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浪擊而不沉

浪擊而不沉

たゆたえども沈まず

內容連載 頁數 3/3

「羅浮宮收藏的那幅《在亞爾的臥室》,本來也是松方的收藏品。但是法國大概也捨不得吧。所以好像被指定留下。在日本人看來這樣做實在不像話,不過,那畢竟是梵谷描繪在亞爾住過的房間嘛。如果留在法國的美術館,而且是舉世聞名的羅浮宮美術館,畫家本人大概也更樂意吧。」
 
許是紅酒的醉意上來,研究者變得饒舌,用相當流利的英語說個不停。他一邊拿叉子吃燉肉,一邊默默傾聽研究者說話。
 
「對了,」趁著賬單被放到桌上,他試探地詢問。
 
「請問您聽說過林這個人物嗎?」
 
「啊?」研究者反問。「林?」
 
「對。一位名叫林忠正的日本畫商。是以前的人,十九世紀末據說在巴黎開畫廊販賣日本美術品……」
 
彷彿聽到甚麼重大問題,研究者皺起眉頭陷入沉思。
 
「不……很遺憾,我沒聽說過。那個人和梵谷有甚麼關係嗎?」
 
他苦笑。
 
「我不是研究梵谷的專家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是機械技師。……不,二年前在七十歲時退休了,所以應該說是『曾任』技師。」
 
他說明自己的身分,
 
「我曾偶然看到林這個名字……我以為日本研究者或許會知道,所以才問問看。」
 
「噢?我還以為您也是梵谷專家才跟您說了這麼多呢。畢竟,除了特別狂熱的粉絲或專家,不可能特地在梵谷的忌日專程從荷蘭來到這個小村子吧。」
 
「咦,原來是這樣啊。」他做出驚訝的表情。「今天是梵谷的忌日啊……」
 
「不然您怎麼會來這個村子?」
 
聽到研究者這麼問,他笑答:
 
「來吃這裡的燉肉呀。」
 
二人各自結帳,在客棧前握手道別。研究者客氣道歉說:「到現在都還沒自我介紹,真是失禮。」他自稱姓式場,正職是精神科醫生。
 
「您呢?」式場問。「貴姓大名?」
 
他在瞬間遲疑,然後才回答:
 
「我叫文森。」
 
式場當下開心地發出驚呼。「您和梵谷同名呢。」
 
如林間篩落陽光的微笑逐漸在他臉上擴大。
 
「是的,這是荷蘭人常見的名字。」
 
3上一頁 1 2 3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