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事成展_特企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美男子與香菸
 
太宰治
 
一直以來,我獨自一人孤軍奮戰,似乎已經毫無勝算,讓我忍不住感到落寞。但是,事到如今也不能去拜託那些一直以來我蔑視的傢伙們,說都是我不好,請讓我加入你們之類的。終究我還是只能孤單地喝著劣等酒,除了繼續面對我的戰鬥之外別無他法。
 
我的戰鬥。簡而言之,就是和那些老古板對抗。和那些充斥在世上的自負對抗。和那些赤裸裸的表象對抗。和那些吝嗇的事,和那些一毛不拔的人戰鬥。
 
我甚至可以對著耶和華發誓。我為了這場鬥爭失去了自己擁有的一切。然後,我終究孤獨一人,總是不得不借酒澆愁,最後落到可能失敗的地步。
 
老古板都愛挑毛病。放眼望去盡是迂腐的文學理論和藝術理論,忝不知恥地羅列出來,用這些蹂躪拚命冒出頭的新芽,而且,他們似乎完全沒有對那樣的自己感到內疚,太可怕了。不管向前推還是向後退,都一動也不動。只是一味的惜命如金、惜錢如金,出人頭地好讓他的妻子開心,於是組成狐群狗黨,一昧地讚揚夥伴,透過所謂的團結一致欺負落單的傢伙。
 
我已經快撐不下去了。
 
前幾天,當我在某個地方喝著劣等酒的時候,來了三位上了年紀的文學家,我明明與他們素昧平生,卻突然將我圍住,他們喝得酩酊大醉,以完全錯誤的角度批判我的小說。以我的個性,就算我喝酒喝得再多,非常討厭借酒裝瘋,所以聽了那些中傷的話只是一笑置之不予回應,但是當我回到家裡,吃著超過用餐時間的晚餐,實在是太不甘心了,忍不住泣不成聲,無法自己,只好將碗筷放下,嚎啕大哭了起來,轉頭看著服侍我用餐的妻子說,「我、我,我這麼,拚命地寫作,大家卻如此輕視嘲弄我......那些人是我的前輩,年紀比我大十幾二十歲,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聯合起來,企圖否定我......太卑鄙了,太狡詐了......夠了,我也不打算再對他們客氣了,我要公然說前輩的壞話,我要戰鬥......實在是,太過分了。」
 
之類的,我一直嘟噥著無濟於事的話,哭得越來越激烈,妻子則露出無奈的表情說,「晚安。」
 
把我帶到床邊服侍我就寢,但是儘管我躺在床上,這不甘願哭泣的嗚咽聲還是一直沒有停止。
 
唉,活下去真是一件討厭的事。尤其是男人,真是痛苦又可悲的生物。總之必須和一切戰鬥,而且還非贏不可。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