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關鍵字:台北

關鍵字:台北

Keyword:Taipei

  • 作者:王盛弘
  • 出版日期:2008/05/22
內容連載 頁數 1/6
有鬼
一進入十二月,我們,便都帶著逐漸發酵的心情,鬼們等待七月鬼門開一般,等待這個晚上的到來。在這個晚上,人們,如軟木塞突然爆開,碰!地一聲,香檳泡沫急不可待湧流而出,人們離開自己的窩巢,集聚到一個個可以讓自己的呼聲喊聲叫聲笑聲,得到旁人不計代價的聲援的地方;在這個晚上,人們計算著燭光、花朵、卡片、大餐、吻、愛撫與插入,所能誘發浪漫的刻度,用以為挽留離去的眼神,或催化情愛的芽眼。

我們,愛情的芽眼剛剛冒出頭,甫落地的嬰幼身上還留著母體的抗體一般,抵禦情愛裡種種過敏原。那時候,經濟尚未泡沫化,景氣指標還高掛在藍綠燈之間,中小企業沒有一家家倒閉,失業率從來也上不了媒體版面。那時候,十二月一到,一棵棵競爭高度和華麗的聖誕樹,便在城市一個個角落樹起,每在夜裡,一閃、一閃、亮晶晶。

聖誕樹下拍一張快照,只是暖身,我們,我和伊,有更浪漫的企圖,我們決定洗溫泉去,在平安夜。

平安夜裡,我們躋身在日常荒涼如鬼域的山路上,準備洗溫泉去。兩條車陣如蟻走的路線僵持於山路,其中一隊,車尾巴頂著車頭下坡,另一隊,我們雜在其間,車頭銜著車尾巴,慢緩如龜,逆著城市燈火更往深山裡去。車裡,響著,很輕地,怕吵醒了伊(伊斜倚往駕駛座,借我的一副肩膀安眠),很輕地響著整座城市同一個節奏的R&B,周杰倫在囫圇吞吐著歌詞:再也沒有純白的靈魂,自人類墮落為半獸人,我開始使用第一人稱,記錄眼前所有的發生──

你看(我拍拍你的頸項,那裡有光線孵出薄薄金色毫毛),前路怎麼會有一條如椽巨蛇橫在那裡?牠嘶嘶吐著舌信,七吋以上立起,眼如可以收攝魂靈的水晶球,牠左擺牠右晃牠直往我們進逼而來(你怕嗎?),牠猛一躍趴到前窗,鱗足在玻璃上盤旋,響音沙沙使我們寧願自己早已失聰(你怕嗎?),牠口大開炫耀兩隻利牙,口涎收束不住直望下滴淌(你怕嗎?快,快闔上你的眼,)

鱗甲逐漸變得光滑,生出琥珀色細密短毛,上有黑色斑紋,利牙倒豎成一雙耳朵,臉拉長,鬍髭長出,四條腿,有尾巴,身如弓,跨馬步,牙如匕首,爪如利刃,牠,往前一撲(躲進我懷裡吧,那裡有我為你預備一個小宇宙,有花香和甜蜜,巴哈為你演奏大鍵琴協奏曲),牠往前一撲,嘴巴大張露出森森堅冰般利牙,「虎」地一聲,牠往前一撲,玻璃窗上一個巨響,(你怕嗎?我怕,我也怕,可是我不能怕,我不怕你也不要怕,那些在我們眼前虛張聲勢的,只要我們心裡不怕,便都只是空中塵灰上的投影,大衛魔術移山倒海的一個把戲),牠往前一撲,爪子攀抓不住,癱成一片軟肉,便往下掉落。

虎的斑紋逐漸褪去,你看,快張眼看,現出一片天堂的白色,眼珠子轉成翡翠綠,額上冒出錐角,牠達達踩著腳步,在窗前徘徊,我搖下車窗,讓牠探頭進來,牠卻瞬地眼中冒出一團綠火莫非起了一時的歹念,我身體往內緊縮,難道這隻獨角獸也是蛇和虎的同一夥,都是僵道德與死倫理的代言獸?還好,還好,綠火只有一閃,隨即熄滅,眼中又現出了友善,我的手背牠舔舔,你的額頭牠舔舔,給了祝福,給了護身符。

當此時,天空中大概在馬槽大橋的方向,開出第一朵花火,很近,幾乎逼到眼睫毛前一般,上一朵熄滅同時,下一朵開出,車陣裡有人將車燈熄去,把燦爛讓給天空,第二輛,第三輛,很快地,所有車燈都熄滅,車頭金屬上一會兒亮著紅色一會兒黃色一會兒綠色藍色金色紫色。不只有花火,音樂自遠處傳來,前導一個騎單輪車男人從山坡上現身,他手上還在交替丟著火把玩,接著就是一個隊伍了,一車子的跑馬燈閃啊閃,大象上坐一名馴獸師,他揮動長鞭當作指令,獅子滾著鐵球前進,猴子在盪鞦韆,超過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每一次都引起準備上山和下山的遊客驚呼。現在,他們,包括我和伊,都下了車子,站到山路上了。

我拉著伊,直奔旋轉木馬。如果有所謂的幸福要件,旋轉木馬在前,星空在後,仙女棒在下,花火在上,音樂遠颺直達天聽,我和我的伊在人間,便是長久以來我所構織的一個童話般的場景,我曾在愛丁堡古堡下西王子公園、巴黎鐵塔前塞納河畔,看著那一上一下一圈轉過一圈的旋轉木馬,躍躍欲試而終究放棄,因為,身邊少了一個伊。現在,伊就在我懷裡,我們緊靠,相互交換體溫,寄生樹一般,我寄生於伊伊寄生於我。

冷不防地,伊轉頭在我頰上啄了一下。伊有話要說。噓,不要說出口,我知你將說些什麼,那也是我想對你說的,但是不要出口,不要讓它如幼雛給善欺生的獸啣了去,不要讓它成為人們指控的呈堂言證。…………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