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暮至臺北車停未

暮至臺北車停未

  • 作者:吳妮民
  • 出版日期:2015/02/27
內容連載 頁數 5/12
阿興滿腦子都是甘妹的身影,幸而他在臺東的親戚不少,假日,阿興總到這些親戚家裡去走走,有時親戚們也到阿興的租屋處去探視他,如此過了一段時日,阿興總算從喪母之慟中稍稍恢復過來。每次回家,他會特地繞進富南公墓去看看母親,他在心裡告訴媽媽,自己會堅強、不讓她擔心。農工即將讀完的這年,終究,自己是該為自己打算了。
 
於是阿興和同學們一起搭上了這班夜車。臺東,花蓮,蘇澳,再換乘往臺北的普通車。他不知道,這路線有多少人曾如此走闖接駁,而多年後,會有人為這樣北上的旅程寫一首歌:
 
酒家的看板  滴到雨水  東北風吹的頭個暗瞑  天色罩黑陰
一句為前途  一聲要賺錢  打著一張車票  阮要去都市
蘇澳來的尾班車  你要載阮要去叨位打拼
蘇澳來的尾班車  頭前甘會嶇嶇崎崎
 
想要吃擔仔麵  卻沒人開店  一人提著行李  故鄉的港邊
一張平安符  一卡金戒指  觀音媽你得替阮來保佑
蘇澳來的尾班車  你要載阮要去叨位打拼
蘇澳來的尾班車  頭前甘會嶇嶇崎崎
蘇澳來的尾班車  一路駛過全是風飛砂
蘇澳來的尾班車  前途甘會嶇嶇崎崎
——〈蘇澳來的尾班車〉林良哲詞/陳明章曲
 
 
列車還在黑夜裡奔跑。眾人都沉默了,惟鼻息發出甜蜜的聲響,看來,只有司機還不睡,警醒著雙眼,安靜地帶大家奔馳。不知不覺,望著窗外的少年也隨著車行晃盪,閉上了眼。他睡著了。在那裡頭,他看見誰?他夢見誰?
 
鐵道,就這樣伸進了夜與日的交界,天際終於透出了曖昧的深青的光,一種介於冥黑與幽藍間的色澤,那是不是黎明來臨前的信息呢?張嘴熟睡的少年沒有看見這一幕,只有背景音依然空隆空隆,空隆空隆……整夜用盡氣力的火車抓緊了鐵軌,它好像累了,於是漸漸地慢了、慢了;顛行之間,這群離家的少年們正在夢境邊緣,模模糊糊地,他們彷彿同時聽到含糊又遙遠的聲音,輕輕地叮嚀著,「各位臺東來的孩子,花蓮,花蓮站到了。」
 
【內文節選二】
戀愛時代
 
「敬啟者:看過你的人事資料,我的年齡比你大,我從來不敢想與你做朋友……,你接到此信後我已辭職離開RCA到臺北……。知名不具」
 
少年阿興手中捏著信紙,信上字跡工整清麗。當此時,阿興已結束了萬能工專與美國無線電電子公司(RCA)的短期建教工讀,回到學校裡。
12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