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真情的互許】
父親把我送給大塘義父的那個秋天,父母親帶著青少年教育所的學員到可汗溪兩側試種板栗的樹苗。工作累了兩人在小溪畔休憩片刻閒聊,父親提到可烏卡恩之役重傷,被擔架抬往霧社醫務所後,常似真似幻夢見仙女掬水給他喝之事,而母親也憶起曾在此地掬水給重傷日警喝水之事,一查對時間,他倆不禁深深感嘆,原來兩人的姻緣早由天注定了。從此發自內心地彼此珍惜,真情日濃。

當我長大回日本探親時,父親曾敘述此段往事:

「當時接受政略婚姻三年期已過,為國為理蕃,必需虛情假意討好蕃邦公主的日子應該可以結束,應該是回國與初戀情人結合的時期了。

然而住院兩個月期間,我數度從死亡的幽谷走回人間,衣不解帶地照護我的是貝克‧道雷。脖子被砍的可烏卡恩戰役,在可汗溪畔以芋葉掬水解我死渴的人也是貝克‧道雷,顯然我和你媽媽的緣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了的,出院前我決定認命,要和貝克‧道雷長相廝守。

因此我寫一封信給你爺爺下山為吉,雖然他不願接納你母親為媳婦,但是我已決定和貝克‧道雷成為真正的夫妻了。

另一封寫給和我情路坎坷的初戀情人勝又仲子。我父親明知我和仲子感情甚篤私訂終身,卻在我高中一畢業時,為了幫助米店的事業,逼我和老家大佃農之女結婚,婚後數日,我以回三島市幫助父親從商的名義,將她留置在修善寺我生母的身邊,不久就當兵到台灣,我一直請父母親將她休了,送她回娘家,希望她已改嫁過幸福的日子。

人非草木豈能無情無義?住院兩個月期間,每次從昏迷中醒轉,都看到貝克對我無微不至的細心照料,甚至疲憊倒臥在我身邊。幾經靜思,心中的那盞光明燈亮了,驅走心中的陰暗,我的人生觀大大的改變,決定要光明正大的順命而為,真正接納貝克‧道雷為妻。

因此誠懇的修書給一直受命運之神玩弄的初戀情人,請仲子把我遺忘,早日另覓更適合她、更好的男人下嫁。

出院以後,更專程到埔里的松山照相館,請陳先生為我與貝克合攝一張真正的結婚照當紀念。

馬烈巴的養蠶班,一直由你的母親當負責人,她每天帶著蕃青教養所的學員,採桑葉、清蠶糞,等蠶結繭後,將蠶繭交由蕃產物交易所寄賣給日本的絲織品工廠。織成綢鍛絲帕和蠶絲被。所賺的錢貼補蕃童、蕃青教養所用。我復甦回馬烈巴駐在所時,我要送給貝克一份愛的禮物,這個郵購自日本絲製品工廠的愛的蠶絲被,早已在恭賀我們返回馬烈巴了。」

父母親躲在愛的蠶絲被中纏綿,孕育了四個愛的蠶寶寶:大正五年生了弟弟阿宏、七年生了敏子、十年生了阿昇、十二年生了靜子。加上亡故的春子姊和我,下山家族在馬烈巴生下三男三女共六個子女。(以上內容摘自《流轉家族》第三話「日本爸爸與泰雅媽媽」)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