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展
麻醉科醫師的憂鬱

麻醉科醫師的憂鬱

  • 作者:主動脈
  • 出版日期:2017/03/31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病患教我的事
 
病患,四十多歲,卡車司機,育有五子,因食道癌手術後轉移併發頑固性疼痛,於疼痛科門診接受治療。兩年多來,我們就像朋友一般,每週都要固定見面一次,隨著時間過去,腫瘤越來越大,他因腫瘤壓迫氣管導致呼吸困難而住院。
 
一日,患者的太太用輪椅推著他到診間找我,我直覺「他是來道別的」,在閒話家常的同時,我看著他費力的吸著氣,心中十分不忍,我問他:「為什麼不氣切以緩解腫塊的壓迫?」他說,因為腫瘤剛好長在氣管的前方,氣切必須通過腫瘤,所以無法手術,且因壓迫的距離過長,就算可以氣切,氣切管太短也無法通過壓迫的範圍,於是什麼也不能做,就只能這樣慢慢的等待,像一個即將溺斃之人,在水裡掙扎著。
 
然而,溺水可能只要三分鐘就會失去意識,數分鐘就會死亡,可是對這個病人而言,他在垂死的邊緣掙扎,可能要這樣維持三小時、三天,甚至是三個禮拜,直到呼吸肌衰竭,死亡來臨。這簡直是一個漫無止盡的歷程,就像在無間地獄裡受盡折磨一樣。
 
我打電話給他的主治醫師,問有否可能幫他放個氣管內支架,撐起整個受壓迫的氣管,或許可以緩解他呼吸不舒服的狀態?得到的回答是,放氣管內支架,需要全身麻醉,在這種狀況下麻醉,可能馬上會因呼吸抑制使得病人死亡,風險太高,不會有麻醉醫師願意冒這種風險,於是經過各個醫師討論過後,決定放棄。
 
但我實在放心不下,我對家屬說,我願意幫他麻醉,若發生意外,就讓他走,不施以急救措施,他會在麻醉狀況下死亡,看起來不會有痛苦,至少比現在好;但若成功了,不但可以緩
 
解呼吸的狀況,也可能多爭取到幾個月的相聚時間,或許哪天他會因別種因素在睡眠中過世等等……
 
家屬決定一搏。在麻醉開始前,病患其實因換氣困難、二氧化碳累積,早已進入半昏迷狀態,他嘗試著用極細微而沙啞的聲音,掙扎著想要告訴我最後一句話,然而因腫瘤壓迫喉返神經,根本發不出聲音來,我必須非常靠近他的嘴邊,才能聽清楚他說什麼,沒想到他竟交代我說「萬一出事了,就不要救了!」雖然我早有心理準備,但聽到這句話出自病人嘴裡,心頭仍是一震,不知道要說什麼安慰他,我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只能握著他的手,輕輕的點點頭。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