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其六
 
我從懂事時就開始塗鴉了。
 
小學六年級時,我開始用沾水筆畫漫畫。
 
當時《少年JUMP》的頁緣上有「請寫信鼓勵○○老師」的字樣,我在回郵明信片上寫信給喜歡的老師求簽名,竟收到了某位漫畫家老師用彩色鉛筆畫的漂亮明信片。
 
用墨汁繪成的線條柔美飽滿,細心上色的角色還加上了明暗,背景則是以藍、淺藍和深藍等藍色系描繪的風,不愧是專業人士。
 
這個漫畫家名叫佐野川昇。
 
他得了《少年JUMP》的新人獎,是剛剛出道的新人漫畫家。
 
我也想畫出這麼美麗的線條。
 
我拚命練習,每畫了插圖和漫畫,就寄到明信片上佐野川老師位於神奈川縣藤澤市的地址,請老師指教。
 
現在回想起來,應該給老師添了不少麻煩吧。
 
要是立場相反,每個月都收到鄉下中學生寄來的蹩腳漫畫,一定厭煩得不得了。然而佐野川老師每次都仔細地回我信,偶爾還會寄來貼著網點紙的沾水筆畫。
 
小孩子的熱情是來得快去得也快。
 
本來每個月寄一次的,慢慢變成三個月一次,最後就完全斷絕了。
 
佐野川老師出道後只發表過一篇作品,就再也沒有在雜誌上刊登漫畫了。
 
考上大學決定去東京時,我把佐野川老師的住址抄在記事本上。因為想起碼回報一次他之前的關照。但我實在是太懶惰了,每天渾渾噩噩地過日子,最後甚至覺得:「既然要去拜訪,乾脆等得到漫畫獎之後再去吧。」
 
沒想到那竟然等到在東京待了二十二年以後!
 
二○○三年,在我四十歲時獲得了「小學館新人漫畫獎」,第一個念頭就是:這件事一定要跟佐野川老師報告。但都過了二十七年,老師未必還住在同樣的地方。我不抱任何希望,寫信到原來的地址。
 
頒獎典禮後,我喝兩攤酒,醉醺醺地回到家打開信箱,收到了一封信。看了一下寄信人,上面那令人懷念的字體,可不是寫著「佐野川昇」嗎!
 
人生真是太美好了!
 
我從來沒有像那一瞬間般如此感受到這一點。
 
後來我才聽說,老師的住處雖然沒有改變,但地名卻變了,城鎮的名稱完全改了。(即便如此還能寄到,偉哉!日本郵局。)
 
那年年底,我帶著老師寄給我的明信片,去藤澤拜訪佐野川老師家。
 
我們有聊不完的話題,等回過神來,天色已經暗了。老師拿出我小學六年級到中學二年級間寄給他的信和拙劣的漫畫。老師一直都保存著我寫給他的信,他真是太好的人。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我仍會熱淚盈眶。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