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暑期閱讀
近乎佛教徒

近乎佛教徒

內容連載 頁數 4/6
在很多地方我們也和悉達多一樣。我們有自己的宮殿——不論是貧民區的單房公寓、郊區的雙層別墅或在巴黎的頂層閣樓。我們也有各自的耶輸陀羅和羅睺羅。我們也許不是擁有孔雀的王子,但我們有事業、寵物貓咪和數不盡的責任在身。

所有的事情老是出狀況。家電壞了、鄰居吵架、天花板漏水。親愛的人死了;或是他們早上醒來之前,下巴和悉達多的宮女一樣鬆垮,看起來就像死了一般。也許他們聞起來有穢濁的香煙味、或昨晚的大蒜味。他們嘮叨不停、而且還張着嘴嚼咀食物。但我們還是心甘情願地困在那裏,不試圖逃開。或者我們終於會忍無可忍,心想:「我受夠了!」,然後結束一段關係,卻又再找另一個人重新來過一遍。

我們對這樣周而復始的循環從不厭倦,因為我們期待而且相信,有個無瑕的靈魂伴侶或完美的香格里拉正在某處等着我們。面對着每天令人懊惱的事,我們自然的反應就是認為我們可以把它們弄對,這一切都能修理,牙齒是可以刷的,我們可以感到完滿。也許我們還會認為,總有一天,我們會從生命中的課題中學到圓熟。我們期望自己變成像星際大戰電影中的智慧長者尤達(Yoda)一樣,卻不知圓熟只是衰朽的另一個面向。

潛意識中,我們期待自己會到達不再需要修理任何東西的境界。總有一天,我們會「從此過着快樂的生活」。我們深信 「解決」的概念。好像我們所有經歷的一切,到這一刻為止的生命,都只是在彩排。盛大的演出還沒開始。

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種永無休止的處理、重新安排以及更新版本,就是「生活」的定義。事實上,我們是在等待生命開始。如果有人逼問,大部分的人都會承認自己是為了某種美好的將來而努力,譬如在緬因州肯尼邦克港的木屋,或哥斯達黎加的小屋中安享退休生活。或者有人夢想在中國山水畫般的理想山林裏,在瀑布和鯉魚池畔的茶亭中,禪思靜坐,安享晚年。

我們往往也會這麼想:當我們死後,世界依然存在。同樣的太陽會繼續照亮大地,同樣的星球會繼續轉動,因為我們認為從開天闢地以來,它們一直都是如此。我們的孩子會繼承這個地球。這都顯示出我們對於不斷流轉的世間和一切現象是多麼無知。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