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4/6
與葛優足堪比較的演出,莫過於《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二○○七)裡的斯琴高娃,她一九九二年主演的《香魂女》曾獲柏林影展金熊獎。《姨媽的後現代生活》裡,上海名牌大學生出身的她,上山下鄉的年代裡到了東北,在那向貧下中農學習的年代裡,她嫁給了農民。多年之後時代早已改變,拋家棄子回到上海隻身生活。然而,她只是個城市底層。但她使盡氣力甚至說謊打造自己的門面,例如佯稱子女都在美國已表高人一等。門面之後,是空虛的心,時代因素讓她的愛情有名無實,在上海都會裡,她卻為了年齡相仿、能吟詩作對的騙子,甘心散盡積蓄。

《卡拉是條狗》與《姨媽的後現代生活》電影聚焦底層個人生存處境與心理狀態,《神探亨特張》(二○一二)則帶出北京底層浮世繪。《神探亨特張》是一九八○年代末期在中國家喻戶曉的美國電視劇,《神探亨特張》自然是中國版的警匪故事。電影裡,透過警察張惠領辦案的過程,帶出北京的另一重面貌。北京在二○○八年北京奧運的宣傳片裡,是一個古意盎然的迷人城市,以外資白領為主題的電影《杜拉拉升職記》裡,又以高聳現代化高樓的國際都會之姿出現。《神探亨特張》則有意呈現混亂的北京,扒手、騙子無處不在,爛尾樓裡成了詐騙集團的培訓中心,這個城市裡真假難辨,有人打著算命的名義到處行騙,就連正牌警察要辦案也遭到對方要求先檢驗證件真假,「遇上一個正牌警察不容易」道盡一切。

很有趣的是,這部電影敘事破碎,反應兩極,但社會批判的嘲諷語言卻是公認一把銳利的刀。小市民的語言帶著對社會不滿的情緒,協助詐騙集團開車的司機被捕之後,一句「中華民族不差我一人缺德」或是主嫌被捕之後所說的「我覺得這個社會就是劫貧濟富」,就連經常看到電視新聞裡社會亂象的警察老婆也說了,「今天中國就是不高興!」《中國不高興》,二○○九年幾位民族主義者的合著作品,一如十多年前的《中國可以說不》,在這裡,是一種反諷,社會問題叢生,何以民族主義的利刃向外而不反求諸己?京式語言的調侃反諷,帶出小市民的心情。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