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信仰展
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 (修訂版)

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 (修訂版)

Дама с собачкой. Избранные рассказы

  • 定價:360
  • 優惠價:79284
  • 優惠期限:2024年06月08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OKAPI 推薦

  • 丘光/初譯契訶夫──《帶小狗的女士》譯後記

    文/丘光,|,櫻桃園文化2024年02月21日

    這本書初版時沒有譯後記,當時的我想憑一己之力開出版社,就是櫻桃園文化,現在想來是有點任性,而也多虧了這份任性,讓我投入這份自己感興趣的工作,多年來內心頗為踏實。《帶小狗的女士》是創社作,初版時舉辦了一場盛大的新書發表會──「契訶夫我願為你朗讀」,那時我一人身兼數職,從社長、譯者、 more
 

內容簡介

  契訶夫一生寫過數百篇小說,最教人感觸深刻的,或許就是他把老靈魂翻新的功夫,這個翻新的歷程能夠給人勇氣改變一切期待未來,翻新生活在契訶夫筆下最美妙之處,就在面對可能幸福人生的那一瞬間,該如何選擇和應對的幽微心境,以及其中最纖細的情緒轉折,忽地釋放出跨越時空的怦怦然,無論在哪一個時代閱讀契訶夫,絕對會有真真切切地愛上生活的悸動,並期待生活翻新的感動。

  在這契訶夫一百五十歲誕辰紀念版中,特別從俄文原典新選新譯出七篇最雋永的小說,包括國際間各家一致推崇的絕世經典〈帶小狗的女士〉,描寫不滿現狀的單純少婦與中年花心男的背德之戀,他們能否拋棄一切找到真愛,讓這份愛超越時間、空間、世俗禮教、文學傳統等所有束縛?契訶夫似乎有意把答案留在讀者那邊;而被契訶夫從自選全集中刪除的〈燈火〉,是〈帶小狗的女士〉的故事原型,兩篇對照下,可以看得出經典是如何提煉出來的。契訶夫作為十九到二十世紀之交的社會觀察者,親身經歷過時代的重大變革,他將新舊時代的兩種極端價值觀反映在〈阿麗阿德娜〉與〈未婚妻〉的兩個女性形象中──耽溺在物質與愛情中的舊時代拜金女阿麗阿德娜,對比著改變自己迎向未來而逃婚的未婚妻,作家把兩種愛情觀和生活觀從老舊到翻新刻畫得精采;在這兩端形象之間則是世俗普通男女,面對青春的懵懂、面對愛情或可能幸福人生的那一瞬間,以認真或玩笑或不自主的態度,對可望不可及的未來幸福產生了關鍵影響,他們告白愛情、期待幸福卻往往徒留感傷,在〈小玩笑〉、〈薇若琪卡〉、〈某某小姐的故事〉中我們讀著不禁會感嘆:這些不正是我們自己面對愛情時候的種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讀一讀契訶夫吧!他的一頁書比人間全部財富所能給你的還要多。」──這句話本來是契訶夫在自己小說中讚美法國短篇小說家莫泊桑的,過了一百多年,我們絕對可以把契訶夫的名字鑲在其中,他當之無愧。在契訶夫誕生一百五十年之際,我們會發現他那歷久彌新的經典永遠跟讀者站在一起。

本書特色

  ◎契訶夫150歲誕辰紀念版之修訂版
  ◎特別收錄訪談作家黃春明〈初識契訶夫〉
  ◎台灣大學外文系副教授熊宗慧導讀

好評推薦

  黃春明, 熊宗慧, 吳興國, 林懷民, 李歐梵, 房慧真, 胡耀恆, 夏夏, 孫梓評, 傅月庵, 耿一偉, 童偉格, 歐茵西, 馮翊綱, 鄭清文, 鴻鴻

  穿越時空傳簡訊給契訶夫
  契訶夫曾說過「簡潔是天才的姊妹」,看來現今生活中的簡訊似乎很合他意呢!許多人對契訶夫有一種特別的感受,無論是年少時的熱情或持續至今的餘韻,藉今年的契訶夫一百五十歲誕辰之際,發一封問候的簡訊給這位神交的老友,作為誕辰紀念賀禮。

  在金融危機襲擊全球時,我突然想到您,原來,有錢人玩的遊戲,小老百姓毫無招架之力!什麼叫公平?什麼叫幸福?怎樣是天才?怎樣是癡呆?我以一場瘋子的舞會,敬您百年前已點明的睿智。──吳興國

  安東,我從《櫻桃園》改編的舞作『花語』,六月在莫斯科契訶夫藝術節演出,為你祝壽。希望你喜歡!──林懷民

  尊敬的契訶夫先生:
  我從您的小說和戲劇中悟到什麼才是人生最珍貴的時辰。俄國櫻桃園中的樹枝可能已經枯老了,但您使它又生花結果。我從您的「字花」香味中聞到「真理」。我曾為了您而學俄文,至今俄文早已忘得一乾二淨,但您那篇〈帶小狗的女士〉的形象卻一直縈繞在心頭,念念不忘,我甚至願意來生做一隻小狗跟在您身後。──您最謙卑的僕人和粉絲  李歐梵 二○一○.五.廿七

  親愛的契訶夫,我正字斟句酌地推敲著,要傳怎麼樣的簡訊給你。然而,到此為止,我已經浪費了三十個字,占去總數的一半。簡潔是我這個時代的科技,你那個時代的美德,好久,好久,我不曾見過宛如西伯利亞銀白遼闊的雪原,如你一般乾淨、明亮,一點也不廢話卻充實飽滿、圓熟俱足的小說,好久不曾見過。──房慧真

  契訶夫先生:台灣今年紀念您的冥誕,顯示您在這裡也有知音,想趁這個機會探索您當年成功的蹊徑,希望我們也能對世界舞臺作出卓越的貢獻。──胡耀恆

  一千年後的人們還是會抱怨生活有多艱難,但他們會一直讀下去,企圖找出從未存在過的奧祕,並且不去刻意突顯任何事,只是任候鳥不斷地拍動翅膀,飛往下一個美好的新生活。──夏夏

  如何「說一個好聽的故事,便於世人有益」?當我還惑困於生活的瑣碎,契訶夫,我多麼羨慕你孤獨卻專注的眼神,總是一次次,用故事篩出了生活的真實。──孫梓評

  好小說像鏡子,不同人、不同的年紀,總能照出不同的面貌。於我而言,您的作品就是這樣的。然而,歷經歲月風霜,鏡面有時也會模糊,這時便需要重新磨鏡裝修,那就是新的譯本了。契訶夫先生,我是這樣渴切期待您的二十一世紀中文新譯本的出現哪。──傅月庵

  莊園賣掉後,凡尼亞來到莫斯科。在街上遊蕩的他埋怨:「這就是人生嗎?」天空傳來聲音:「別難過我的孩子,你有美麗的靈魂。」凡尼亞化為一則故事。大雪飄起,行人紛紛走避,只有一位醫生停下腳步,望著這則故事。此時,凡尼亞忽然睜開眼,問:「您是⋯⋯」──耿一偉

  簡潔的俄文於我,看來仍像複雜的圖案,猜想中文對您而言也是。彼方世界是反過來的嗎?是不是,人們用最簡單的圖案,就能讓彼此明白最複雜的心意了呢?──童偉格

  在那些羸弱、無能、不快樂的人們身上閃現的良善本性最動我心,他們是真實的,活生生的人,不管什麼政治訊息或寫作傳統,也與說教或所謂智慧無關。──歐茵西

  斯坦尼來電話,說三姊妹在排演場鬧脾氣,搞不定,脫不了身。舅舅明天要去湖邊獵海鷗,下午要先給狗洗澡,就不來了。園裡的樹去年都砍了,不能依約帶櫻桃給你,也請見諒。學生們喜歡你的劇本,比起那幾個年輕的,你確實受歡迎得多!安心養病,我們雖在遠處,也衷心祝福你,四十四歲生日快樂!──馮翊綱

  契訶夫教我如何正視人間疾苦。我也學到如何去同情。納博科夫說,契訶夫寫的好人,不能做好事。這才是人間悲劇。我想,或許我可以寫能做好事的好人。──鄭清文

  〈吸煙對身體有害〉是你為不稱頭男人寫的諷刺短劇,原諒我為陸弈靜改成跳針女人版〈吸煙對身體有High〉,剛在台北演出。感謝你總是給我們無窮靈感,和最高標竿。──鴻鴻

  (以上按姓名筆劃排序)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安東‧契訶夫(Anton P. Chekhov, 1860-1904)


  俄國小說家、劇作家,他的小說流傳至今讓人一讀再讀,他的戲劇影響世界一再搬演。契訶夫的偉大在於創新了小說和戲劇藝術,在文學上有著承先啟後的地位。或許可以說,他永遠是最新的作家,某種程度上他幫我們在文學藝術上找到了得以重新開始的「零」,他在作品中所探討的問題,使我們看清了新舊生活的交界。

  契訶夫出生於俄羅斯南方亞述海濱的港市塔干羅格,祖父自農奴贖身,父親經營小商鋪,十六歲時父親因債務問題帶全家避走莫斯科,留下他獨自在當地生活至中學畢業,除了劇院活動的歡樂時光外,大體上這是一段慘澹的青春少年期,但他從沒怨嘆生活的不幸,而是轉化成未來的文學創作。十九歲進莫斯科大學醫學系,就讀期間為了賺稿費補貼家用,開始投稿短文至幽默雜誌,畢業後持續寫作,漸漸成為職業作家。他雖然沒有正式走上職業醫生一途,但會抽空為平民看病,尤其對當時的鄉村霍亂防疫工作投入最多。

  醫學的科學思維也影響著契訶夫的文學寫作方式,他曾為自己的客觀寫實立場辯護:「小說家不該是自己筆下人物的裁判法官,而該是中立的見證人……讀者才是陪審團,自會做出評價。」

  把醫學當妻子、文學當情婦的契訶夫,一方面用筆寫小說戲劇,針砭讀者觀眾的心理問題,另一方面用醫術診斷病患的生理疾病,此外,還參與籌辦學校、救助窮困農民等公益活動。而他自己卻在盛年死於肺病,直到死前幾個小時還不忘口述創作幽默故事給妻子聽,讓他現實生活中真正的妻子歡笑。

  這就是永遠值得我們一讀再讀的契訶夫。

譯者簡介

丘光


  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俄文組畢業,俄羅斯國立莫斯科大學語言系文學碩士,長年從事俄國文學推介,譯作有:《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當代英雄:萊蒙托夫經典小說新譯》、《地下室手記: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關於愛情: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海鷗:契訶夫經典戲劇新譯》、《白夜:杜斯妥也夫斯基經典小說新譯》等。
 

目錄

【穿越時空傳簡訊給契訶夫】

帶小狗的女士
小玩笑
某某小姐的故事
薇若琪卡
阿麗阿德娜
未婚妻
燈火

【導讀】契訶夫的愛情與反叛 文/熊宗慧
【二版編後記】初識契訶夫──訪作家黃春明談契訶夫 口述/黃春明 文/丘光
【譯後記】初譯契訶夫
【契訶夫年表】


 
 

導讀

契訶夫的愛情與反叛
文/台灣大學外文系副教授 熊宗慧


  在台灣契訶夫的名字與他的戲劇作品《海鷗》、《凡尼亞舅舅》、《三姐妹》和《櫻桃園》緊緊相連,藉由這幾部作品我們認識契訶夫,愛上他構築的舞台世界。然而,契訶夫不只是劇作家,他還是寫短篇故事的高手,〈一個文官之死〉、〈變色龍〉、〈胖子和瘦子〉、〈憂愁〉、〈套中人〉、〈醋栗〉是他耳熟能詳的短篇作品。然而,契訶夫也寫中篇小說──《第六病房》,內容是諷刺沙皇政府統治之下的俄國像個恐怖的精神病院,這部作品讓契訶夫成為批判寫實主義作家。

  以上所提都還是我們熟悉的契訶夫,是關懷小人物和弱勢階級的人道主義者契訶夫,是討厭庸俗和無作為知識分子的契訶夫。然而,有一面的契訶夫我們始終陌生,它隱密、低調,卻更讓人想一窺究竟,那是談愛情,也談情慾的契訶夫。

  愛情這個主題縈繞在他心裡多年,在〈帶閣樓的房子〉、〈跳來跳去的女人〉、〈吻〉等多篇故事裡,契訶夫寫下他觀察愛情的心得,他曾經想以「我朋友的故事」為名,寫一本周遭人物的愛情故事集,可惜沒有完成,但是「關於愛情」的故事仍舊散見在他的作品裡,時隱時現,所以,最後才有了那篇〈帶小狗的女士〉的誕生,才有了納博科夫的讚嘆:「世界文學史上最偉大的短篇小說之一。」

  事實上,契訶夫為了成就這篇納博科夫所說的偉大作品,中間還經歷一番曲折。契訶夫寫這篇故事的時間是在一八九九年的九月到十月間,在這之前將近九個月裡他沒有任何創作,只是在準備作品全集的出版,他反覆觀看自己的文章,考慮要將哪篇和哪篇收入,在看到〈燈火〉這篇一八八八年的作品時,他停了下來,思索著,然後將它抽出,重新改寫,最後,一萬多字的短篇小說〈帶小狗的女士〉產生了,而中篇小說〈燈火〉則消失在他的自選全集裡。所以,從某方面來說,其實是〈燈火〉催生了〈帶小狗的女士〉,只是這當中已經相隔十一年之久。這段時間不算短,足夠將青春的愛戀銷蝕成衰老的怨懟,但是可愛如契訶夫,溫柔如契訶夫,他卻在生命的晚期寫下這一篇純粹的愛情絮語,內斂、含蓄、精練,卻是無堅不摧。

  要怎麼描述〈帶小狗的女士〉呢?是說一個男人愛上了一個女人,而且愛得既深且久⋯⋯這樣講也沒錯,但有一個前提,即它是一段出軌的戀情,偷情和背叛就是這篇故事的主題,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男女主角愛得認真,愛到無法自拔。從這個角度觀之,〈帶小狗的女士〉其實是一篇挑戰世俗道德觀的小說,而很多線索顯示,契訶夫從一開始也就不在乎道德與禁忌,從男女主角的安排就可見出端倪。

  簡單說這是風流熟男與新婚少婦的組合,這種組合除外遇和偷情外,難有其他關係。先說女主角,小說以〈帶小狗的女士〉為名,而且故事一開頭就以「聽說,濱海道上來了個新面孔」營造出萬眾矚目的期待效果,跟著女主角安娜出場了:身材不高,戴貝雷帽,金色頭髮,牽著一隻白色博美狗。就人物形象來看,安娜其實並不出色,甚至有些平凡,與開頭的聲勢相比,有相當程度的落差,不過契訶夫本人似乎很喜歡,他讓女主角一直帶著貝雷帽、牽著狗到處散步,據說,那和作家本人的形象頗為相近。至於男主角古羅夫,契訶夫對他的外貌沒有太多著墨,只說他對女人很有吸引力,外遇無數,由此猜得相貌不會太差。最重要一點是,小說的敘事觀點是以古羅夫的角度來開展,因此他的心境和感受才是描述的中心;女主角安娜大多處於被觀察的位置,以樸實、羞澀和真誠的心打動古羅夫,並讓他一嚐真愛的滋味。看起來,這像是一則浪子回頭的故事,只不過他回歸的並不是家庭,而是真愛的懷抱,然而這樣的選擇對當時的衛道人士來說,怎麼樣都不算正確。

  接下來談談契訶夫選中的故事場景──雅爾達。這是著名的度假療養勝地,有錢有閒卻不想出國的俄國貴族大多選擇該地作為休憩場所,有事沒事度個假就是身分和地位的表徵,邊度假邊偷情也算一種療養,時候一到揮揮衣袖,無牽無掛返回兩京──莫斯科和彼得堡,此後不會與偷情對象相遇,這是來雅爾達尋歡的不成文規定。說起來,南方風景勝地在俄國小說裡總是浪漫的象徵,溫暖的陽光、無邊的海浪,加上繪聲繪影的風流傳聞推波助瀾,輕易就讓愛裝模作樣的北方人卸下面具,露出渴望激情的本性,雅爾達就是這一種心理的投射對象,再精確一點說,是朦朧情欲的象徵。契訶夫明瞭這種心理,所以他假男主角古羅夫之口說:「這裡的男人跟著她,盯著她,跟她搭訕,心裡只懷著一個祕而不宣的企圖──她不可能猜不到。」

  尋找情慾的出口是到此度假的男女「祕而不宣」的目的,而既是偷情就得隱密進行,以凸顯突破禁忌的歡愉,對此契訶夫的描寫極為高明,他談雅爾達,卻不說風景,只說「啊,無聊!唉,灰塵!」──就這麼一句,彷彿不著邊際,卻又直抵核心,雅爾達因此籠罩在一股特別的氛圍中,風吹沙揚,無所事事的人們表面無所事事,心裡卻期待有事情發生。的確,正是這風、這灰塵、這無聊,給了人們用偷情排解煩悶的藉口,契訶夫可真是看透了人心。

  偷情既是心照不宣,所以發生在雅爾達的事物多帶有隱喻的意味,從傳聞、風沙,到無聊,每一個小細節看似無關,實際上卻是前後相連……

  (本文摘自《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修訂版] 之導讀)
 

詳細資料

  • ISBN:9789869714396
  • 叢書系列:經典文學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4.5 x 20.5 x 1.2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帶小狗的女士

1

聽說,濱海道上來了個新面孔:帶小狗的女士。德米特里‧德米特里奇‧古羅夫在雅爾達已經待兩個禮拜了,習慣了那裡,也開始對新面孔感到好奇。他坐在維爾涅糕點鋪旁的涼亭裡,看到那位年輕女士沿著濱海道走過,是個身材不高、戴著貝雷帽的金髮女人;一隻白色博美狗跟在她身後跑。

之後他經常在市區花園和綠地上遇到她,一天好幾次。她總是獨自一人散步,戴著那頂貝雷帽,牽著那隻白色博美狗;沒人知道她的來歷,於是大家便只這麼稱呼她:帶小狗的女士。

「如果她在這裡沒丈夫也沒熟人陪的話,」古羅夫動起腦筋,「那麼跟她認識一下也無妨。」

他還不到四十歲,但已經有個十二歲的女兒,還有兩個兒子也在唸書了。他結婚得早,在他唸大學二年級的時候,而現在他太太看起來好像比他老得一倍有餘。她是高個子的女人,有一雙黑眉,個性很直、傲慢、愛擺架子,還有一點,她自稱是個「會思考的女人」。她讀很多書,寫書信時刻意不寫硬音符「ъ」,不叫自己丈夫德米特里,而是「吉」米特里;他私底下卻認為她不太聰明、心胸狹窄、粗俗,他怕她而不喜歡待在家裡。他很早就背叛她,經常搞外遇,或許因為如此,他總是近乎惡意地批評女人,每當有人在他面前提到女人,他都這麼稱呼她們:

「下等人!」

他自認已經受夠了痛苦的教訓,才有資格這樣隨心所欲地罵她們,然而他一旦連著兩天少了「下等人」相陪的話,卻又無法過活。與男性的社交上,他覺得無趣,會心不在焉,無法聊什麼,冷漠以待,可是一到女人堆中,他就會感到自在,知道該跟她們聊些什麼,且舉止合宜,甚至與她們沉默相對也覺得輕鬆愜意。在他的外表、個性,以及他的所有天性裡,有某種迷人的、不可捉摸的東西,招引著女人到他身邊來;他了解這點,而也有某種力量驅使著他往女人靠去。

多少次的經驗,而且確實是慘痛的經驗早就教會他一件事,與規矩的女人交往,特別是那種猶豫不決又不果斷的莫斯科人,一開始雖然會增添生活的情趣,看似一場甜蜜又輕鬆的際遇,但不可避免漸漸會衍生出一大堆極其複雜的事情,最終成了負擔。然而每次只要又遇到他感興趣的女人,之前的經驗似乎便從記憶中溜走,他又活了過來,一切看來就是這麼單純而有趣。
 

特惠贈品

載入中...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一部觀察微小但無所不在的「不對勁日常」圖鑑,直擊各種性別暴力下的案發現場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歐萊禮社方展
  • 天下雜誌(止)
  • 台北文學季(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