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2
◎孩子好痛,大人也好痛
 
故事中,朵朵的媽媽在扮演成小兔子聽完朵朵的祕密後,聲音抖得好厲害。當孩子的照顧者發現孩子遭到性侵猥褻,尤其加害者是家內、熟人性侵事件,在接下來揭露事件的過程,不僅是身心的煎熬,也將撼動整個家庭,甚至擴及家族。
 
像朵朵的媽媽在獲知真相後,面臨的衝擊,除了因為沒有保護好孩子而產生罪惡感跟自責,還有因伴侶的背叛所產生的憤怒與掙扎。其他家庭現況的巨變也接踵而來,例如關係的改變、家庭成員因意見不同產生的爭執、加害者與被害者必要的隔離,或是家庭生計中斷等等。
 
1.照顧者必須先照顧好自己
 
身為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必須將受害的孩子擺在第一位,幫助並陪伴受害孩子走過創傷復原的歷程。這使得照顧者也承受許多壓力。如同受創孩子有的創傷壓力反應,也可能發生在照顧者身上,接連打擊與情緒反應,都會消磨照顧者的信心。
 
因此,照顧者在面對如此難以承受之痛時,必須體認自己也需要協助,除了陪伴孩子,大人也可以參與相關課程,一面緩解情緒壓力,一面透過專業引導,與孩子走完接續的復原路。這些協助,可透過介入事件的相關單位來執行或連結;照顧者唯有穩定與照顧好自己,才有機會再長出成為孩子依靠的力量。
 
(摘自:《蝴蝶朵朵 應用指導手冊》,〈面對:怎麼面對受害者〉?,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文)
 
◎創作用意
 
我因為長年關注國內外性侵新聞事件,尤其是受害者為弱勢的兒少,成人剝削兒少身體的惡行讓我極為忿忿不平,但遲未納入兒少書寫的範疇,實因擔心能力不足。直到幾年前林奕含的小說與自殺事件,以及緊接著國際上的#MeToo 運動,我赫然明白如果連我——一個積極參與社會議題討論的人——都怯懦迎擊,那麼,兒少性侵的病毒,當然要沾沾自喜的在暗處盡情肆虐了。
 
我相信,不少教養者也認同我們該提早實施性教育與防治概念,但礙於自身保守的成長經驗,往往不知如何著手。即使做了,也常流於對孩子做形式性的口頭規範,或存僥倖心認為厄運不會降臨自己孩子,又或者拖延的交給日後的學校教育。但我們必須承認,這些消極心態跟作為,正是掠奪者最喜愛的犯罪溫床。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