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暮至臺北車停未

暮至臺北車停未

  • 作者:吳妮民
  • 出版日期:2015/02/27
內容連載 頁數 6/12
這封信在他離廠一星期後,莫名出現在他的宿舍信箱。看看信封,寄件地址寫著:「桃園龍壽街RCA ○○棟女生宿舍」。
 
阿興很困惑。他從來沒有異性朋友,也未曾留下聯絡地址過,那麼,這女孩是誰?
 
竭腸思索,終於有件事躍進他腦海——
 
工讀時,阿興被分配到專事生產零件的第二廠,負責電視IC晶片的組裝。廠裡數條生產線,每條約百餘公尺,作業員一字排開,機械式地以手工裝配電路板。夾在人龍中,少年阿興是長長生產蟻隊裡毫不起眼的一員。
 
在那場域,有一位身材高而乾瘦、膚色黝黑的女孩,鵝蛋臉,單眼皮,一身黃制服,操持著一口獨特南部腔音的臺語,偶爾在工作時會走來與建教生閒聊幾句。同事說,那女孩是這條線的領班,姓許,在RCA好一段時間了,工作態度相當認真、負責,組長經理對她都很肯定;即使與人交談,她的手依然毫無差池地在裝滿IC晶片的塑膠盤上操作,將良品與劣品分開。然或許是基於男女間的禮貌矜持,阿興從未好好看過她,許小姐的出現,起初並沒引起他的注意。
而廠裡空氣實在悶熱難聞。阿興在那工作,期間兩度流了鼻血。有一次,適巧許小姐也在場,她走來遞了衛生紙給阿興,擦拭從鼻孔汩汩冒出的鮮血,並示意阿興平躺在工作檯上,靜待血流停止。
 
那麼會不會是她?心裡有個底後,阿興便趕到女生宿舍大門口,想向許小姐說聲再見。當時,RCA在臺生產的電視機外銷世界各國,桃園中壢生產線的女作業員就有一萬人左右,光只女宿大樓便十棟上下,出出入入的人很多。阿興站在路邊,試圖攔下幾個進出的女生詢問,但沒有人認識她。夜色逐漸低垂,少年阿興只得悵悵離去。
 
過了好一陣,也許女孩已安頓下來,阿興才又接到她的來信。她說,因為想繼續升學、報考大學夜間部的聯考,所以辭去了RCA的工作。目前,她在臺北一家出版社老闆的家裡幫傭煮飯。其時阿興除了應付萬能工專的課業之外,心中另行埋藏的願望是重考臺北工專電機冷凍工程科。身為抱持夢想的同路人,阿興遂也回信鼓勵她。
 
是後來,才知道了她叫阿琴的。一來一往的書信間,文字勾勒出阿琴的樣貌:她足足大阿興四歲,是個孤女,母親很早就病逝了,全靠祖母拉拔她長大;老家在嘉義民雄,自己一人上北部打拚。那麼,阿興想,這會是個吃過了苦、且還能繼續吃苦的女孩吧。
12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