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暮至臺北車停未

暮至臺北車停未

  • 作者:吳妮民
  • 出版日期:2015/02/27
內容連載 頁數 4/12
一九六九,這年夏天結束了,阿興升上高二。開學後不久的週末,秋節剛過,阿興回到已遷至花蓮富南村的家補度中秋,家裡的月餅甘妹捨不得吃,特意留了塊豆沙月餅給阿興。團聚後返校才過一週,阿興印象深刻,是週六,一個很想回家的念頭突然翻騰而出,心裡有股說不出的沉重,但末了他念及來回的交通費,還是忍了下來,沒有回家。
 
翌日清晨,姊夫無端出現在阿興臺東的租屋處。見到他,阿興的心猛地一沉——姊夫從沒來過這裡,而他為什麼竟費事找到?姊夫說,收拾衣服,趕快隨他回去。看到姊夫眼眶濕紅,阿興心裡有底了,雖然姊夫只說,媽媽病倒而已。
 
回到池上,在堂舅家早聚集了一干親眾,長輩們仍然不敢將實情告訴阿興,但眼見如此大陣仗,眾人又直催促著阿興速速返家,一路阿興的眼睛已經禁不住開始撲簌簌落淚。跳上堂舅的機車、直抵富南村,山路上阿興踉蹌向家屋奔去,一進門,阿興就見到甘妹躺在角落的草蓆上,客廳滿是聞訊而來的親友。阿興匍匐哭喊著媽媽,握住母親的手腕,可惜,甘妹的身體早已涼去了。
 
原來,前一日,盛水在池上街市遇見遠自苗栗來的親戚,回得家來向甘妹提起,甘妹高興非常,正準備出門到鎮上做頭髮、買些菜餚回家宴請親戚,倏地卻在客廳裡倒下了;盛水趕緊將甘妹扶進房裡,一邊請人騎車延衛生所醫師前來出診,來回折騰了一兩小時,才知道可能是中風。看診完,甘妹回房休息,未料沒多久,甘妹便沒了氣息。
 
甘妹下葬得快,阿興回家隔日,一切便都停妥了。前來弔唁的除了親友外,還有父親盛水當時的長官,臺東農田水利會會長。站在一旁聽他倆對談,阿興才知道,原來父親前陣子不知何故,無心朝九晚五的辦公室工作,已在單位辦理資遣。只見會長極力勸慰盛水,希望他能留下,尤其在現下家庭遭逢變故的時刻,無奈盛水不為所動,堅決不在機關上班。
 
唉,是否盛水的性格原就漂泊,只遲遲無人識得而已?阿興雖大感意外,卻也插不上嘴——父親決定的事,一向輪不到孩子們出意見。就這樣,母親走了以後,父親也跟著失業了。
 
回到學校的阿興,有好長一段時間無法靜心讀書,失去母親的痛楚,對一個正值青春的男孩來說,還是太苛刻了。
12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