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7
討厭蟲



喀吶喀吶喀吶──

暮蟬開始叫了。阿惠猛一回神,抬眼向外看。牆後是榊原大人的府邸,暮蟬在包圍著府邸的蔥鬱林木中鳴叫。

西邊天空已蒙上一層淡淡的茜色。

喀吶喀吶喀吶。才只一隻勢單力薄地叫著。即使如此,這仍是今年聽見的第一聲暮蟬。不知不覺夏日已過,秋天的腳步近了。

明明該縫補衣物的,卻沒有半點進展。不知已呆坐著出了多久的神?阿惠以指尖彈彈額頭,警剔自己。

待補的是染成深青色的短褂,背上空著「植半」兩個白字,是半次郎師傅代代相傳的商號。袖口一圈蔓草圖案亦是印記。佐吉常讓小樹枝給勾住、扯破這圖案之處。他本人說,這是由於他爬樹使大修枝剪時,手臂的動作有些毛病。

「師傅也常指正,但我總是改不過來。」

右袖扯裂處才補了一半,手就停下來了。阿惠重新坐好,拿針尖往髮絲裡戳了戳,趕緊動手縫補。才這麼一點針線活兒,得在日落西山前做完才行。

佐吉出門前交代過,今晚佐佐木大人的別邸 慶祝落成,他必須陪師傅出席,要深夜才能回來。阿惠嘴裡說著路上小心,送他出門,他也應道那我出門去了,兩個人臉上同樣掛著笑容,聲音同樣開朗。

但是,笑容和聲音裡同樣都帶著虛假。阿惠深深感到其實兩人都察覺到這份虛假,而且極力不讓對方察覺自己已察覺。

是幾時開始的呢?是從哪裡開始的呢?這令人窒息的循環。櫻花盛開時,他們結為夫婦。雖是個只有近親好友出席的小小婚禮,但前來觀禮的人們個個為他們歡喜,願他們幸福,他們本人更不消說了,對眼前即將展開的新生活滿懷希望。

還不到半年,究竟是哪裡出了錯,讓我們變成這樣?手裡密密動針,卻覺眼前漸漸暗轉。暮蟬悲涼的叫聲更添淒清。

初次見到佐吉,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阿惠家在王子岸村著名的不動瀑布邊開茶館,他來探望阿惠的表妹阿蜜。

阿惠還清清楚楚地記得,一個又瘦又高的年輕人低著頭,結結巴巴地這麼說:我現在在花木匠師傅家裡當學徒,初次獲准在傭工休息日回家,但我又無家可回,便來到這裡,想見見之前湊屋老爺曾提過、我也一直很想見上一面的阿蜜。如果不方便,我會裝作遊山玩水的客人這就離開,還請原諒我的冒昧──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