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暮至臺北車停未

暮至臺北車停未

  • 作者:吳妮民
  • 出版日期:2015/02/27
內容連載 頁數 10/12
假日,阿興與同袍弟兄像要趁著當兵將金門玩遍一樣,在島上處處留下足跡——海印寺、金城、金寧、沙美……,他和弟兄們攝下一張張照片留念,這些相片,他想日後再拿給阿琴看,告訴她關於她不能親睹的金門風光。不過說實話,此刻的他,卻真有那麼點不想退伍,軍中生活飽食無虞,又毋須煩惱未來諸事;而一回到臺灣,臨到眼前的便是就業的壓力,生存的命題。甩甩頭,算了算了,阿興還想趁著這段時間,暫時,別再鬼打牆似地窮究傷腦筋的問題呢。
 
三個月,眨眼就過了。從金門回到臺灣,阿興忙找新工作,不及與阿琴碰面,直到阿興到第一拉鍊公司上班,事事穩妥後,才有空寫信給阿琴。他要說,嘿,他回來了,而且,也找到頭路了。
 
過了幾天,阿琴的信安靜寄來,這是他倆近來頭一次聯繫,阿興迫不及待展讀,信裡的字句卻似平地炸開一聲霹靂般——
 
她說,廠裡有位男同事,長期以來一直愛慕追求她,最近還以死向家人要脅非她不娶,她的老闆、廠長極力撮合,且代男方向她家人提親,雙方家長已同意這門婚事了,她感到很抱歉……
 
怎麼回事?他是誰?
 
阿興登時覺得全身發冷,心臟驀地墜進空洞;這,這仍然是阿琴平素端整清麗的字啊,但它們為何看來如此陌生?
 
接獲這樣突如其來、沒得翻轉的信,阿興的腦門像被狠狠悶擊了一記,那整日上班,他胸口窒塞、眼鼻痠脹,卻想哭也哭不出。昏昏沉沉間,懷抱著滿腔悲憤與質問的衝動,下班後,阿興立刻從中壢匆匆搭車趕到楊梅富岡,她工作的地方。
 
站在那大門口的五分鐘,阿興覺得自己真的像個孤單的人了。他等到天荒地老,透過警衛的聯繫,暮色裡,終於有一輛白色的偉士牌摩托車從廠區馳出,流暢地,圓滑地;小小白點上擠坐兩個人,遠遠,阿興就看見阿琴貼住一個男人的後背、雙手親暱地摟抱他腰際。那道白弧線拐了大彎,劃過阿興眼前,最後,車子噗噗熄火,瞬間啞了一般,停在廠區大門口。
 
是阿琴。曾經熟悉的阿琴跳下車,阿興看著她走到面前,彷彿放慢了動作一般,她訥訥打了聲招呼。相隔一陣時日未見,阿琴的神情好像陌生了些,是阿興的錯覺嗎?昔時那雙靈活的眼睛,看來略有心虛和抱歉。阿琴低聲說了幾句話,意思是請阿興諒解,但這些話現在聽來,再無關緊要了。
12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