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4
鼓勵孩子養成好習慣
小時候的習慣,會直接儲存在神經連接的突觸上頭;
哪怕將來得了失憶症,小時候的壞習慣也都還在。

 
一個朋友生病了,我去探望時,看到她兩歲的孩子玩完玩具後,居然會把玩具放回木箱中,才過來要她抱。朋友抱著他,親他的臉說:「寶寶好乖,玩具放的好好,媽媽好高興。」然後誇張的對我說:「看我們家寶寶自己會把玩具收起來,是不是好能幹,好乖?」
 
我了解她的用意,便努力稱讚,寶寶高興得樂不可支,不一會就在媽媽懷裡睡著了,我這才輕聲問她是怎麼訓練的。
 
不懲罰,只獎勵對的行為
我們不是說「可怕的兩歲」(terrible two)嗎?兩歲的孩子智慧沒有開,講也講不聽,精力又充沛,常把父母整得恨不得把他再塞回子宮去,為何她的孩子這麼乖?
 
她嘆口氣說,做完化療之後沒有什麼體力帶小孩,只能盡量把孩子抱在懷裡,唱歌、講故事給他聽。她發現,孩子只要有人抱,尿片濕了也不鬧,就知道孩子喜歡被人抱,便用抱他、跟他說話來獎勵他。她說:「不要低估孩子的能力,孩子是可以教的。」
 
這位媽媽的親身體會,讓我想起幾年前,我們所裡請了一位美國教授來幫我們設立眼動實驗室,這位教授是摩門教的長老,有十四個孩子,帶了六個年幼的一起來臺灣,每帶他太太去買菜,都得出動四個學生幫忙推購物車,但是,這位太太並沒有忙得不可開交。
 
我觀察到,她才三歲的女兒就幾乎可以照顧自己,吃飯時會去拿自己的餐具,吃完了會把盤子拿去廚房,也有分配的家務事要做(餵貓、撿報紙、收拾自己的玩具和衣服)。她的每一個孩子都有應分擔的家務,家裡牆上掛著的一個鏡框,上頭有兩行字:「做完應該做的事後,你就有時間去做想做的事。」
 
當我們嘖嘖稱奇時,這位教授說:
 
「你們不是都念過行為主義的『塑造』(shaping)嗎?假如你們可以教會一隻豬站起來用後腳走路,還推著購物車上電視賣廣告,小孩子怎麼不可能教他處理自己的事呢?只要記住『塑造』是不懲罰錯誤(動物聽不懂人語,我們無法責罵牠),只獎勵對的行為就好了。」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