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熊太郎又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攤開在書桌上的,正是這一期財務報表的資料,截至目前為止,已經連續出現三期赤字了。

熊之湯度假旅館正處於岌岌可危的虧損宭境。
這個區域因為有水質良好的天然溫泉,曾經是國內屈指可數、旅遊業興盛的溫泉街。然而在地方過疏化、少子化、高齡化、公共事業預算削減的多方衝擊下,往日的繁榮興盛已不復見,當地的景氣陷入持續低迷的宭況。

隨著溫泉街的來客數每況愈下,區域內的旅館同業爭奪遊客的狀況是愈演愈烈。競爭對手的洋熊度假村率先打破區域內旅館同業之間締結的君子協定,大幅度調降住宿費,掀起削價傷本的惡性競爭,態之湯旅館亦難以倖免。

熊之湯度假旅館的規模,僅次於區域內第一大的洋熊度假村,館內設有八十間客房以及二十間附有露天衛浴的湯屋。
在景氣蕭條、觀光客銳減、小型旅館倒閉的風潮裡,熊之湯在這之前總算能保住黑字的成績,但,最近這三期已由黑字轉為赤字,而且赤字的幅度在擴大之中。

當然,熊太郎也不是坐以待斃放任經營狀態惡化。基本開銷已削減至最極限、就連員工的獎金也刪除了。然而這些削減成本的對策顯然無法彌補營業額巨幅滑落所帶來的虧損。
熊太郎最掛心的事就是資金調度的問題了。

持續出現的赤字並不會使公司倒閉,但資金周轉不靈卻會使得營收呈現黑字的公司倒閉。熊太郎花在與金融機構交涉的時間佔去每日工作時間的一大半。

「這筆借款的返還期限,能不能請你們再寬限一個月呢?」
熊太郎低下頭、深深的鞠躬哈腰,然而銀行的負責人卻遲遲不肯點頭。交涉因此陷入膠著狀態。
熊太郎只好無奈的打道回府。

「真可惡!那個頑固的老頭為什麼這麼不盡人情啊!如果旅館倒了,那都是那傢伙的錯啦!」
熊太郎怒不可遏的朝牆壁踢了一腳。
「社長,不如再去拜託前幾天拒絕借款給我們的那間銀行吧!」
「好吧,再去試試!」
這幾個月裡,熊太郎每天都是在沉重的財務壓力下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

「我應該不是為了過這種日子才繼承父親的公司啊!如果要這麼痛苦的話,早知道就不要繼承家業了……」
熊太郎在東京念完大學後即進入大型企業工作,在第四年時獲得公司招募的海外進修名額、遠赴國外取得商學院MBA學位。

回國後在經營企畫部擔任預算編列的工作時,熊太郎接到了父親因過勞而病逝的消息。儘管熊之湯度假旅館在地方上是規模第二大的旅館,但身為經營者的父親並沒有培育接棒人。
「這樣下去的話,旅館將無法繼續營運……。等等,這說不定是個機會,我可以把商學院教授的知識應用在經營旅館上……」

熊太郎在經過幾番思量之後,決定離開東京任職的公司,回到家鄉經營自家的旅館。
熊太郎就任旅館負責人後,即接二連三的導入他在商學院學到的新式經營手法。但是,這些方式幾乎全面失靈,幾乎起不了任何作用,旅館的業績更是一落千丈。
最明顯的問題在於,旅館的員工對於熊太郎所主張的經營理論及專業用語一無所知,無法支援這些突如其來的變革,工作現場一片混亂。

「為什麼你們就是不懂我的意思呢?」
熊太郎與員工之間的代溝似乎愈掘愈深。
有一天,從銀行回來的路上,熊太郎接到了一通雷話。
「社長,事情大條了!」
這是祕書貓貓打來的。

「犬之介因過勞病倒,被送到醫院了!」
「什麼!」
熊太郎對犬之介是百分之百的信賴,因為旅館裡只有犬之介一個人能夠理解熊太郎所說的經營理論。
優秀且責任感強的犬之介於是過量承受了熊太郎所交代的工作。
「確實他最近看起來沒什麼精神,難道說犬之介的體力已經到極限了……」
無論如何,當務之急是要找人接手處理犬之介的工作。

熊太郎急忙趕回旅館,將犬之介的工作分配給其他的員工。多虧犬之介有將份內的工作內容及資料保存清楚的做成文書記錄,因此分配工作的事宜比想像中要來得順利。
「呼~,這樣應該暫時沒問題了。」
熊太郎回到社長室的座位上,閤上眼、做了個深呼吸。

「找人頂替犬之介的工作固然重要,但犬之介的身體狀況更是令人擔心……」
在持續赤字經營的壓力下,每天都得忙著調度資金,熊太郎並沒有餘力去體諒員工的辛勞。
「在這幾乎沒有利益的痛苦時期,唯一信賴的犬之介又病倒了,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在工作的啊……」
熊太郎想不出自己的工作意義何在,心情鬱悶到極點。

「這樣下去真的很糟糕。總之,無論如何都要使旅館業績振作起來才行!」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