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BL漫畫展
內容連載 頁數 5/7


「不必放在心上,反正天亮之後,我們就離開了。」敦也把信放回信封,放在榻榻米上。

一陣沉默。外面傳來風聲,蠟燭的火光微微晃了一下。

「她不知道有什麼打算。」幸平幽幽地說。

「打算什麼?」敦也問。

「就是那個啊,」幸平說,「奧運啊,不知道她會不會放棄。」

「不知道。」敦也搖了搖頭。

「應該不可能吧,」回答的是翔太,「因為她男朋友希望她去參加奧運。」

「但是,她男朋友生病快死了,這種時候哪有心思訓練,當然應該陪在男朋友身邊啊。她男朋友心裡應該也是這麼想吧。」幸平難得用強烈的語氣反駁道。

「我不覺得,她男朋友想要看到她在奧運舞台上發光,所以正在和疾病搏鬥,至少希望可以活到那一天,但如果她放棄了奧運,她男朋友可能就失去了活下去的力量。」

「但她在信上寫了,無論做什麼事都無法專心投入,這樣下去,根本沒辦法去參加奧運比賽。她既見不到男朋友,又無法完成心願,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嗎?」

「所以她必須拚命努力啊,現在根本沒時間煩惱。即使為了她男朋友,也要努力練習,無論如何,都要爭取參加奧運,這是她唯一的選擇。」

「是喔,」幸平皺起眉頭,「是嗎?我做不到。」

「又不是叫你去做,是叫這位兔子小姐去做。」

「不,我不會要求別人去做我自己也做不到的事,翔太,你自己呢?你做得到嗎?」

被幸平這麼一問,翔太答不上來,一臉不悅地轉頭看著敦也問:「敦也,那你呢?」

敦也輪流看著他們兩個人。

「你們幹嘛這麼認真討論?我們有必要考慮這種事嗎?」

「那這封信要怎麼辦?」幸平問。

「怎麼辦……沒怎麼辦啊。」

「但是,要寫回信啊,不能丟著不管吧。」

「什麼?」敦也看著幸平的圓臉,「你打算寫回信嗎?」

幸平點點頭。

「寫回信比較好吧?因為我們擅自把信拆開了。」

「你在說什麼啊,這裡本來就沒有人,她不應該把信丟來這裡,收不到回信是理所當然的。翔太,你也同意吧?」

翔太摸著下巴,「你這麼說也有道理。」

「對吧?不用管他啦,不要多管閒事。」

敦也走去店面,拿了幾綑糊紙門的紙回來,交給另外兩個人。

「給你們,用這個鋪著,睡在上面。」

翔太說了聲:「謝啦。」幸平說了:「謝謝。」接了過來。

敦也把紙鋪在榻榻米上,小心翼翼地躺了下來。他閉上眼睛準備睡一下,發現另外兩個人沒有動靜,張開眼睛,把頭抬了起來。

兩個人抱著紙,盤腿坐在榻榻米上。

「不能帶他去嗎?」幸平嘟噥著。

「帶誰?」翔太問。

「她男朋友啊,生病的那個。如果她去集訓或遠征時可以帶男朋友同行,就可以一直在一起,她也可以訓練和參加比賽。」

「不,這不行吧?他生病了啊,而且只剩下半年。」

「但不見得不能動彈啊,搞不好可以坐輪椅,這樣的話,就可以帶他同行了。」

「如果能夠做到的話,她就不會來諮商了。她男朋友應該臥床不起,不能動彈吧。」

「是嗎?」

「對啊,我想應該是這樣。」

「喂,」敦也開了口,「你們要討論這種無聊事到什麼時候?我不是說了,別管閒事嗎?」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