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4/7


「是不是搞錯了,」翔太說,「搞不好哪裡有幫人開示的雜貨店,她一定是搞錯地方了。」

敦也拿起手電筒站了起來,「我去確認一下。」

他從後門走出去,繞到雜貨店前,用手電筒照向看板。

他定睛細看,油漆剝落,看不清楚,但在「雜貨店」前面,的確有片假名寫著「浪矢」這幾個字。

他回到屋內,把看到的情況告訴另外兩個人。

「所以果然是這家店,但正常人把信丟進這種廢棄屋,會期待有人回答嗎?」翔太偏著頭納悶。

「搞不好不是這家浪矢?」幸平開口說,「搞不好哪裡有一家真正的浪矢雜貨店,因為兩家店名相同,所以搞錯了。」

「不,不可能。看板上的文字幾乎快看不到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叫這個名字,根本看不清楚。不過……」敦也拿出剛才那本周刊雜誌,「我好像在哪裡看過。」

「看過?」翔太問。

「我好像看過『浪矢』這兩個字,我記得好像是在這本周刊上看到的。」

敦也翻開周刊雜誌的目錄,快速地瀏覽,視線立刻停留在一個地方。

那是一篇名為「深受好評!消煩解憂的雜貨店。」

「就是這篇,只不過不是浪矢(namiya),而是煩惱(nayami)……」

他翻到那一頁,報導的內容如下。

有一家可以解決任何煩惱的雜貨店深受好評。那家店就是位在○○市的浪矢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郵件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方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雜貨店老闆浪矢雄治先生(七十二歲)笑著說:

「一開始是我和附近的小孩子拌嘴,因為他們故意把浪矢(namiya)念成煩惱(nayami)。因為看板上寫著,接受顧客訂貨,意者請內洽,他們就說,爺爺,既然這樣,那我們可以找你解決煩惱嗎?我回答說,好啊,任何煩惱都沒有問題,沒想到他們真的來找我商量。因為原本只是開玩笑,所以起初來找我商量的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事。像是不想讀書,要怎麼讓成績單上都是五分,但我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很認真地回答,久而久之,開始有一些嚴肅的內容。像是爸爸、媽媽整天吵架,他覺得很痛苦。後來,我請他們把要問的事寫在信上,丟進鐵捲門上的郵件投遞口,我會把回信放在後門的牛奶箱裡。這麼一來,即使對方不具名,我也可以回答。從某一段時間之後,大人也開始找我諮商。雖然我覺得我這種平凡的老頭子幫不上什麼大忙,但還是很努力思考,努力回答他們的問題。」

當問及哪方面的煩惱最多時,浪矢先生回答說,大多數都是戀愛的煩惱。

「不瞞你說,這是我最不擅長回答的問題。」浪矢先生說,這似乎成為了他的煩惱。

報導旁有一張小照片,照片上出現的正是這家店,一個矮小的老人站在店門前。

「這本周刊雜誌並不是剛好留下來,因為這本周刊上登了自己家裡的事,所以特地留下來。話說回來,真讓人驚訝──」敦也輕聲嘀咕道,「消煩解憂的浪矢雜貨店嗎?相隔了四十年,現在還有人上門諮商嗎?」

說完,他看著「月亮兔」寄來的信。

翔太拿起信紙。

「他媽的,」翔太氣鼓鼓地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三個人回到和室,敦也再度看著「月亮兔子」寫來的信。

「怎麼辦?」翔太問敦也。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