社方展
  • 尖端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