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洗腦:毛澤東和後毛時代的中國與世界

洗腦:毛澤東和後毛時代的中國與世界

  • 定價:620
  • 優惠價:79489
  • 優惠期限:2024年06月30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優惠組合

 

內容簡介

  「洗腦」(brainwashing)的理論原是由美國記者愛德華‧亨特於1950年首度提出,專門為研究與討論中共的思想改造而創立。但冷戰結束後,隨著西方對中共本質認識的日益模糊,洗腦一詞在大眾傳播中被日益泛化,並和專制集權的中共逐漸脫鉤。由文革史學家宋永毅主導、在美國召開的「洗腦:毛澤東和後毛時代的中國與世界」(Brainwashing in Mao's Era of China and Beyond)學術研討會,是一個正本清源的突破。本書為此會議之論文集,由知名漢學家林培瑞作序,主要分為四大部分,收錄二十篇論文,探討的主題充滿了特有的當代性和挑戰性,不僅重新確立了洗腦和中共極權不可分割的關係,還對世界範圍內的「洗腦」惡果,如俄烏戰爭以及美國流行的反民主的陰謀論和民粹主義思潮等進行了精彩的剖析。

  輯I 洗腦的理論源起與研究回顧:
  收錄周澤浩、夏明、陳奎德、胡平的論文,回顧洗腦論述的起源,並從韓戰開始探討洗腦與中共政權的關係。

  輯II 洗腦在中共政治運動中的實踐:
  收錄裴毅然、宋永毅、李榭熙、周翠珊、丁抒的論文,從「延安整風」、「向黨交心」等中共黨史中的重要事件,剖析中共思想改造的具體實踐。

  輯III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中共洗腦的新發展:
  收錄裴敏欣、吳國光、徐賁、郝志東、喬晞華、楊子立的論文,藉由監控體系、認知戰、教育與宣傳、囚犯改造等等面向,討論後毛乃至習時代的洗腦發展。

  輯IV 國際視野下的極權和洗腦:
  收錄余茂春、李酉潭、楊琇晶、郭伊萍、郭建、齊維章、權準澤、程映虹的論文,跨出中國,將二十世紀的法西斯義大利、納粹德國,以及當今的北韓金氏政權、民主轉型失敗的俄羅斯,甚至是陷入民粹主義的美國等納入探討範疇,闡釋洗腦與極權主義、極端政治之間的關係。

本書特色

  ★由知名漢學家林培瑞作序,匯集海外華裔學者對「洗腦」的正本清源之作!
  ★由文革史學家宋永毅主導,不但重新確立了洗腦和中共極權不可分割的關係,亦對新時代的洗腦有深入的剖析!
 
 

作者介紹

編者簡介

宋永毅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榮休教授。出版有中英文研究著作多種,如:《文化大革命:目錄索引,1966-1976》(英文,哈佛大學燕京學社,1998)、《文化大革命中的異端思潮,1-2》(英文,美國M. E. Shape Inc.,2002)、《中國文化大革命歷史大辭典》(英文,美國Scarecrow Press,2006-2016)、《新編紅衛兵資料,112卷》(美國華盛頓中國資料研究中心,2002-2010)等。近年的中文著作有《毛澤東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和文化基因的新闡釋》(臺北聯經2021年出版)。他還主編有《中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中國反右運動數據庫》和《中國大躍進──大饑荒數據庫》等大型數據庫。

夏明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著有《二元發展型國家》(英文,2000/2017)、《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和治理》(英文,2008/2013)、《紅太陽帝國》(2015)、《高山流水論西藏》(2019)、《明察政道》(2021)等著作。
 
 

目錄

導論:洗腦和中共──研究的新突破和新開端/宋永毅
代序:洗腦和洗嘴之間/林培瑞

I 洗腦的理論源起與研究回顧
愛德華‧亨特與洗腦的起源/周澤浩
洗腦理論研究:肇始、流變和新視野/夏 明
洗腦:一個思想史的追蹤/陳奎德
從思想改造到「不准妄議」/胡 平

II 洗腦在中共政治運動中的實踐
從「洗禮」到「洗腦」──延安整風的歷史定位/裴毅然
為什麼「思想改造運動」對知識分子的洗腦能夠成功?/宋永毅
毛澤東治下對基督教的洗腦/李榭熙、周翠珊
1958年的「向黨交心」運動/丁 抒

III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中共洗腦的新發展
中國監控體系的現狀和歷史衍變/裴敏欣
從洗腦到認知戰:試析中共的宣傳大戰略/吳國光
當今中國後真相社會的專家宣傳和洗腦/徐 賁
1949年以後中小學教科書洗腦內容、方式與功能簡析/郝志東
洗腦、宣傳和電影──以傳播學和文字探勘視角/喬晞華
中共對囚犯的洗腦工程/楊子立

IV 國際視野下的極權和洗腦
國際外交中的中共洗腦宣傳/余茂春
中國對臺灣認知戰中的「疑美論」分析/李酉潭、楊琇晶
意識形態因素在蘇聯後俄國民主轉型失敗中所起的重要作用/郭伊萍
陰謀論與覺醒文化:殊途同歸的美國兩極政治/郭 建
金正恩的偶像化/齊維章、權準澤
法西斯主義新人與共產主義新人:探討思想改造的新視角/程映虹

本書作者介紹

 
 

代序

洗腦和洗嘴之間
林培瑞


  感謝宋永毅先生、夏明先生,和加州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勞改研究基金會、華盛頓大學東亞圖書館和紐約城市大學研究生院共同舉辦次題名「Brainwashing in Mao's Era of China and Beyond(中國毛澤東時代及以後的洗腦)」的研究會議。

  什麼叫「洗腦」?本來,一個人的腦袋影響另一個人的腦袋是正常的,影響一群人的思想也無可厚非。人群裡交換意見,互相影響,是健康的活動,也是民主社會的基礎。所謂的groupthink(群體思維)也不一定是洗腦。groupthink常常只是趕時髦,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感而配合主流思想。

  「洗腦」的意思是一個站在眾人上面的權威,為了自己的某種利益,往下強加概念和價值觀,懲罰出軌者。前蘇聯和東歐是明顯的例子。史達林(Joseph Stalin, 1878-1953)說作家是「靈魂的工程師」,前提是政治權威能塑造人的思想。納粹化的德國,波布(Pol Pot, 1925-1998)的柬埔寨也是例子。歷史上有許多例子,古今中外的邪教也很會洗腦。

  中國共產黨的洗腦工程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而且侵入人們的意識比蘇聯的還厲害,甚至能夠比肩邪教。

  洗腦的途徑和手法大致兩類:吸引人的和嚇唬人的。吸引類常常是預測一個美好的未來:元代的紅巾起義、清代的白蓮教起義都預測彌勒佛的到來,洪秀全的太平天國說保證信徒死後會上天堂,馬列主義預告理想共產社會實現,習近平的中國夢宣布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來臨。這些諾言儘管多麼不同但有兩點是相同的:(1)獎勵要等到將來,和(2)必須服從的指示是現在的。

  嚇唬人的工具還更多,更有效。你不服從,我們給你警告。你不聽警告,懲罰就來,你越不聽懲罰越厲害:侮辱、隔離、監督、竊聽、軟禁、解雇、威脅家人、綁架、失蹤、毆打、坐監、勞改、酷刑,一直到死刑。這些懲罰都不是祕密。人人事先都清楚,都有理由怕。洗腦的關鍵不是懲罰本身,是對懲罰的恐懼。恐懼對思維的影響是最大的。

  在資訊時代裡,與害怕相輔相成的一個很重要的洗腦工具是愚民措施。到加州大學來念書的中國大陸大學生很多不知道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殺是怎麼回事,沒聽說過劉賓雁是誰,對今日在新疆的危害人類罪根本沒意識到,應該說是不允許意識到。

  但畢竟,人腦是很複雜的東西,有很多層面。外在的權威,從上往下洗,究竟能洗百分之多少?沒洗的層面還在那兒。不一定十分正常,甚至矛盾分裂,可是還在那兒。

  今日的許多中國人有意識分裂現象,這也能理解。在當前的環境裡,意識分裂是很正常的現象。比如晚上跟朋友吃飯喝酒,講故事、說笑話罵習近平是「習禁評」,不亦樂乎,但第二天上班做國家機器的零件。意識分裂是很明顯的,而不只是老百姓或知識分子這樣,國家幹部,一直到高級幹部的位置,恐怕也常常分裂。

  從自己的經驗裡,我就能舉不少例子。比如,大約是2002年,清華大學派了一位副校長和一位漢辦主任到普林斯頓大學訪問,研究學術交流的前景。我和普大的幾位高級官員跟他們在「教授俱樂部」吃了一頓雅致的午餐以後,兩個客人問能否到我自己的辦公室去進一步談語言教學問題,是否能夠安排普大大學部學生到清華來進修。我當然同意。談了可能半個鐘頭以後,有一位說要上廁所,問我在哪兒。我說出門向左,右側第二個門就是。他走了。剛一出門,第二位客人問我:「有沒有天安門文件?」說的是我前一年和黎安友合編的極其「敏感」的《The Tiananmen Papers》。我書架子上有幾本,拿了一本準備送給他,打開準備簽字,他心急地說:「不必不必,有信封嗎?」我拿了個大信封,把書塞在裡面,遞給他。過幾分鐘,上過廁所的朋友回來了。要是這位去了,那位留了,會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不知道。但我相信兩個人的腦子都有矛盾分裂的「層面」。

  毫無疑問,在今天的中國社會裡,甚至在海外華人社會裡,意識分層面現象相當明顯。外面的表層是洗腦工程的產品,外表底下很可能藏著一些別的念頭和價值觀。但我們不能說那層外表只是假的、騙人的東西。從洗腦制度的角度來看,外表常常是最重要的層面。外表標誌你服不服從外面的權威。下面舉兩個例子說明。

  張愛玲的小說《赤地之戀》裡,有一位年輕婦女在一場批鬥會上受到很嚴厲的謾罵之後,悄悄離去,在暗地裡痛哭。別人發現她,指責她剛才接受群眾的批評是裝的。她反應快,登時說:「不,群眾那麼關心我,那樣鼓勵我進步,哭的是感恩淚。」這麼一句聰明話能幫她逃脫困境嗎?能,但並不是因為別人看不穿她的謊言,而是因為她說這句話等同於說:「我向組織低頭,我接受我的卑下地位。」在洗腦者的角度看來,這句話就夠了。表層比內心重要。你服從我是我的目標,你自己怎麼想是次要的。

  第二個例子是我的一個很好的中國朋友,住在海外,跟我合寫了一篇文章,到出版時,他問,能否用筆名?我沒意見,出版社也答應,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需要筆名。我們合寫這篇文章並不是祕密,很多人已經知道,難道北京的有關部門蒙在鼓裡嗎?朋友解釋,筆名的關鍵作用不是保密而是跟對方保持一種默契:你知道我在批評你,我知道你不喜歡我的批評,你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歡,等等。誰不騙誰。但我不用真名挑戰你,撕破你的臉皮。我「考慮」你,也希望你考慮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照舊允許我回國。這個例子也夠清楚,官方的主要目標是控制一個人的外表,內心如何是另一個問題。與其說是「洗腦」倒不如說是「洗嘴」。

  宋永毅先生給我的題目是「比較毛時代與習時代的崇拜偶像現象」。這裡的確有很重要的不同:毛時代的洗腦更進入了內心。毛對年輕紅衛兵說「炮打司令部」、「靈魂深處幹革命」,真點燃了他們火熱的內心。當然,毛時代裡也有很多外表和內心不同的例子,但到了習時代,幾乎一切都在外表。我請問,今天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點燃了多少內心的熱火?從外面看,毛和習都達到了「思想統一」的目標,但相對地來說,毛的成就是更實質的,習統一的是語言表層。

  劉曉波2002年寫了一篇〈法輪功與人權意識的普及〉的論說文,把毛時代的「強迫統一」和2002年對待法輪功的強迫統一做比較。表面上看是一樣的:報紙上,電視上,學校裡,會議裡,罵法輪功是完全一樣的,甚至用詞一模一樣,讓曉波聯想到文革的語言。但進一步想,他意識到2002年與文革有一點是很不一樣的。在毛時代裡,喊瘋狂口號的人一般都相信自己喊的內容。思想統一是真統一。但2002年的統一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安全而說的配套話。話起作用就行,信不信是次要的。必要的話,向自己的良心說謊也都可以。在文章結尾曉波問:哪種「統一」是更可怕的?思想的統一?還是對良心說謊的統一?然後他更進一步地問:哪種政權更可怕?要求思想一致的政權?還是要求人們對良心說謊的政權?

  有沒有辦法逃脫中國共產黨的洗腦制度?我說有。這個龐大的工程,儘管存在了幾十年,還沒有能澈底消除人們的正常認識和正常價值觀。人的基本價值觀是人性的產物,不容易改變。中共踐踏了人性幾十年沒能把它撲滅。在我看來,精神分裂不是最糟糕的局面。精神要是沒分兩個層面,那就更糟了。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7326145
  • 叢書系列:新.座標
  • 規格:平裝 / 402頁 / 17 x 23 x 2.05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人文社科、生活風格】4/11-4/30 防災推薦書籍199元,紓解不安延伸書單本85折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春旅遊
  • 小天下暢銷展
  • 兒童節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