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6
計程車司機在時代轉化下淪為社會底層,詩人亦然。《像雞毛一樣飛》(二○○二)的導演是活躍在舞臺劇的孟京輝,這是他唯一一部電影作品,主題是詩人沉淪錄。已經江郎才盡的詩人歐陽雲飛前去投靠經商的前詩人陳小陽,這位前詩人致力研發黑雞蛋,事業有成。兩人相聚,歐陽雲飛為陳小陽的黑雞蛋想了一句廣告詞:「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黑雞蛋。」詩人地位的變化,對朦朧詩的戲仿可見一斑。顧城的詩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在七○年代末期乃至八○年代文化熱的時代,成為人人朗朗上口的詩句。從顧城的詩句到廣告詞,非常有趣的對照,兩種文體同樣簡短,但意義卻大不相同,這個時代需要的,已不是表述時代與心境的詩句而是賺錢的廣告詞。電影最荒誕的劇情之一,是再無力創作的歐陽雲飛向神秘客買了一套寫詩軟體,未料,依軟體寫出的詩作讓他一夕成名,甚至成為電視訪談節目的座上賓。然而,軟體故障後,他重回落魄詩人的狀態,再回頭找陳小陽,他已因破產人去樓空。一切彷如虛幻,荒誕但深刻的城市寓言。

城市底層浮世繪

大片時代裡,小市民乃至社會底層的身影漸漸消逝在導演鏡頭前,不過,仍有硬底子演員精湛演出城市底層的滄桑。

路學長導演的《卡拉是條狗》(二○○三)中的男主角,是個薪資微薄的鐵路工人,他特愛朋友送的小狗卡拉,妻子的強勢、兒子的叛逆,只有在卡拉身上才能得到慰藉。不過,北京養狗需要辦狗證,費用過高他辦不起。一日,公安突擊捕捉沒有狗證的狗,卡拉也在其中。男主角只有透過各種方法託人把卡拉從警察局裡帶出來。這個過程,男主角進入處處講關係的人際迷宮當中。《卡拉是條狗》的主角是葛優,他在一九九四年以《活著》獲得坎城影展最佳男主角。電影裡,他為了卡拉,謙恭地見警察就敬菸、見他們說話就唯諾點頭,鮮活地演出底層工人的卑微。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