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6
就算有時候你必須提問以達成我上述列的事項,那也得抓準時機、地點、機會,等青少年時期的子女有安全感了再說,而你的提問也要把重點放在了解孩子的心上,青少年會感受到你由衷真誠的關懷。什麼是真情,什麼是假意,他們都分辨得出來。

其次,提的問題要給青少年有機會回答他們的興趣所在、對什麼感到迷惘、他們可能在怎樣的價值衝突中感到無所適從,以及為什麼會有現在的行為表現。問題好比一把鑰匙,能打開上鎖的門,得到與青少年子女深交的機會,讓動機、傷害和隱藏的感覺能浮上枱面。這就是你要的,不是嗎?

你應該由青少年子女給的答案,以及他們後續問你的問題中來提出問題。假如你肯花時間提問,聽到的會比你渴望的多,也可能聽到一些你不想知道的事。但我能向你保證:絕對不會有話題用完的情況發生。

我一般不會和諮商的青少年分享我的意見,除非對方要求──而這種情況少之又少。切記,提問的重點不是讓我們找到答案,而是讓他們找到答案。況且我認為青少年要是把我對某項主題所提出的意見再左思右想過,是不太可能奉為圭臬的。在尋求真理的過程中,他們自己想出來的意見才更至關緊要。我不希望孩子模仿或複製我的意見,我希望他們可以更進一步、更深一層發展自己的想法。這種溝通模式能開創更有趣的討論和呈現出五花八門的意見,最終確實會反映出我的影響,但並不盡然是我對特定議題或主題的感受。跟一群凡事跟你感受一致的人坐著聊天,那多沒意思啊?我還寧願跟鏡子說話咧。

因此,孩子如果投射出「嘿,我需要幫忙」的目光,我便知道出了什麼事。我通常會問:「你想聽答案?還是在問我的意見?」有時候對方會說:「都不要。」那我會回:「好。」有的時候青少年會說:「分享一下你的看法。」我多半是這麼回的:「我還不確定自己的想法……」這麼說並不表示我真的沒有頭緒,而是因為我不希望青少年停止去想自己的意見。而其實,我很少讓他們知道我的看法。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