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近乎佛教徒

近乎佛教徒

內容連載 頁數 3/6
波浪鼓及其他分心物

我們在很多地方都和淨飯王一樣。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會不由自主的讓自己和他人避開真相。我們對衰朽的徵象已經產生了免疫力。我們告訴自己「不要老想着這些事」,並且用正面的方式來鼓勵自己。我們在生日派對中吹熄蠟燭來慶生,而事實上熄滅的蠟燭應該用來提醒自己,離死亡又縮短了一年。我們以煙火與香檳慶祝新年,卻讓自己忽略舊的一年永不復返、新的一年難以預料的事實。然而,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

當這個「任何事情」令人不滿意的時候,我們就會故意轉移注意力,如同母親用玩具和波浪鼓分散孩子們的注意力一樣。如果心情不好,我們就會去逛街、上館子或看電影。我們編織夢想,瞄準終生成就,諸如海邊別墅、徽章、獎座、提早退休、名車、好朋友、好家人、好名聲,最好還要上健力氏世界紀錄。到了晚年我們還要有個忠誠的伴侶一起坐豪華遊輪旅行,或養純種貴婦犬。雜誌和電視介紹並強化這種快樂和成功的模範讓人們去追求,不斷地創造新的幻相來引誘我們。這些所謂成功的觀念,就是我們大人的波浪鼓。

不論是念頭或是行為,我們在一天當中所做的任何事,幾乎沒有一樣顯示出我們覺知生命是多麼的脆弱。我們浪費時間在電影院等候一部爛電影開演,或急着趕回家去看電視現場節目。當我們坐着看廣告、等待……,此生的光陰就逐漸消逝了。

對悉達多而言,僅只一瞥老死的景象,就在他心中生起了追求真理全貌的渴望。第三次出遊之後,他好幾次試圖獨自出宮,但都沒有成功。在一個不尋常的夜晚,如常的宴飲作樂之後,一個神秘的咒語席捲了整個皇宮,除了悉達多以外,每個人都被制伏了。他在殿中徘徊,發現從淨飯王到最低下的僕人,個個都睡得不省人事。佛教徒相信這場集體的昏睡,是所有人類共同累積的功德結果,因為這個決定性的事件,造就了一位偉人的誕生。

由於不再需要取悅王宮貴族,宮女們睡到張口打鼾、四肢橫陳,戴着珠寶的手指浸在咖喱醬中。她們狀若殘花,風華盡失。悉達多並沒有像我們一樣忙着讓一切恢復原狀,反而由於這樣的景象,更加強了他的決心。她們美貌的消逝,正是世事無常的明證。在眾人沉睡之際,太子終能不被監視而離開王宮。他看了耶輸陀羅和羅睺羅最後一眼,便悄然地消失在深深的夜裏了。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