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信仰展
金馬是引信,亦是誘餌?:遙送習總書記一束橄欖枝

金馬是引信,亦是誘餌?:遙送習總書記一束橄欖枝

  • 定價:300
  • 優惠價:9270
  • 本商品單次購買10本85折255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台灣應向中國及國際社會
遞出七十年來最具象、最誠摯的橄欖枝!
 
「台灣問題」的複雜性,早就不是台灣總統和中國總書記兩個人可以說了算的。
「台灣問題」在本質上已經和本地區的國際安全與和平,有了密不可分的糾葛……
盼望總統參選人認清問題的本質!
 
  自由,永遠是反抗者的戰利品,絕對不是掌權者恩賜物。
 
  「金馬問題」只是中國大陸邊陲的彈丸之地。
  滿足金馬人民「永久非軍事區」、「和平特區」的願望,
  只要中華民國立法院片面通過「金門馬祖和平特區條例」就能解決的。
 
  .本書是施明德論述台灣主權與兩岸戰爭的文章集結而成。
  .五十年的研究與觀察,所提出「金馬和平特區條例草案」。
 
  戰爭及生而為殖民地子民的身分,啓發並鞭策施明德走出一個絕對異於台灣常人的人生。
  他自認無法活著目睹兩岸和平共存的最後願景!
  眼下仍致力推動的,呼喚的,只是──
 
  「拔除兩岸最容易引發衝突的引信,
  和誘使美中大戰的餌,
  讓金門、馬祖成為和平特區,
  做兩岸的緩衝地帶,
  扮演兩岸和平櫉窗的新角色。」
 
  陳兵金馬,已完全改變不了兩岸的終極命運。
 
  彈丸之地的金馬小島,連美國的「台灣關係法」都不把它們列入其中,對統獨之局毫不起任何決定性作用,只是讓曾經飽受戰火蹂躪的金馬人繼續淪為統獨之爭的人質。
 
  台灣的政治領袖們:是時候了,我們必須從金門、馬祖徹徹底底全面撤軍。讓金門馬祖成為非軍事區、和平區,拔掉兩岸最容易點燃戰火的引信,對中國全面避戰!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施明德


  .1962~1977年 蔣介石、嚴家淦的政治良心犯
  .1979年 美麗島事件總指揮
  .1980~1990年 蔣經國、李登輝的政治良心犯
  .1993~1996年 民進黨主席
  .2006年 反貪腐紅衫軍總指揮
 
  著作
  《增設中央第四國會芻議》(思考如何在現有體制下,突破台灣人不能參政的限制)1978
  《施明德的政治遺囑》(美麗島軍法大審最後答辯狀)1980
  《囚室之春》(散文,寫於無限期絕食中)1988
  《總指揮的告白》(回顧一生)2009
  《常識:一個台灣人應該知道的事》2011
  《死囚:施明德回憶錄Ⅰ一九六二~一九六四》2021
  《施明德的政治遺囑》2021
  《軍法大審:施明德回憶錄Ⅲ一九六八》2022


 

目錄

序 金馬是引信,亦是誘餌?

第一章 一個台灣人致各政黨領袖的公開信
台灣是「世界自由島」
台灣是習近平的珍珠港? 
和平解決台海問題是唯一的路

第二章 金門、馬祖和平經貿特區條例

第三章 警軍特別條例

第四章 台灣的主權與戰爭

美中台關係
大清帝國不承認擁有台灣全島的主權
「親美」是台灣唯一的外交政策
台灣獨立早已「借殼上市」
放棄領土野心,爭取勢力範圍
請做國家的總統,不要做派系的大頭目
庶民,請作自己,不要作票奴!

第五章 畏戰、乞和都是在養戰
中國只是台灣歷史的一部分
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裴洛西化身「那個小孩」
馬英九說,美國不會出兵
台灣人民要有自衛的決志
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是唯一的路

第六章 「金馬撤軍」記者會
 


金馬是引信,亦是誘餌?
 
  這本五萬字的小書,是我過去一年多論述台灣主權與兩岸戰爭的文章集結而成。積五十年研究與觀察,提出「金馬和平特區條例草案」等。本書的副標題是:
 
  「遙送習總書記一束橄欖枝」。
 
  我熱情地要送出這束橄欖枝,不是因為害怕中國,而是因為:
  戰爭真的無情,
  和平真的無價。
  對中國人民,對台灣人民,對世人都是如此。史跡斑斑。
  天下事,分分合合千古常事。不值得,圖一事之成萬骨枯。
 
  台灣已終結殖民地命運
 
  我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出生,飽受美軍的空襲……。
 
  我也曾在小金門擔任過砲兵觀測官,一年多承受中國解放軍的「單打雙不打」。每隔一日,就任由解放軍的榴彈砲呼嘯而來。砲彈無眼,死神隨時都會在無法閃避中吞噬了我……,直到我因為反獨裁統治被捕入獄。
 
  戰爭及生而為殖民地子民的身分,啟發並鞭策我走出一個絕對異於台灣常人的人生。從少年時期,我就決心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兩項使命:
 
  第一、奉獻生命於結束台灣四百年的殖民地命運,讓台灣成為一個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的國度。
  第二、促使台灣海峽兩岸人民在平等、互尊的原則下,如兄弟般和平共存於世。
 
  第一項使命,在我有生之年歷經千辛萬苦,已經和台灣人民一起奮鬥實現了。
  自由,永遠是反抗者的戰利品,絕對不是掌權者恩賜物。
  這項成就,讓我極度欣慰。人類歷史極少奮鬥者能夠像我這般僥倖的、神奇的三度閃過死刑,還活著見到理想成真。
  縱然我個人並沒有因之坐享榮華富貴與任何俸祿,且被當今掌權集團視如楢山節考的老人,我仍因我已擁吻了歷史豐碑而自覺光榮無比……
  但是,要目睹兩岸和平共存的最後願景,此生我應該已經沒有機會了。
 
  眼下我仍致力推動的,呼喚的,只是──
  「拔除兩岸最容易引發衝突的引信,和誘使美中大戰的餌,讓金門、馬祖成為和平特區,做兩岸的緩衝地帶,扮演兩岸和平櫥窗的新角色。」
 
  這個目標從我擔任民主進步黨主席大力提倡「金馬撤軍」、「金馬非軍事區」、「金馬和平區」飽受朝野政客公然地責罵侮辱,但是掌權者卻一邊攻訐我,一邊悄悄撤軍,金門守軍從十萬大軍撤剩三千,馬祖從全盛時期五萬軍隊撤到僅剩二千三百名。
 
  陳兵金馬,已完全改變不了兩岸的終極命運。彈丸之地的金馬小島,連美國具有單邊條約性質的「台灣關係法」都不把它們列入其中,對統獨之局毫不起任何決定性作用,只是讓曾經飽受戰火蹂躪的金馬人繼續淪為統獨之爭的人質,讓舉世側目而已。
 
  台灣現在還駐軍金馬,就像一個小混混在巨人大宅前,揮舞武士刀般可笑。
 
  拿什麼紀念八二三悲劇?
 
  金門、馬祖與中國對岸實施「小三通」已經二十餘年,彼此已形成一定程度的生活共同圈,遠甚於跟台灣的密切關係。在這樣密切自由往來的現狀下,還駐軍金門,除了浪費國防預算和讓軍方佔幾個將軍缺,還有什麼國防軍事意義?難道軍方或者是故意要彰顯:我們的三軍統帥是連授軍階的橫直都分不清的軍事白癡嗎?
 
  如今,金門人終於也覺醒,發出「永久非軍事區」的呼聲,拒絕再繼續生存於戰爭的恐懼中,是極人性的渴望。美中台三方領導人都無權反對。在金門永久非軍事區的安排下,金廈大橋、金廈海底隧道等等,都應以金門人的利益為尊,台灣人民無權阻撓。這是在金馬人飽受四十年砲火蹂躪後應得的回饋。
 
  但是,迄今台灣各主要政黨及總統候選人們對金門議員們的呼聲竟然都視若無睹。大選到了,三個總統擬參選人只會到金門空喊「和平」,唯選票是圖,仍舊繼續空喊口號,沒有寸步實踐之心。政客習慣性只是思考這次選舉如何騙得選栗,更遠的國政就不在研究之中。
 
  二○二三年的八月二十三日到了,總統和幾名總統參選人又跑到金門,說要「紀念八二三」。我細讀他們的紀念性談話,特別是蔡英文總統一出口仍是「蔣介石反攻大陸史觀」的慰辭,我真的不知他們的所云。要紀念什麼?要替瞬間被萬顆砲彈炸死的將士報仇雪恥?要誓死反中共?要舊恨重提嗎?還有總統參選人提什麼「公投金廈大橋」。拿這種金門縣長和立委等級的政見來紀念八二三!
 
  「八二三悲劇」已經六十五年了,難道這些總統及總統參選人都沒有智慧及歷史高度去想到,讓流血之地,開出和平之花;
  「紀念八二三砲戰最大的意義和反省,就是不要再讓一顆砲彈落在金門!讓金門成為永久非軍事區!」
 
  這是台灣方面片面就可以做到的。總統和立法院就可以做到的。但是,他們卻寧可厚臉到金門用華麗的謊言調戲金門人!
 
  金門、馬祖,不管是歷史淵源和地理環境都極端迥異於台灣、澎湖。金、馬會和台灣捆綁在一起,是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從中國大陸敗退台灣時,偶然的古寧頭之戰所促成。接著蔣介石以「台灣的防衛前哨」、「反攻大陸的跳板」,愚弄台灣人民。事實是:
 
  .金馬防衛不了台灣。
  .台灣保護不了金馬。
  .金馬有事,只會讓台灣青年被迫到那裡當砲灰。
 
  事隔七十餘年,「台灣問題」和「金馬問題」早該脫勾分別處理了。「台灣問題」的複雜性,早就不是中國總書記和台灣總統兩個人可以說了算的。
 
  「台灣問題」在本質上已經和本地區的國際安全與和平,有了密不可分的糾葛;在國際經貿上,僅僅晶圓代工台灣已達全球百分之六十左右的佔有率,台灣已像「二十一世紀的石油大國」,這也不是國際社會可以輕率置之不理的。
 
  「金馬問題」只是中國大陸邊陲的彈丸之地。滿足金馬人民「永久非軍事區」、「和平特區」的願望,只要中華民國立法院片面通過「金門馬祖和平特區條例」就能解決的。蔡英文總統不做不敢做,盼望二○二四總統參選人認清問題的本質,不要只是跑到金門高喊「和平」,又把「金馬問題」複雜化,使「金馬問題」繼續跟「台灣問題」牢牢捆綁在一起,成為無解之題。
 
  「台灣問題」像微積分,「金馬問題」只是個位數的加減習題。總統參選人們到金門喊一萬句和平、和平、和平……,也不能替金馬人帶來真正的「永久非軍事區」,更不能替台海和平加添一絲保障。
 
  金馬永久非軍事區的問題,是不必跟中國政府協商,在我國立法院就能獨力解決的事。
 
  台灣政客們,包括總統及總統參選人們不肯給與「金馬永久非軍事區」的地位,是怕美國反對嗎?卻還一再到金馬空喊「和平!和平!」騙取選票,就是騙子,就是假愛國者而已。
 
  雖然我知道,喊口號,說空話,開空頭支票就是成功政客的天分。
 
  金馬是美國的誘餌?
 
  當然,我也知道,在美、台某些「智囊」的精算中,也許還暗藏陰謀要把金馬當做一個餌。把金馬當做美國好戰份子的棋子,幻想引誘中國出手攫取,以便美國視狀況摧毀中國尚未成熟的大帝國霸業。反正一旦金馬有事,第一波死亡的,就是台灣人和金馬人……。
 
  但是今非昔比,這個餌的誘惑力已大大消失。我更深信習總書記早已洞悉:
  「佔領了金馬,不等於奪取了台灣。」
 
  所以,即使中國領導人一再被諷刺:七十年了,「力」連鼻糞大的金馬都拿不下,「智」也解決不了這個鼻糞大的問題,還奢喊什麼統一台灣?還大肆什麼軍演?
 
  中國,也只能如此繼續文攻武嚇自我壯膽?
 
  兩岸的臍帶?
 
  同時,在中國或台灣境內某些幻想快速「統一」的人士眼中,也許還認為如果切斷金馬與台灣的關連,讓金馬成為和平特區,台灣豈不完全獨立於中國境外?
 
  其實,金馬數百年來本就屬於中國,和台、澎素無關連,更有完全不同的歷史淵源與經驗。
 
  金馬絕對不是台灣與中國的臍帶。台灣今日的自主狀態,與擁有金馬與否完全無關。金馬絕對牽制不了台灣,也防衛不了台灣。如果沒有美國介入,台灣更保護不了金馬。沒有「金馬亡,台灣就不存」的妄理。
 
  台灣今天擁有的自由化、民主化、人權化也和金馬完全無關。是台灣人犧牲奮鬥自己爭取得來的。
 
  如果不讓金馬早日成為非軍事區、和平特區,讓它與中國和台灣同時保持特殊的友好關係,那只是在留下戰爭的禍根,又不利於金馬人民的福祉。
 
  國家的承認與政府的承認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的「國共內戰」,早在七十三年前勝負就已分,結局也已定。依據國際法與國際慣例,兩岸早已是兩個分治的獨立的完整國際法人,不管是使用台灣或中華民國之名。有沒有簽訂和約,也不能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各自在其實質有效管轄的領土上,行使其完整的主權行為及履行其義務的國際地位。
 
  對國家或政府的承認,國際法早有極清楚的分界。有多少邦交國,完全無涉一個國家的生存權和存在。邦交,只是方便雙方政府之間官式的政經、文化等等交流。所以,「政府」之間的邦交,可以依政治利益而斷交或恢復邦交,或再斷交或再復交。
 
  但是對「國家」的承認,則一旦承認就永遠不能撤銷。像今(二○二三)年中,美國政府經國會授權軍援台灣五億美元的武器,在國際法上就是很典型的正式的國對國的關係之行為。又如中華民國或台灣在一百多個國家設立「辦事處」,執行簽證等主權行為相關的事項,在國際法上都視同對國家的承認,雖然雙方都沒有政府與政府間的邦交。對這種「國家承認」的方式,中國的抗議行動,連「阻卻時效」的意圖都發揮不了法律效用。
 
  對國家或對政府的承認,國際慣例早有極清晰的分際,不能混為一談。會斷交的只是政府對政府的關係,與「國家」存續無關。淺白地說,美台關係早就作國對國的承認,只是基於政治利益的權衡,美國還不願對台灣作政府對政府的正式承認。其他國家對台灣的關係,也都是如此。這點,我早在另一本著作《常識》,已有詳細的國際法析論。這裡就不再贅述。
 
  戰爭開啟必須宣戰,戰爭結束必須簽署和平條約,也已經是二次大戰以前過時的國際慣例概念。
 
  現代國際社會多的是不宣而戰,結束戰爭也未必要簽署和約,常常是停火,撤軍就了事了,連賠償或追究國際責任的行為都未必存在。我們必須認知,國際社會和國際法不像國內法那麼嚴謹又具懲罰力,叢林法則在其間仍有很大的空間。這一點是我們在思考國際關係和做判斷時,必須列入的評估要素。
 
  倘若兩岸不幸再度重啟戰火,自然又是另一場國際戰爭。不可能以兩岸迄未簽署和約,而幻想以「中國內戰的延續」為藉口,更不能以各自的憲法規範,企圖規避國際關切和國際介入。
 
  如果一國憲法可以把另一國的領土劃入本國之中,就自認擁有對方領土,國際社會豈不大亂?這是無知政客的語術。這是稍具國際法知識的人都知道的。所以,兩岸人民及政府只能在尊重雙方有效管轄的現狀下,以和平方式追求兩岸未來的共存榮景及增進本地區的安全及福祉。
  
  創設「金門廈門非軍事區」
 
  兩岸七十三年的發展過程已經強力證實,任何一方幻想片面改變台灣海峽現狀的文攻武嚇,包括當年的「血洗台灣解放台灣」,以及「反攻大陸消滅共匪」都只是掌權者的「逐夢劇」。中國七十三年來持續的文攻武嚇,在台灣人聽起來已經像晚安曲。
 
  除非發生美中大戰或第三次世界大戰,台灣海峽的現狀是難于改變的。但是美中大戰,兵凶戰危,這是何等恐怖又愚蠢的歷史悲劇,絕對不是哪一方的豐功偉業。
 
  台灣,是中國的「修昔底德誘惑」(Thucydides Temptation)。為豪取台灣,中國領導人會抗拒不了這個誘惑,而墮入此陷阱嗎?像當年的東條英機等軍閥偷襲珍珠港,導致大日本帝國最終的慘敗……?
 
  歷史的智慧,就是不重蹈覆轍。「給予金馬人民和平特區的地位」,是當代人對歷史真正的獻祭,最明智的抉擇。
  這,才是豎立歷史的豐碑!
 
  我已垂垂老矣,掬取丹心,謹以一束橄欖枝,懇請中國共襄盛舉,為和平做出偉大的貢獻,特別是祈盼習近平總書記洋溢大國領袖的氣度,為天下蒼生,向世人宣示──
 
  讓「金馬永久非軍事區」擴大為「廈門金門及平潭馬祖永久非軍事區、和平特區」,成為兩岸心對心交流的「新櫥窗」。
 
  如上帝創造天地一樣:「事就成了!」兩岸終於有一處共歡笑之地。
  這才是我衷心祈求的,不只是金馬和平特區,而是兩岸和平特區。
  中國國務院最近發表的「關於支持福建探索海峽兩岸發展新路,建設兩岸發展示範區的意見」,就是由於缺少了「和平元素」,沒有推動「金門廈門和平特區」,而變得只是一篇統戰文宣!
  拔掉引信,割斷誘餌,讓過去七十餘年曾經飽受戰亂的這些小小島嶼,長迎春暖花開,永浴安祥。
 
  為兩岸和平踩出新的有意義的一步,這比對台灣「讓利」更耀眼,更能讓台灣人民對中國有異樣的觀感。讓世人窺視到:中國領導人們並非無理的好戰之徒。
 
  這是習總書記對人類和平的大貢獻,又不影響「台灣問題」留待未來和平解決的既存態勢。
  沒有一邊大談民族情感,一邊磨刀霍霍的。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3743458
  • 叢書系列:BC 歷史與現場
  • 規格:平裝 / 184頁 / 14.8 x 21 x 1.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一個台灣人致各政黨領袖的公開信
 
──建構「金門、馬祖和平特區」及「警軍」
 
我出生在人類歷史上最慘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在反抗蔣家獨裁統治下奮鬥不懈,與台灣人民一起建構了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台灣,讓中華民國以民主國家的形象存活迄今。
 
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的生存與發展是輕而易舉的。每個國家都有歷史殘留的難題或新引發的爭議,必須面對及解決。
 
撇開台灣內部事務不談,七十幾年來我們一直承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及其人民的文攻武嚇。這種叫囂不僅影響兩岸人民友誼的培養,更牽動美中台日及世界經貿的布局。中國政府能打、敢打,早就以武力解決了,用不著一手拿棍棒威脅,另一手送胡蘿蔔。尤其最近數月來,中國的武統叫囂已驚動全球,讓台灣被視為「世界最危險的地方」,贏得世人的關切,成為繼烏克蘭之後最可能發生戰爭的國家。
 
台灣是習近平的珍珠港?
 
「中共二十大」,習近平斷然重整權力結構,全面排除中國共產黨三十年來的舊勢力。不斷鬥爭是共產黨的黨性。習近平的「七人幫」是江青「四人幫」的進階版?能讓中國政局從此定於一尊,風平浪靜嗎?
 
我知道很多人看到中共二十大「那一幕」(胡錦濤被請出場),會驚懼習近平的雄心與霸氣,將隨之對台莽動,宛如屠夫。
 
我卻寧願相信習近平的理性、精明與智慧,會審古度今。不要把習近平妖魔化。
 
我深信他不會對台輕舉妄動,企圖以外伐舒解內張,讓自己同時陷入內外險境中,稍有閃失,引火自焚,毀己毀黨。習近平更深知台灣有個七十年利害與共、不離不棄的堅實夥伴美國,即使八二三砲戰也沒有背棄台灣;即使與中國建交,台美也必須建構一個國際法認可的特殊機制……。挑撥、分化台美關係是中國及其同路人的殺手鐧,但早被多數台灣人民所識破。
 
我相信習總書記的智慧,一定早已查覺到台灣可能是美國預設的陷阱,猶如當年的珍珠港。已經解密的史料,幾乎可以確認美國當年寧可讓日本偷襲珍珠港,激發公憤,然後再殲敵於國境之外。美國建國兩百多年,一直擅於決戰、參戰於國境之外,保存己國實力。這種大戰略是以美國超強的海空武力做後盾的。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閱讀啟航計畫|台灣廣廈出版集團聯展,單書5折起,任選2書7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歐萊禮社方展
  • 天下雜誌(止)
  • 台北文學季(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