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BL漫畫展
朱貞木經典復刻版:七殺碑(上)擂台風雲

朱貞木經典復刻版:七殺碑(上)擂台風雲

  • 定價:320
  • 優惠價:79252
  • 優惠期限:2024年05月31日止
  • 運送方式:
  • 臺灣與離島
  • 海外
  • 可配送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可取貨點:台灣、蘭嶼、綠島、澎湖、金門、馬祖
  • 台北、新北、基隆宅配快速到貨(除外地區)
載入中...
  • 分享
 

內容簡介

  ※金庸、古龍、司馬翎一致推崇朱貞木,並受其影響
  名家推薦:著名文化評論家 陳曉林/著名武俠評論家 林保淳

  相傳明末流寇張獻忠在通衢要道上立一道聖諭碑:「天以萬物與人,人無一物與天,殺殺殺殺殺殺殺。」
  究竟張獻忠要殺的是誰?這七個殺字又有何用意?
  北派五大家之「奇情推理派」朱貞木以真實歷史為靈感來源的武俠著作
  寓歷史真實於小說奇詭之中,朱貞木可以說開後來新派武俠小說之先河,也是他能被後人尊為新派武俠小說之祖的原因,《七殺碑》為其著名代表作

  「本書文筆流暢,結構嚴謹,對話親切有味,寓有至理,因而最負盛名。」──著名武俠小說評論家葉洪生
  「《七殺碑》一書,在舊派武俠小說和港台新派武俠小說之間,具有承前啟後的意義。」──《武俠小說史話》作者 林遙
  「寫法上有本事,識字的老百姓愛讀,不識字的愛聽。」──作家趙樹理

  古龍對本書極為推崇,曾經多次在不同文章中說過:「我們這一代的武俠小說,如果真是由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俠傳》開始,至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達到巔峰,至王度廬的《鐵騎銀瓶》和朱貞木的《七殺碑》為一變,至金庸的《射雕英雄傳》又一變,到現在又有十幾年了,現在無疑又已到了應該變的時候!」以此作為他革新武俠小說的動力。

  這天夜裡,嘉定城內首戶楊武舉家中,張燈結綵,賀客盈門,一番富麗輝煌的氣象。在嘉定城內,也只有像楊武舉這樣富戶,才能這樣鋪張。最奇怪的是,這許多賀客裡面不論近親遠眷,知道這頭親事底細的,沒有幾個。大部分人只知道楊武舉娶的是有本領的雪衣娘,老丈人則是烏尤寺高僧破山方丈。和尚寺怎會跑出個新娘子來,這真是天字第一號奇聞!人人肚裡皆有一連串疑問,到楊家賀喜的,沒有一個不在暗地打聽,無奈楊家上上下下,能夠說出這頭親事內情來的,實在不多,大家都說,這頭親事,除了新郎新娘本人以外,只有楊武舉母親,楊老太太一個人徹底明白了……

  ※【真實歷史與七殺碑小說】
  《七殺碑》小說中提到的七位英雄:華陽伯楊展、雪衣娘陳瑤霜、女飛衛虞錦雯、僧俠七寶和尚晞容、丐俠鐵腳板陳登暤、賈俠余飛、賽伯溫劉道貞,除陳瑤霜、虞錦雯這兩位女俠外,楊展、晞容、陳登暤、余飛、劉道貞諸人,皆是歷史上真實的人物。比如晞容,小說中有個綽號「僧俠七寶和尚」,史料所載,晞容是七寶寺的僧人,曾糾結鄉勇五百餘人,抵抗張獻忠部隊的圍攻。

  這些資料皆出自清代彭遵泗的《蜀碧》一書。《蜀碧》收入《四庫全書》,其書詳細記載張獻忠入川之事,書中所引證的書目幾乎收盡了當時記載張獻忠據蜀的所有史料,包括《明史》、《明史綱目》、《明史紀事本末》等二十五種,雖然作者記事多據傳聞,又身處清朝,所記不可盡信,但其書確為研究明末張獻忠入川最為重要的史料之一。魯迅曾在《且介亭雜文‧病後雜談》中評價此書:「講張獻忠禍蜀的書,其實不但四川人,而是凡有中國人都該翻一下的著作……《蜀碧》,總可以說是夠慘的了。」

名家推薦

  「《七殺碑》的文字語言活潑,靈動,輕鬆,詼諧,如川南三俠的打趣嬉笑,以及他在與敵手相對時有韻有轍的笑罵譏刺,楊展、陳瑤霜、飛虹、紫電等人的調侃鬥口,更使小說頗具情味,活躍氣氛,強化了人物性格。鐵腳板這一人物,獨特的語言、舉止更使他聲口如聞,形象如睹,十分突出。」──《武俠小說史話》作者 林遙

  「《七殺碑》的最大貢獻就是將武俠與歷史結合起來,使得武俠小說歷史化。武俠小說在江湖世界裡增強了小說的傳奇色彩,但是故事有一種縹緲之感,而一旦以歷史事件為背景,不管武俠故事如何傳奇,它都有了『根』,給人以真實和厚重之感。」──學者湯哲聲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朱貞木(1895—1955)


  本名朱楨元,字式顓,浙江紹興人。為武俠小說「奇情推理派」,與「社會反諷派」白羽、「幫會技擊派」鄭證因、「奇幻仙俠派」還珠樓主、「悲劇俠情派」王度廬共稱「北派五大家」,朱貞木亦被後人稱為「新派武俠小說之祖」。三十年代初,朱貞木見同事李壽民(還珠樓主)撰寫《蜀山劍俠傳》,於是亦進入武林俠壇。早期作品受還珠樓主影響甚深,後來自出新意,以《虎嘯龍吟》、《七殺碑》、《羅剎夫人》為代表作,其中尤以《七殺碑》最負盛名,並成功將虛擬武俠與真實歷史做結合。朱貞木以敘事離奇、佈局詭異見長取勝,並首創白話章回,其小說筆法及內容多為五十年代台港武俠作家倣效,金庸、古龍、司馬翎均受其影響。

 
 

目錄

推薦序 《七殺碑》:承先啟後的一部武俠書
作者序
第一章 驚人的新娘子
第二章 奇特的紙捻兒
第三章 鐵腳板
第四章 巫山雙蝶與川南三俠
第五章 七星蜂符
第六章 玉龍街單身女客
第七章 武侯祠前
第八章 擂台上(一)
第九章 擂台上(二)
第十章 鹿杖翁
第十一章 詭計
第十二章 雪衣娘與女飛衛
第十三章 鐵拐婆婆
第十四章 禿尾魚鷹的血債
第十五章 拉薩宮
第十六章 活殭屍
第十七章 大佛頭上請客

 
 

推薦序

《七殺碑》:承先啟後的一部武俠書    
《武俠小說史話》作者 林遙


  二○○五年以來,四川眉山市彭山區江口鎮岷江河道,陸續發現了大量文物。在專家和社會各層面的呼籲下,這個被稱為「江口沉銀遺址」的地方開展水下考古發掘逐漸成為現實。

  二○一七年三月二十日,眉山市舉行「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新聞通氣會,四川省政府新聞辦宣佈「江口遺址」為張獻忠沉銀處。按照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負責人的說明,在僅僅兩個多月的水下考古過程中,出水文物一萬多件,證明了「張獻忠江口沉銀」並非只是傳說,而是真實存在,而這項巨大的考古工程時至今日仍在繼續。在獻忠沉銀的傳說中,有一位歷史人物,他既是張獻忠的對手,也是一本著名武俠小說的主人公。

  這本小說名為《七殺碑》,是武俠小說中的名作,文筆情節俱是上佳之選,作者是舊派武俠小說「北派五大家」之一的朱貞木。古龍對這書極為推崇,曾經多次在不同文章中說過:「我們這一代的武俠小說,如果真是由平江不肖生的《江湖奇俠傳》開始,至還珠樓主的《蜀山劍俠傳》達到巔峰,至王度廬的《鐵騎銀瓶》和朱貞木的《七殺碑》為一變,至金庸的《射雕英雄傳》又一變,到現在又有十幾年了,現在無疑又已到了應該變的時候!」以此作為他革新武俠小說的動力。

  我第一次讀到《七殺碑》,尚不知道作者朱貞木是何許人也。書是北方文藝出版社一九八八年出版的版本,封面標明「中國現代俗文學文庫‧武俠卷」,書前有「出版例言」和「總序」,想來是要做個大工程,然而這個文庫究竟收錄了多少書,這個武俠卷又收錄了多少部武俠小說,一切概莫能知。

  以我多年來讀閒書的經歷,再也沒有從其他通俗小說和武俠小說的封面上發現「中國現代俗文學文庫‧武俠卷」的字樣,想來這冊《七殺碑》是其出版的第一部,也是唯一的一部了。

  小說名字聽起來很響亮。在歷史上,「七殺碑」可是有著血淋淋的名頭。

  民間傳說,明朝末年,張獻忠揮師入川,殺人如麻,特別立碑以明志,上書「天以萬物與人,人無一物與天,殺殺殺殺殺殺殺」,這就是著名的「七殺碑」的來歷。七個斗大的「殺」字浸透川人的鮮血,思之讓人不寒而慄。

  明朝末年,四川總人口有三百餘萬,到了康熙二十四年(一六八五),只剩下一萬多人倖免於難。明清改朝換代,川人被屠戮之慘可想而知。嗣後為充實四川的人口,才有了著名的「湖廣填四川」。

  若說這三百萬人皆是張獻忠所殺,則未免有些不實。清朝對文字的控制極強,曾大量毀禁篡改明朝的史料,相關資料匱乏或者可信度不足。張獻忠占據四川不過三數年,旋即退向陝西,不久中箭而亡。此後,張獻忠餘部、南明軍隊、流賊、清軍在四川地區進行了長達十餘年的拉鋸戰。康熙十二年(一六七三),吳三桂又反,四川再起兵亂。五十餘年間,整個四川不打仗的時間不過六七年的光景。這樣的兵連禍結,最終的結果就是四川十室九空,成都化為一座空城。

  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南方輿紀要序》中說:「兩川數千里間,蕩為丘墟。得其地,誰為之耕?得其城,誰為之守?蜀所以不足問也……亂寇之剪屠,大抵成都最甚。」康熙平定三藩後,四川的一個縣若有幾百口人,即可以號稱「人丁富裕」睥睨鄰鄉了。

  按照當時留存的資料來看,張獻忠任意屠戮人命的行為肯定洗不白,稱其為殺人魔王並不為過,若說他殺了三百萬人,應是有些誇大。不過張獻忠的名頭在四川可以止小兒夜啼,足以說明他在川人心中的印象。

  魯迅曾分析張獻忠的人格發展,在《晨涼漫記》一文中說:

  他開初並不很殺人,他何嘗不想做皇帝,後來知道李自成進了北京,接著是清兵入關,自己只剩沒落這一條路,於是就開手殺,殺……他分明感到天下已沒有自己的東西,現在是在毀壞別人的東西了,這和有些末代的風雅皇帝,在死前燒掉了祖宗或自己所搜集的書籍古董寶貝之類的心情,完全一樣。他還有兵,而沒有古董之類,所以就殺,殺,殺人,殺……李自成已經入北京做皇帝了,做皇帝是要有百姓的,他要殺死他的百姓,使他無皇帝可做。

  二

  《七殺碑》有作者朱貞木的序跋,闡釋了自己寫作的緣由。

  大致是一九三六年春,朱貞木逛琉璃廠時,看到一冊殘破的手寫詩冊,署名「花溪漁隱」,作者大概是清代乾嘉年間的四川人。朱貞木翻閱詩冊,覺得字寫得好,其中有一聯「妻孥雖好非知己,得失原難論丈夫」,也頗堪玩味,就買下來細細翻閱,發現裡面記載了四川在明朝時的十餘則逸事,有數萬字,其中就有《七殺碑》,說張獻忠立國號「大順」,在通衢要道上立聖諭碑,碑文就是傳說中的幾句話:「天以萬物與人,人無一物與天,殺殺殺殺殺殺殺。」朱貞木很奇怪,為什麼一定要七個「殺」字,而不是六個或八個呢?於是就請教熟悉四川風物的老朋友,對方告訴他,進入四川後,張獻忠多次遭受川南七傑的追殺,氣恨至極,遂立碑要殺七人,這七人分別是楊展、陳瑤霜、虞錦雯、晞容、陳登暤、余飛、劉道貞。

  歷史上,張獻忠沒有佔據整個四川,實際控制的也就是成都平原一帶,川南以下,他並沒能攻打下來。若說其原因是受挫於七位英雄,竟至一籌莫展,以書「殺」字來洩憤,則張獻忠也過於兒戲。彷彿小孩子打架打不過,回家後在紙上寫上對手的名字,然後在上面打個叉,以此發洩恨意了。

  一九三七年,當時的華西大學博物館工作人員林以均對「七殺碑」進行了相關考證,流傳很久的「七殺碑」之說,卻只在同治十二年(一八七三)《重修成都縣誌卷十二紀餘》中有記載,說縣署東側瓦礫堆中有一石碑,上面有注釋,據傳是張獻忠的聖諭碑,連寫七個「殺」字。民間傳說,這碑看之則惹禍殃,觸之更會引起火災,因此砌牆封碑,稱「七殺碑」。有說成都少城公園中的藏碑就是七殺碑,然碑文漫漶,無法辨識。

  《蜀碧》等史料記載,張獻忠的聖諭碑,其碑文上書:「天以萬物與人,人無一物與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一九三四年,英國牧師董篤宜在四川廣漢發現一塊上面寫「聖諭」的古碑,下面有三行文字,與《蜀碧》中的記載相同,但碑上只刻有「天有萬物與人」。所以,傳說中的「七殺碑」該是一種誤傳。

  朱貞木在他的序中也這樣說:「友人有於成都博物館曾見七殺碑者,謂其文略異,無七殺字,有謂原碑已為清廷槌扑,未知孰是。」

  七雄傳說自然要比歷史真實有趣,小說家喜歡傳說多過喜歡歷史。朱貞木以此敷衍開去,竟成就了中國武俠小說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一部佳作。

  三

  《七殺碑》小說開篇即寫楊展和陳瑤霜兩人的親事,然後追述二人來歷,以及父母恩仇,再引出仇人擂台比武,路遇女飛衛虞錦雯。故事再返回迎親,卻又另開一筆,寫賀禮白玉三星的來歷,引出鐵拐婆婆一家的恩怨,再以送禮引出川南三俠力拒仇敵,以免破壞楊展的良辰。楊展婚後赴京應武舉,路遇三姑娘,入京設計報仇。逃出京城後,卻又因官兵餉銀遇上綠林女傑齊寡婦。此時天下方亂,楊展返川之際,得知仇敵欲引張獻忠入川,遂欲舉義旗,保衛家鄉,力阻兵亂。

  全書以明末亂世為背景,以殺人魔王張獻忠為大反派,可惜張獻忠緣慳一面,僅僅在別人的對話裡出現了一次,故事至此並未終卷。

  上海正氣書局於一九四九年開始出版《七殺碑》,至一九五一年止,出版七集,共三十四章,原刊本第七集末頁有如下啟事:「正氣書局附啟:本書至此,暫告結束。續集是否刊行,均待與著者詳細商討以後,再行決定。」《七殺碑》一書應該沒有寫完,朱貞木似乎有寫續集的打算,但是聯想到朱貞木所處時代,未能完成也就情有可原。

  從作者最初的構想來推測,全書真正的高潮,該是張獻忠與楊展的正邪對抗,這三十四章僅是開端而已,饒是如此,此書佈局結構多變,筆力搖曳生姿,情節一波三折,寫情細膩傳神,已足以讓人目眩神迷。

  《七殺碑》小說中提到的七位英雄:華陽伯楊展、雪衣娘陳瑤霜、女飛衛虞錦雯、僧俠七寶和尚晞容、丐俠鐵腳板陳登暤、賈俠余飛、賽伯溫劉道貞,除陳瑤霜、虞錦雯這兩位女俠外,楊展、晞容、陳登暤、余飛、劉道貞諸人,皆是歷史上真實的人物。比如晞容,小說中有個綽號「僧俠七寶和尚」,史料所載,晞容是七寶寺的僧人,曾糾結鄉勇五百餘人,抵抗張獻忠部隊的圍攻。

  這些資料皆出自清代彭遵泗的《蜀碧》一書。《蜀碧》收入《四庫全書》,其書詳細記載張獻忠入川之事,書中所引證的書目幾乎收盡了當時記載張獻忠據蜀的所有史料,包括《明史》、《明史綱目》、《明史紀事本末》等二十五種,雖然作者記事多據傳聞,又身處清朝,所記不可盡信,但其書確為研究明末張獻忠入川最為重要的史料之一。魯迅曾在《且介亭雜文‧病後雜談》中評價此書:「講張獻忠禍蜀的書,其實不但四川人,而是凡有中國人都該翻一下的著作……《蜀碧》,總可以說是夠慘的了。」

  《蜀碧》共四卷,末尾的附記就是楊展、劉道貞、陳登暤、余飛等人小傳。其傳中敘楊展:

  前明總兵晉華陽伯楊展者,字玉樑,嘉定人也。長七尺有咫,性倜儻,負文武姿,尤工騎射。少應童子試,參政廖大亨一見,器之曰:此將材也。亟獎拔之。舉崇禎己卯武科。北上挾強弓大矢,驅一衛獨行,遇賊劫其橐,展笑曰:爾欲利吾有耶?吾與爾鬥射,約退百步外,執號箭為的,吾射不中,聽汝取之,賊如言,一發破其干,賊驚拜去。臨試,閹貴人有馬,凶悍難制,挽以鐵韁,號於庭曰:能騎者,予第。眾愣踖鮮應。展持弓矢,排眾突前,奪馬騰躍而上,縱送迴旋,九發矢九中,走馬揚聲曰:四川楊展也。閹貴駭服。展名遂震京師。於是,成進士第三人,授遊擊將軍。

  關於楊展「與賊鬥箭」、「降馬炫技」 等事在《七殺碑》小說中都有所體現,只不過朱貞木描寫的更為細膩動人。「參政廖大亨器之」一事,在書中也約略提到。當代學者湯哲聲就認為:「《七殺碑》的最大貢獻就是將武俠與歷史結合起來,使得武俠小說歷史化。武俠小說在江湖世界裡增強了小說的傳奇色彩,但是故事有一種縹緲之感,而一旦以歷史事件為背景,不管武俠故事如何傳奇,它都有了『根』,給人以真實和厚重之感。」

  寓歷史真實於小說奇詭之中,朱貞木可以說開後來新派武俠小說之先河,也是他能被後人尊為新派武俠小說之祖的原因。

  四

  前文說過,張獻忠佔據成都平原一帶,「川西平原至於百里無煙」,然而他並未能染指川南,小說欲讓張獻忠「屢挫於川南七豪傑」,不過小說家言。歷史上張獻忠止步川南,倒確因在彭山敗於楊展之手。

  一六四七年七月,張獻忠率部與楊展在彭山江口激戰,楊展兩翼分兵與其對陣,並派遣小船,上載火器,從正面進攻。孰料開戰之際,狂風大作,火焰瞬間在敵船上蔓延。楊展率領兵士大肆砍殺,張獻忠陣線大亂,只能掉頭回撤。

  兩岸陡峭,數千艘船艦在狹窄的水道上首尾相銜,寸步難進。此時,風烈火猛,船上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楊展趁勢登岸加緊進攻。在楊展的槍統弩矢攻擊下,張獻忠的船隻頃刻盡焚,所部死傷殆盡,船上裝載的數千箱金銀珠寶悉數沉入水底。這也是張獻忠江口沉銀的來歷。張獻忠逃往川北,楊展則在後面乘勝追擊,一直殺到漢州(今廣漢)。

  當然,這裡的楊展是歷史上真實的楊展,而不是小說中的少俠楊展。

  楊展這一仗所獲無數。他的幕僚費密在康熙年間所寫《荒書》記載,開始楊展並不知道張獻忠失落了大量財寶,後來一個倖存的船夫告訴了他,他派人去江中打撈,果然獲得了許多金銀。

  此事被當地百姓口口相傳,留下了「石龍對石虎,金銀萬萬五,誰人識得破,買到成都府」的童謠。後世有人時不時地在附近發現殘破的兵器和少量的銀錠、銅錢,不過所獲無幾,對這個傳說漸漸不太相信了。不料到了二○一五年左右,因為破獲了幾樁文物盜賣大案,裡面有許多正是在河中挖出的國家一級文物,「江口沉銀」的傳說再次躍到世人眼前。

  彭山之戰的三年前,張獻忠攻陷成都,楊展當時是參將,兵敗被擒。臨斬之時,行刑的士卒看到楊展的甲胄漂亮,心生羡慕,就說:「漢子,把這甲胃送我吧。」楊展暗喜,悄聲說:「黃泉路上,當為輕裝。甲胃可以送你,只是可惜這甲胃將被血污噴濺。」士卒說:「這個好辦啊,我把甲冑卸下就好了。」士卒說著就動手解開捆綁楊展的繩索。楊展趁此機會奪刀殺人,隨後跳入江中,泅水逃匿。這也是傳說中楊展會「水遁」的來歷。

  楊展是四川嘉定人,他從成都逃回家鄉,密招親友,順岷江而下,苦戰數月,攻占宜賓,遺民潰卒多來歸附,達到數萬之眾。楊展在嘉定站穩腳跟後,又相繼收復仁壽、簡陽、眉州、青神等地,川西及上川南州縣盡為所屬。擊敗張獻忠後,他的地盤和勢力達到了漢州(今廣漢)和保寧(今閬中)。

  嘉定州在楊展的苦心經營下,擁兵十餘萬,據有嘉定州、眉州、邛州、雅州等地,成為南明的重鎮。當時由於多年戰亂,四川大部地區荒無人煙,餓殍遍野,「唯嘉定之屬,城有夜市,街見醉人,民以為樂土焉」。不僅當地人得到庇護,就是外地也有人絡繹不絕地來此投靠。時人稱讚楊展時也說「蜀為賴之」,以至「南以嘉定為大鎮,而成都為邊」。一六四八年正月,永曆帝封楊展廣元伯,提督秦蜀軍務,加太子少傅。

  可惜楊展在取得一系列勝利後,不免目空一切,剛愎自用,過於輕敵。他得罪了巡撫李乾德,結怨於投靠來的將領袁韜、武大定。一六四九年,楊展被三人設計謀害,時年不過四十五歲。

  楊展一死,使得原本是「亂世綠洲」的川西南陷入戰亂,張獻忠殘部孫可望從雲南殺回,袁、武二人未戰而降,李乾德投水自盡。自此清軍、南明軍在這裡開始了拉鋸戰,川西南也再度淪為人間地獄。

  五

  《七殺碑》一書,在舊派武俠小說和港台新派武俠小說之間,具有承前啟後的意義。武俠小說寫歷史,無須辨認它的真實性,歷史只是武俠情節的一張外衣,只要合得上武俠情節的本身即可。《七殺碑》中的歷史就是這樣的「歷史」,它使得小說中的傳奇性、趣味性和歷史性雜糅在一起。

  《七殺碑》的文字語言活潑,靈動,輕鬆,詼諧,如川南三俠的打趣嬉笑,以及他在與敵手相對時有韻有轍的笑罵譏刺,楊展、陳瑤霜、飛虹、紫電等人的調侃鬥口,更使小說頗具情味,活躍氣氛,強化了人物性格。鐵腳板這一人物,獨特的語言、舉止更使他聲口如聞,形象如睹,十分突出。

  現代作家趙樹理對《七殺碑》的文字也非常推崇。鄧友梅曾在《憶樹理老師》一文中寫道:「他也不等我開口,就從沙發上拿起一疊書來說:『這些書你先拿去看看。思想觀點是落後的,咱又不學他的觀點,管那作甚!可寫法上有本事,識字的老百姓愛讀,不識字的愛聽。學學他們筆下的功夫。』……那是一套武俠小說《七殺碑》!」

  在武功方面,這部小說虛實結合,獨創了很多影響後世的武功,如五毒手、琵琶手、五形掌等拳掌功夫,蝴蝶鏢、七星黑蜂針等暗器以及「脫形換位」之類的輕功。非但如此,作者還明確指出,武功的目的是「純化之境」和「心平氣和,理智明澈」,練武是為了「防止爭鬥,熄滅爭鬥」,這些無疑提高了武俠小說的思想境界。

  《金庸小說論稿》中,嚴家炎稱讚金庸的小說中很好地吸取了新文學的長處,但同時又沒有新文學的「惡性歐化」的弊病,繼承了傳統白話文以及淺近文言中的優點……這樣的評價其實用在朱貞木身上同樣貼切。

  一九四九年以後,朱貞木也曾創作話劇,嘗試著用新文藝觀念創作,其正在創作的武俠小說,由於政策原因,半途中輟,想來《七條碑》之擱筆,其緣有自。

  朱貞木在一九五五年冬去世,享年六十歲。

  比較值得一提的是,朱貞木名下有一部歷史小說《翼王傳》,雖是以朱貞木之名出版,其實是上海著名編劇蘇雪庵所作。朱貞木還專門為此寫了序言,由此可見兩人關係匪淺。蘇先生夫婦在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過世,身後乏嗣,家裡字紙亦自星散,只能從《翼王傳》的序言中來瞭解二人之間的友情。蘇雪庵認為在小說一道上,朱貞木的造詣在他之上,可證朱貞木小說受歡迎的程度。能把故事講得只要識字就能讀,且「識字的老百姓愛讀」,足見其語言功力的深厚。
 

詳細資料

  • ISBN:9786267369722
  • 叢書系列:近代武俠經典復刻版
  • 規格:平裝 / 352頁 / 15 x 21 x 1.7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內容連載

楊武舉單名展,字玉樑。楊展的祖父,從鹽商起家。
 
嘉定城南二十五里以外,有個市鎮,地名五通橋,是四川有名的產鹽區。四川產鹽,和近海省份的鹽灘、鹽坑不同。四川是鑿井取鹽,每一口鹽井,井口不過七八寸左右,用人工和簡單鑽鑿的器械,一點點鑿下去。據說要鑿到五十多丈的深度,才能取出鹽水來,熬煉成鹽塊,再運到遠近地方銷售。有時辛辛苦苦掘到很深,依然無鹽可取,只好把這口井的全部工程放棄。這種開鑿鹽井,差不多都是私人資本。從明代迄今,沒有多大變更。掘出鹽來,便是一本萬利的家當。十口井掘不出一口鹽水來,耗財折本,也可傾家敗產。這裡邊便有幸有不幸,而且為了鹽井的爭奪,釀成械鬥仇殺,也有所難免。
 
在楊展祖父手上,卻是一帆風順。凡是楊家的鹽井,從來沒有失敗過,出產多,質地好,馳名全川,傳到楊展父親手上,五通橋的鹽井,密如蜂巢,其中以楊家產業居第一位,每年從鹽井所得的利益,實在可觀,城內城外許多店鋪房地,也漸漸變成姓楊的家當,年復一年,有增無減,楊家便成了嘉定首屈一指的大戶。
 
楊家這樣大的家當,幾世都是單傳,楊展的父親,名允中,進過縣學,也是個獨生子,連姊妹都沒有一個,楊允中忠厚有餘,幹練不足,許多產業,都托本家親戚代為經營,而且樂善好施,有求必應,因此嘉定的人們,都稱他為楊善人,卻喜有個賢內助,便是楊展的母親,這位夫人對內對外,有條不紊,在生下楊展來的一年,楊允中無意之中,做了一樁善舉。
 
允中平日絕少出門,生下楊展的第三天,卻值今年冬天臘月時光。頭一天天上忽然飄下雪花,四川氣候溫和,下雪不常見,嘉定近著峨嵋山,偶然飛雪,大約從山上高處,被風刮下來的居多。第二天允中一早起來,忽然發了雅興,坐了家中自備的滑竿(四川人竹轎子的名稱)。這種富家自備滑竿,與普通不同,晴天有遮陽,雨雪有油蓬,而且可坐可臥,允中坐著滑竿,帶了兩個家人,想到大佛岩應個踏雪訪梅的節景,順便望望岷江雪景。

最近瀏覽商品

 

相關活動

  • 【文學小說-華文創作】一部觀察微小但無所不在的「不對勁日常」圖鑑,直擊各種性別暴力下的案發現場
 

購物說明

若您具有法人身份為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特殊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說明 

會員所購買的商品均享有到貨十天的猶豫期(含例假日)。退回之商品必須於猶豫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的完整性,切勿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退回商品無法回復原狀者,恐將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必詳閱商品退換貨原則 

  • 臉譜全書系
  • 大塊全書系
  • 簡報溝通說話展(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