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採訪者之眼:目擊台日近代關係史

採訪者之眼:目擊台日近代關係史

  • 作者:張茂森
  • 出版日期:2019/12/18
內容連載 頁數 2/6

學校畢業後的五年間我曾待過《中國時報》,跑過台中港區的地方新聞,也跑過省政府和省議會,省政新聞是獨裁時代台灣的新聞重心。隨後在七九年到日本京都大學念了兩年書,從此留在日本,很幸運地短時間內接了《台灣日報》的第一號駐日特派員。當時的台灣還在戒嚴時期,《台灣日報》是軍方的「旁系」報紙,投資者是「黎明基金會」,為戒嚴令下的政府「宣導政令」是主要目的,當然也就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花錢派一位駐日特派員也在所不惜。
 
《台灣日報》做了十四年後,台灣解除戒嚴令,各種自由發言的媒體如雨後春筍,《台灣日報》也就玩不下去,最終在九六年宣布停刊。這時我有兩個選擇,一是繼續留在日本,另一是搬回台灣再找頭路,這是我人生中初次失業危機。可是上帝並未拋棄我,當年十月,已是台灣第一大報的《自由時報》聘我為該報第一號駐日特派員,就這樣做了二十一年,直到二○一七年年底轉換跑道到民視,也是他們的第一號駐日特派員。轉到電視新聞工作,面對嶄新的環境,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雖然都在採訪新聞,但表現的平台完全不同;對我來說,這應該是人生的最後挑戰,也是一個新的學習開始。
 
我一直以新聞界的「萬年二等兵」,一生在新聞工作的最前線作戰而自豪,而且也拿麥克阿瑟相比,以老兵自稱。其實說穿了可能是我的能力不夠,始終未被報社長官欣賞,當然就無法往上爬,因此只能乖乖做二等兵,甚至連一等兵也升不上去。但這正好也是我所夢寐以求的生活方式,正如前文所言,我喜歡自由自在的生活,討厭過著有人盯著我的「監視器」日子,更不想被鎖在辦公室。因此,不論我是一個真正有價值的新聞界老兵,或者是一個根本沒有能力往上爬的無能萬年地方記者,都是我所追求最理想的人生方式。
 
在駐日的四十年新聞採訪工作中,我從台日斷交以來的第一任駐日代表馬樹禮,一直看到目前的第十二任代表謝長廷;非常清楚哪位駐日代表為台灣做了什麼事,也清楚哪位代表只是來日本度假。另一方面,我也從日本的昭和,經過平成,進入目前的令和時代。
 
在漫長的四十年歲月當中,我目睹日本發生許多重大事件,也親自前往現場採訪,如果我以「台日四十年現代史的目擊者」而自豪,這應該也不是自我「膨風」。
6上一頁 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