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暮至臺北車停未

暮至臺北車停未

  • 作者:吳妮民
  • 出版日期:2015/02/27
內容連載 頁數 8/12
偶爾,阿琴也下山。某回阿琴寫了信來,與阿興約在中壢車站碰面,卻沒寫明是在中壢的臺汽車站、火車站,或桃園客運車站。讀信的阿興起初也沒意會,時候到了才赫然發現中壢有這麼多「車站」哪!那天,焦急的阿興遂在這三個頗有距離的車站間來回奔波,龐雜匯流的候車人潮中,始終沒見到阿琴,因而接下來的那週,阿興是失望悵惘的。
 
山中代課的靜好一年很快就過去了,阿琴再度回到工廠,這次,她與阿興距離近些了,廠址在楊梅,專營米果外銷。在米果廠裡,阿琴素來認真苦幹的個性再度引起了董事長的注意,不但授予阿琴管理一職,還收了她當乾女兒。阿興則仍不時利用假日去找她,出遊間,兩人深談過數回,對未來都有共同的願景。阿琴說,現在的媽媽是繼母,下面還有幾個同父異母的弟妹——大妹在阿里山上的一家紀念品特產店當店員,小妹身體單薄,弟弟則還在高中讀書;有個叔叔在嘉義公車處上班,從前就特別關愛照顧她,她寄放在叔叔那裡的錢,也有一些數字了,叔叔希望她能早日結婚,那筆錢可以作為婚後創業基金。阿興轉念想到自己,自己是早無家人可倚賴了,而她雖有祖母、父母及弟妹,卻又有誰能幫她呢?那年代似乎大家都窮,都得趕著找生路、為日常奔忙,只是,他倆更窮而已。雖然交往期間,阿琴幾度不安地向阿興表示她顧慮到雙方年齡的差距,但阿興一再向她保證,年齡不是問題,他不忌諱世俗眼光,重要的是雙方的感覺。由於經濟考量,他必須等退伍之後、工作穩當了才能結婚。
 
一九七四年,阿興從工專畢業,抽中空軍防炮部隊,金馬籤,當兵去了。那年冬天,阿興先往馬祖,到東莒部隊報到,被分發到文書室擔任文書工作。安頓後,靠著運補艦,阿興繼續與在臺灣的阿琴通信。七○年代的馬祖島,島上娛樂荒蕪,惟有中山堂會不時放映電影供軍民欣賞,是以眾人無不盼望十天半月來回一趟的船期可以準時到達。島內寂寞,阿興幾乎每日一信,信中,除了描述馬祖十一月的氣候嚴峻、島嶼枯寒外,就是一些互相鼓勵的家常話語。通信審查的制度下,所有信件都會被拆開讀過,不但郵局有安檢,部隊輔導長也有權檢查書信;保密防諜的年頭,什麼也不能說。然即便書寫內容淺薄,阿興的最大想望就是收到阿琴的信,每逢收信,因船期累積而來的信件常有好幾封。
12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