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暮至臺北車停未

暮至臺北車停未

  • 作者:吳妮民
  • 出版日期:2015/02/27
內容連載 頁數 11/12
阿興青灰著一張臉,越過阿琴的肩,他望向遠遠摩托車上的男人,那男人的臉面和表情,阿興其實看不清,但他一點也不想看清了,那男人甚至不必下車解釋。僅僅站在阿琴對面的這幾分鐘,阿興可以感覺到往來路人投來好事的眼光,他倏地明白了,自己出現在這裡,是多麼地不合時宜。於是所有在心頭翻覆一天的、那些委屈的話語、憤憤的疑慮,阿興都不打算提了,只是打起了精神說,感情的事,沒有辦法勉強啊。壓抑著即將爆開的聲線,阿興送給阿琴幾句祝福,隨即轉身,走上往楊梅的路。
 
也許心疼、也許愧欠,身後,阿琴啪噠啪噠追了上來。阿興聽見她的腳步聲,回頭望見,隔著段距離,她無語趑趄尾隨著,遂朝她揮一揮手,「你走吧,」他說,「我不需要你同情……我尊重你的選擇。」說完,阿興快步離開,頭也不回地就往楊梅車站疾行。他沒再轉身,也不曉得阿琴究竟跟到哪裡——那便是他最後一次看見她了。回程的路很長、很長,阿興一直走到天色昏暗,夜空幽藍絳黑,街邊的青白燈盞嗞嗞響起,逐一都點亮了。
 
幾天後,阿興接到阿琴的來信,簡單幾句話,她告訴阿興,阿興過去送她的東西,她全數寄在中壢火車站的行李寄物櫃內,信中並附有收據,要阿興去領回。阿興去了。門打開,櫃裡靜靜擺著一具電鍋;旁邊有只小紅絨盒,盒裡,鑲著阿興攢了好久的錢,送給她的一枚金戒指。
 
之後,阿興心情鬱鬱,特地去找了趟父親,並將分手的消息告訴他。彼時盛水已換了工作地點,就在北投大業路上的一處建築工地顧寮,看守工地、幫工人燒燒茶水。盛水安慰了阿興幾句話,便沉默了;因為早先,盛水也見過阿琴,覺得她是個好女孩呢。
 
在父親面前,阿興故作平靜,心裡卻有什麼在割剮,他驀地想起,在馬祖當兵時,那個說自己嫂嫂也在楊梅米果廠上班的曾姓弟兄。回臺後幾次相見,他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對方沒說,阿興也不便追問。想來,曾弟兄的嫂嫂也許向他提過什麼,只是他不知如何開口罷。
 
就還有疊隨身信札。來來往往寫了四年多,從桃園,一路積累到馬祖、臺南、金門,寫成了一綑厚厚的行李,如今,倒成負擔了。阿興再將它們留了一陣,搬家後,某個放假無事的日子,他用整個下午,一封封都撕了。
12上一頁 11 1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